2018-2020年山西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山西省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期间,至少5人被迫害致离世;至少48人被非法判刑;至少398人次被绑架;至少249人次被骚扰。

目录:
一、被迫害总体情况
二、被迫害致死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
四、被非法判刑
五、监狱中的残酷迫害
六、使用洗脑班进行迫害
七、绑架迫害
八、骚扰迫害
九、非法勒索钱财
十、执法犯法、打击报复
十一、非法限制出行
十二、株连迫害
附录

一、被迫害总体情况

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印香、兰青梅、郭国萍、于政祥、崔玉桃。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

大同:刘淑芳、王振霞、刘贵荣
晋城:史海忠
晋中:陈全英(程全英)、白云霞、孙玉仙、张桂玲
临汾:赵明堂、郭素玲
吕梁:成浩
太原:李润芳、田云飞、连素兰、薛富贵(薛福贵)、贾丕珍、郭润鲜、胡兰英、张润英、罗保军、张清香、田玉琴、王素平、孙志芬、陈玉花、贺爱花、张凤英、任庆华、田惠玲、宋翠萍、赵凯、高彩凤、周绍山、高继萍、周娜
忻州市:周秀丽
阳泉:田艳华、张爱梅、杨二变(杨二便)、贾宝玲、高宝荣、翟银祥、高小红
运城:王丽英、赵文轩(赵文宣)、张文斌
长治:张岩冰、李建军

下面选取部份迫害实例,描述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中共对山西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的实例

(1)原工商局干部崔玉桃被监狱迫害致死

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在山西省太原市监狱医院(109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

崔玉桃,原山西大同矿区工商局公务员,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任劳任怨,工作认真、待人宽厚,一改工商干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风气,在单位、在家中、邻里之间受到一致好评。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崔玉桃在单位上班时又一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年仅十岁的儿子无人照顾。据悉,当时崔玉桃不走,不法人员强行硬拉带拽、连碰又撞地把崔的皮肤弄伤流血,她穿的风衣上有好多血。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大同看守所的不法人员给崔玉桃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当时,崔就神智不清,不会说话,记忆力明显衰退。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大同市矿区法院对崔玉桃非法庭审后,冤判她三年半刑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九年中秋节,中午,崔玉桃去厕所,感到身体非常难受,全身无力,站不住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便在裤子里,不会说话,不会动,多人帮她替换了裤子。后被送山西109公安医院,一直没有信息。再后来五监区的人再也没有见到崔玉桃。

在监狱中,崔玉桃遭到残酷迫害,几次病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监狱都无动于衷,崔玉桃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崔玉桃在太原市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

(2)丈夫被非法判七年入狱,张印香含冤离世

太原市杏花岭区法轮功学员田云飞,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七年。田云飞的妻子张印香,因坚持信仰被中共洗脑班迫害致瘫痪在床,失去丈夫的照顾,难以进食,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清晨五点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田云飞和妻子张印香,都是太原西山矿务局金城公司职工。两人先后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因田云飞学炼之后,不仅身体多年的皮肤病、偏头疼等顽疾不药而愈,而且性格变好。张印香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诚心修炼法轮功。整个家庭幸福、祥和,其乐融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们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安宁。夫妻二人多次遭受抄家、扣发工资、强迫下岗(失业)、拘留、劳教、关洗脑班黑监狱等迫害。田云飞曾遭受毒打致昏迷、多次遭多根电棍电击,造成左腿膝关节血肉模糊。

张印香也先后两次遭受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零年三月,妻子张印香上访回来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同年被关进镇城洗脑班半年。强行从工资里扣伙食费,共计一千元。因晚上炼功被狱警用凉水从头灌下,全身湿透,罚不让睡觉,罚站、罚到操场跑步,狱警语言污秽不堪地对张印香进行人身攻击。后来单位结算工资,张印香就开了一块钱。

张印香二零一三年八月被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第二次绑架到山西省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洗脑一个月后,精神受重创,又多次受不法警察的骚扰恐吓。

夫妻俩在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后,又受到派出所骚扰,张印香受惊吓,渐渐神志不清,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起居事宜全靠田云飞料理。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点,田云飞被杏花岭区龙潭派出所副所长宋全生绑架到太原市第一看守所。瘫痪在床的张印香看丈夫被警察带走,悲愤交加,不吃不喝,被送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下命危通知书,数日之后无钱医治送回家。

