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看守所虐杀法轮功学员案例二则

Print

【圆明网】四川遂宁市政法委残酷谋害了众多法轮功学员,这里略举两个被遂宁政法委的国保、公安警察残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是否涉嫌活取器官尚不能确定,但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是中共恐怖、凶残的虐杀。

1、彭方建死后,家人见到他脑后有一个大洞

法轮功学员彭方建在灵泉寺看守所去世后,家人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两手拳头紧握,脑后有一个大洞。人们不由得要问:为什么脑后有一个大洞?面部表情又为什么那么痛苦?是否被活摘了器官或脑髓?

彭方建,男,时年45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彭方建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从绵阳新华劳教所释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宁仁里镇派出所警察饶军、镇“610”头目袁小林、“610”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彭方建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彭方建绝食抵制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杀。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淤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警察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老父亲也悲愤去世。遂宁仁里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证实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里镇派出所警察对此称:“人死了。这是国保大队管的,不属于我们管。”

2、李宪民在射洪县看守所被剖脑开膛

李宪民,女,51岁,西师毕业,被迫害前系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股长。在中共的迫害中,她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撤销此职,并被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停发工资。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一时,李宪民到县政府招待所参加亲友的团年宴,被四名“610”便衣特务强行绑架抬上车,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历经65天的酷刑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李宪民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半夜一时,在射洪县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李宪民被非法抓捕后,恶人还抄了李宪民的父母家,两位近八十岁的老人受了惊吓,其父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惊吓而死;母亲至今怕见生人。

在迫害过程中,县国保大队长周渊恶狠狠地对李宪民说:“这回不把你整进去,算我手艺瘟。”四月六日上午李宪民感冒发冷,报告看守所,警察一直不理。拖至下午两点,警察才叫了一个曾经当过兽医的姓蒲的人(此人是射洪武安人)来输液,不久李宪民又拉又吐,晚上七点,看守所所长王某和狱医叫警察杨秀将李宪民送人民医院,医生要求住院,但杨拒绝住院治疗,要将李宪民带回看守所输液,九点过,回到看守所后,又输了不明药物,李宪民就全身发冷,眼睛鼓起,十点左右就被迫害致死。(注:李宪民在看守所的情况是狱卒叙述的,真实情况只有看守所王所长和狱卒杨秀知道。)

家属赶到时,看见头颅已被剖开又缝合好,肠子摆在地上,主刀医生——遂宁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将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参加解剖的单位及人员还有:市检察院龙处长、县政法委、县“610”、县检察院、县看守所。

而李宪民是被活取器官,还是死后被剖脑开膛取走器官、脑髓,这个只有王所长和狱卒杨秀和主刀医生梁海桥主任知道。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尤其二零零六年之后,多名证人以及多个独立调查团经调查所获得大量证据证实:中共大规模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调查还显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周永康主导“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在成都,至少有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没能见到遗体。一位是托福教师沈立之,一位是毕业于成都电子科大的原红光七分厂职工吴明忠,二人都是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吴明忠于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被金牛区警察绑架,七天后,家人被通知领骨灰盒。沈立之被绑架一年多后,其家人才见到其骨灰。还有一位是四十五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胡红跃,警察称其是“饿死的”,但却不许其单位和家人见遗体。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