没有了丈夫在身边,张印香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只有两只大眼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眼神在传递着什么,在期盼着什么……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非法重判田云飞七年冤狱,再一次制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一个月后的五月五日,张印香含冤离世。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的实例

(1)赵高文老人被迫害致胃穿孔、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赵高文,家住山西忻州原平市小集镇。从二零一九年五月开始,山西忻州国保队长王利民为首的原平公安绑架了赵高文在内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赵高文老人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原平看守所。关押几个月后,平日一直身体健康的赵高文老人生命垂危,但看守所一直没有放人,直到老人口吐鲜血,眼看就命悬一线了,才通知家人把老人接走。赵高文老人被家人送到太原医院治疗,被诊断为胃穿孔,做了胃切除手术。赵高文老人在医院住了两个月,花了二十多万元,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初才出院。赵高文老人被关押前一直身体健康,是被看守所迫害导致身体出现状况。

(2)张亮芳被迫害致小脑萎缩、奄奄一息

二零一七年六月,忻州法轮功学员张亮芳被非法关押在忻州看守所,期间遭到严重迫害。据知情人讲:张亮芳在看守所绝食一个月后,被跑号的人拖出去凶狠地殴打,并把她拉到医院。之后她就变了一个人,身体不能动了,四肢僵硬,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脑部份失忆(在看守所发生的事情全不记得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后,法院就下了判决书,并在当天张亮芳被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人已经奄奄一息了。直接把人就扔在地上(监狱门口)。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张亮芳出监,坐着轮椅,那时医生诊断是小脑萎缩。

四、被非法判刑的实例

(1)太原市八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警察非法闯入民宅,抄家绑架八名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这八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迎泽区法院非法判重刑(非法刑期最长达十年)、勒索罚款,并被劫持到监狱。

这八位法轮功学员是:王素平(六十九岁)、罗保军(六十四岁)、孙志芬(六十二岁)、张清香(七十一岁)、张润英(七十六岁)、郭润鲜(七十岁)、田玉琴(六十二岁)、胡兰英(六十七岁)。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太原市迎泽区公安分局迎泽派出所突然出动警力,跨区到太原市杏花岭区解放北路机车厂单身宿舍院法轮功学员孙志芬租住的房屋,强行把门踹开,将当时正在她家读书学法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绑架。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上午十一点,太原市迎泽区法院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王素平、罗保军、孙志芬、张清香、张润英、郭润鲜、田玉琴、胡兰英、王兰梅九人庭审。九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出庭时全部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

王素平自我辩护时提到,法轮大法开传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传统回归、福益社会,如今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普遍受到欢迎,唯独在中国却遭到打压。公诉人任欣贵与法官郭晓琴多次打断她的发言,不让多提法轮功。

一位家属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公安警察伪造证人,在没开具搜查令、逮捕令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及绑架,所有“证据”都是后补的,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整个案件都是在构陷。

最后案件总结阶段,公诉人任欣贵还恶语谩骂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孙志芬出言进行制止,反被法官令法警按住,孙志芬当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之后获悉,孙志芬和王素平被非法判刑十年,张清香和田玉琴被非法判刑六年,罗保军、张润英、郭润鲜、胡兰英被非法判刑一至五年不等。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年龄最小的六十多岁,最大七十多岁,却因为做好人敢说真话而身陷囹圄,令无数人唏嘘!他们的儿女、家人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在看守所、监狱的真实情况,多少家庭在恐怖高压和焦虑盼望中一日日的熬煎。

(2)区委干部、法学工作者田惠玲被非法判刑五年

太原市法轮功学员田惠玲女士,二零一九年九月被绑架、构陷,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太原市迎泽区法院非法庭审,二十九日就出了判决:枉判五年并勒索罚金二万元。

田惠玲女士在太原市迎泽区委工作多年,有丰富的法律知识,并且自己编辑传统文化书籍,用仁义礼智信的理念教育孩子,并且教授孩子琴棋书画,孩子弹古筝弹得特别好。这样一位善良妇女,却被警察绑架、检察院构陷、法院秘密开庭迫害,这是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八日,太原市田惠玲、张勇、高伟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抄家抢劫,均被非法关到看守所。据悉,这是山西省公安厅指挥,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

十二月二十四日,太原法轮功学员田惠玲的女儿晚上十一点接到一个自称是律师的人打来电话,说是明天上午她妈妈在太原迎泽区法院开庭,他是法庭指定的律师。田惠玲的女儿问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自己请了律师的呀,不需要法院指定,对方挂断了电话。

田的女儿(小李)说,自从妈妈被绑架抄家后未收到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的起诉书,现在直接就通知开庭,而且是在晚上十一点通知明天开庭,三个多月没能见到妈妈。之后,田惠玲被枉判五年并被勒索罚金二万元。

(3)山西省科协职工一家三口被冤判

山西太原市万柏林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周绍山、高继萍夫妻与女儿周娜,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被绑架、构陷,在二零二零年九月左右,周绍山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五千元,高继萍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五千元,周娜被非法判刑两年,罚金三千元。周娜和父亲周绍山都在山西省科协工作,一家人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却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被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下午,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很多警察去了周绍山家,把周绍山、高继萍、女儿周娜以及去周家串门的小赵绑架了。据悉,当天太原市八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这是山西省公安厅指挥,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迎泽分局、万柏林分局、尖草坪分局警察同时实施的绑架案。

周娜、周绍山的律师去看守所几次一直不让会见。律师遭百般阻挠后,终于见到了周娜的父亲周绍山,另一位律师没见到周娜。二零二零年九月获悉,一家三口都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

五、监狱中的残酷迫害实例

山西省男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山西省男子监狱位于山西省晋中市祁县昭余镇祁县友谊西路215号。杨春生是山西省男子监狱十五监区监区长,杨春生自视“现任监狱长的老乡加同学,关系很好”,带领牢头狱霸和帮凶,残酷殴打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

遭暴打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建吾、杨宾、张西生、赵西生、赵义军、杨渺、马占国、夏润堂、王义军、张岩冰、田云飞、薛福贵、阵浩等。

参与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有:监区长杨春生,及他培植的牢头狱霸白仲玉、帮凶杨晓明、潘哲、武高峰等人。

在二零一八年间,杨春生指使恶徒先后将法轮功学员李建吾、杨宾、张西生、赵西生、赵义军、杨渺、马占国、夏润堂、王义军、张岩冰、田云飞、薛福贵、阵浩等人带到警察休息室,进行毒打。

法轮功学员张西生被恶徒连续几天群殴,浑身黑青;法轮功学员田云飞被打的浑身溃烂;法轮功学员赵义军被打致大便失禁;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渺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能行走;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薛福贵曾是退伍军人,被打的鼻青脸肿;法轮功学员张岩冰被打致神志不清。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晚九点五十分,在三号监舍,恶徒白仲玉等人群殴法轮功学员张岩冰,惨叫声全监区的人都听的见。

法轮功学员王义军是转业军人,被杨春生以“最恨你们这种人”为由,将其打断四根肋骨,左耳膜穿孔。

二零一八年,有受害法轮功学员向监管部门反映,但是,监管部门只是对杨春生进行扣除两百元奖金的处罚。过后,杨春生毫无收敛,甚至将人打成重伤。张慧、张二虎、石明谦、雷礼彬、王忠等人又多次遭其毒打。

二零一九年三月,多名受害人的家属向监管部门反映,监狱纪委只是对部份受害人进行询问,也仅问杨春生亲自动手了没有,对受害人的伤情和经过都不过问,还有部份受害人没有做调查。杨春生得知有人告他时,暴跳如雷,扬言:现任监狱长是他的老乡同学,关系很好。

恶徒白仲玉在杨春生的庇护下,享有在办公室开小灶的特权。白仲玉给培植的打手“小弟”抽的“中华”烟,用的面膜、手膜等东西,据他说都是从山西太原送来的。

以杨春生为首的邪恶势力团伙目无国法,以行凶为乐,监狱成了他们的法外之地,随意行凶作恶。

六、使用洗脑班进行迫害的实例

山西省汾西县使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报道,山西省政法委把汾西县作为全省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在汾西县办起了邪恶的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据悉,山西省政法委书记邓彩彪来汾西亲自参与部署,具体实施洗脑迫害者是由省政法委派来的所谓的“心理专家”和所谓的“国学大师”。据说他们“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得一万元奖励。

据参与者透露:已经迫害了至少六、七拨了。实施抓捕者使用各种哄骗、恐吓、威胁、株连等恶毒手段:若不配合,其子女不能报考正式工作、已上班的要停职,当兵、升学、就业都受影响等各种卑劣手段,逼迫修炼者及其家属。还采用利诱手段,说什么到了明珠大酒店,天天看看电视(电视的内容其实是诽谤和污蔑法轮功),参加完后把所谓的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书”一交,承诺还能领一千元钱。

永安镇神符村三位法轮功学员遭恐吓,说不写所谓“三书”,就罚款五千元。永安镇还专门派人到外地找到在外打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威逼恐吓,要强制其回汾西参加洗脑班,导致其丈夫要逼着与她离婚。还有加楼吴家岭村姓梁的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全镇有几十人被恐吓、骚扰。

僧念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县里有关单位也有积极配合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县纪检委有关领导亲自上门,做本单位女职工婆婆的转化工作,说要不写保证书,就不让儿媳上班了。最终婆婆还是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被迫害致高血压(高压达两百多)、心脏病,导致突然昏倒,全身僵硬,送医院抢救才脱离危险。

山西省政法委反邪教协调处处长何云涛到各地洗脑班授课,迫害法轮功学员,毒害世人。

七、绑架迫害的实例

太原市“907”绑架案

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八日,山西省太原市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抄家,均被非法关到看守所。这是山西省公安厅指挥,太原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迎泽分局、万柏林分局、尖草坪分局警察同时实施的绑架案。

九月七日,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

◎田惠玲,女,迎泽区委工作
◎张勇,中国建设银行分行工作
◎周娜,山西省科协工作
◎高继萍,周娜的母亲,六十多岁
◎周绍山,周娜的父亲,六十多岁,山西省科协退休职工
◎赵晋中;赵晋中被绑架十二天,家人没收到任何通知,家人万分着急,寻找下落。
◎高伟,退休公安,七十多岁
◎米秀英,女,太原东风机械厂退休职工

九月八日,法轮功学员赵云霞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古交女子看守所。

每位法轮功学员的家被非法抄走东西都很多,其中田惠玲家被非法抄走打印机、电脑、书等,张勇家被抄走的更多。赵晋中家中私人物品几乎全部被抄走。

据悉,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长期跟踪、监控,学法点被跟踪,发生了此绑架事件,其中田惠玲家单元楼里被安了摄像头。

此外,九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太原市法轮功学员宋翠平,女,六十三岁,在万柏林区西矿街的一个小区门口,被一保安揪打,并恶意举报110,宋翠平被小井峪刑警大队绑架,中午时,警察带着宋翠平非法搜家。后宋翠平被非法关押到太原市女子看守所。

九月六日或七日,太原市法轮功学员宋锦原,男,五十多岁,被太原市迎泽区公安分局柳巷派出所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小店区北格镇太原市第二看守所。

另外,907案中被绑架的还有赵晓庆(张勇的妻子)、刘爱兰(张勇的岳母、赵晓庆的母亲)。

这批被绑架的学员中,已知被非法判刑的有:周绍山、高继萍、周娜、田惠玲。已知被非法庭审的有:宋锦原。已知被非法构陷到法院的有:赵晋中。

八、骚扰迫害的实例

(1)汾西县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山西省政法委、610综治办及所谓的太原心理医生窜入汾西县,胁迫当地政法委、综治办、各乡镇、社区、村委的基层干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采取三番五次,死缠烂打的卑鄙手段,在明珠大酒店办洗脑班,一对一的所谓“谈心”,就是洗脑,以子女在职人员停职、在校老师停课、影响子女当兵、考公务员等要挟,给法轮功学员家庭造成压力、破坏家庭,是真正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被骚扰的学员上百,连九十四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一位七十七岁的老太太,修炼前一身病,头脑不清醒,经常要有人陪伴;修炼后,病不但好了,还能给孙子做饭、看家,一家人相处和睦。而在这次“清零行动”中,当地村干部以不让孙子上班为要挟,挑动儿子、媳妇围攻老人,搞的鸡飞狗跳,一家人对老人冷冰冰的不理不睬。老人对村干部说你们这是在干坏事,是破坏家庭,并慈悲的劝说他们不要做坏事,会有恶报,大瘟疫就是给破坏大法的人准备的。老人坚决不写三书。

还有一位学员,被强迫绑架到洗脑班,威胁影响子女工作,强迫写三书,学员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能做欺师灭祖的事,不然对他们也不好,拒绝配合他们写三书,希望他们善待法轮功,为自己选择未来。

在这次迫害中,大多数学员对所谓的清零行动进行了坚决的抵制,给骚扰人员讲真相,善心劝导他们不要做坏事。

(2)高蝉玲被强制抽血 丈夫被恶人惊吓致脑梗

高蝉玲(高婵林),是山西省忻州市代县新高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山西省忻州市代县新高乡片长苏燕,带领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和村长李银才到高蝉玲家哄骗说:上级叫入户调查你家,说给办理扶贫手续,需要采你的血。高蝉玲说:不需要钱,不同意你们采血。他们守住门口不走,那个不明身份的男人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高蝉玲当时正在洗衣服,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在没有进行任何消毒的情况下,不明身份的男人强制采她的血。

高蝉玲的丈夫李存才患有精神疾病,当时目睹了中共人员好比土匪下山的恶劣行为,吓得当时就大喊大叫情绪失控。

二零一八年一月,高蝉玲给片长打电话追问:那天来我家强制采血的人是谁?片长开始说那人是派出所的,随后又改口说不是派出所的。片长说:“(强制抽血)是民政员为照顾你家给的特殊待遇,不要叫别人知道。”

高蝉玲一直在追究强制采血的那个人。一月二十三日,高蝉玲给中纪委打了电话,同时给代县纪检委打了举报电话。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片长苏燕在电话中威胁高蝉玲,这把她丈夫李存才吓的大喊大叫。第二天八点多,家人发现李存才流口水,嘴歪,口齿不清,行动不便,家人把李存才送进医院,做了CT确定是脑梗,紧接着高蝉玲报了案,派出所承认那天采血的是派出所的人,又给姓王的乡长打电话,他态度非常不好,说:“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完全合法有文件,你是学法轮功的,给你一千块钱算是够人道了,”就挂了电话。

在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晚上,高蝉玲家已经睡觉了,本村妇女主任李妙云又带着苏燕老公到她家又是喊叫、又是砸门,把门砸开站在院子里(有视频为证)。

高蝉玲多次找乡政府解决此事,乡政府领导和派出所所长王文平联合起来,不但不给解决,反而对他们家威胁恐吓,妄想阴谋陷害打击报复。高蝉玲从乡里告到区里,之后又到省纪检委递了材料。

九、非法勒索钱财的实例

(1)政法委人员勒索现金十万元

郭翠英,是山西省阳泉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下午,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政法委书记伙同社区人员许琼给郭翠英的女儿打电话骚扰,并把其女儿叫到金三角社区,逼其女儿劝说她妈放弃修炼,如果继续修炼会影响后代,并且要勒索现金十万元所谓的押金,并说你妈“不出事”每年退还一万,一旦出事,就没收一万。女婿怕影响后代,思想压力很大,被政法委人员逼得有离婚的想法。

(2)警察抢走老人十八万元买房款

山西省原平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平,八十一岁。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张国平老人被警察非法抄家,警察抢走张国平十八万元现金,还有存折(存折钱数不详)。张国平老人被警察抢走的十八万元现金和存折是因为儿媳要在太原买房,筹措的买房款。

十、执法犯法、打击报复的实例

依法申请信息公开 张树勇被迫害致流离失所

山西省怀仁县法轮功学员张树勇,由于依法申请中央电视台信息公开,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晚上被怀仁市国保警察翻墙入室非法抓捕。之后,张树勇被迫流离失所,家人非常担心他的安危。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中央电视台报道一则新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当日给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讲话中诽谤法轮功,画外音加入的内容至今未见于最高法院官网相应的报导中。此后,全国各地大小媒体对该则新闻引用报道,但却内容迥异。

身居山西朔州市怀仁县的法轮功学员张树勇等人看到此则新闻,依法要求中央电视台公开该则新闻报道内容依据的相关文件,并公开与此相关的录音录像及责任人名单。十六人联名要求中央电视台信息公开的《申请书》在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以邮寄的方式发往北京中央电视台所在地。

然而,张树勇等来的不是中央电视台的信息公开申请回复而是报复抓人。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张树勇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向东伙同当地警察闯入家中绑架,遭毒打等折磨,最终被迫害得身体软弱无力,四肢麻木,完全没有自己行动的能力,于四月三日凌晨一点左右“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八年张树勇取保候审时间已超过一年的候审期,怀仁县国保却把构陷他的卷宗再次送到检察院,检察院又把卷宗送到法院。张树勇申请取保延期后,依法控告怀仁县国保警察的打击报复,报复他依法申请信息公开!朔州市中院予以立案,并定于六月十三日开庭,结果在开庭的前一天晚上绑架了张树勇。六月十三日张树勇的家属赶到朔州中院申请延期开庭,结果朔州法院根本就没有安排开庭。由此可见这是中共上下串通好的。

十多天后恶警把他迫害得骨瘦如柴,不得已把他放回。但是,对他的迫害并没有消除,每天他家大门外都有警察轮流看着,使家人、亲戚出入不便。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怀仁市法院伙同公安局、检察院非法对张树勇进行开庭,打击报复信访人,使张树勇被迫流离失所,直至现今杳无音信。家人,特别是他母亲(即将八旬),非常担心他的安危。

十一、非法限制出行的实例

朱胜肖在高速口遭拦截滞留三小时

法轮功学员朱胜肖,女,七十五岁,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坐大巴车从山西省阳泉市客运站出发,要去河北石家庄市看望久病卧床的大姐。朱胜肖的妹妹从外地专程来接她,陪她一同去看大姐。大巴车开出市区进入大山里高速口检查身份证时,说她炼法轮功不能通过,警察打电话让公安局来人接她回本市。将一车乘客在大山里滞留一小时后,警察拦其它大巴车把他们分流走,让她妹妹和大巴车司机留下来等候,这时天下起了大雨,滞留三小时后也没来人接她,才放行。

十二、株连迫害的实例

(1)不准租房给法轮功学员 警察威胁“罚款房东十万”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至九月初,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路东派出所警察多次给法轮功学员贾亦真及其公司同事打电话,询问其现住址及其他情况,路东派出所声称是尧都区国保下的指令,称目前是七十周年所谓敏感期,需要掌握情况,他们也实属无奈。

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临汾市尧都区国保大队,辛寺街派出所警察以十月一日敏感日为由,在明知道法轮功学员贾亦真的妻子尚在孕期的情况下,将他所租住房屋的房东骗至辛寺街派出所非法做所谓笔录,并编造谣言,恐吓、威逼房东,勒令其在一周之内让贾亦真搬离所租住其房屋,否则将对其不利。此举给房东造成很大程度的心理伤害和误解,受到惊吓,导致房东多次与贾亦真联系催促搬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辛寺街派出所警察再次电话恐吓房东,如不让贾亦真在月底之前搬离,就罚款房东十万,并扬言去房东单位骚扰,影响其工作。法轮功学员贾亦真的妻子现在坐月子期间,房东依然不得不要求他尽快搬离,说派出所给其时间有限。

(2)李秀英被绑架 母亲受惊吓离世

李秀英,女,五十五岁,山西省晋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李秀英在家中被晋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警察绑架,同时还抢走了两台电脑和一台复印机及大法书籍等贵重物品。

李秀英八十五岁的老母亲目睹一群凶神恶煞般的人在她家四处乱翻,吓得浑身发抖,更令她想不通的是自己善良敦厚的闺女会被抓走。老人家心胆俱裂,三天后,老人家带着疑惑和恐惧离开了人世。

之后,李秀英被非法拘禁在合聚集团下属的一个宾馆内遭受洗脑迫害。据知情者回忆:警察威胁她,如果不同意洗脑,就让她女儿停学。

(3)灵丘县政法委用家人要挟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武灵镇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冠男、王桂香,给两名法轮功学员家属打电话,说让法轮功学员到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学习班(就是“洗脑班”)学习,就在网上除名摘掉帽子,并以不让儿女、孙子、孙女考大学、当兵或不能找工作等等来要挟,搞的家人非常害怕,又一次给家庭造成了矛盾,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带来极大的压力。

附录:
2018-2020山西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表(50.5KB)
https://package.minghui.org/mh/2021/8/13/shanxi-2018-2020.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