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让我精進的走在修炼路上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七年底走入大法中修炼的,到现在已经修炼了二十多年。那时候,我对修炼这个名词很陌生,认为每天炼功,看点大法书,就是在修炼了。当九九年迫害发生后,一时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时候对邪党的电视报道造假,还认识不清,后来看到明慧对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报道后,才真正明白邪党的造假和可恶。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离大法好远,多么肤浅的认识呀。那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向内找,面对自己的问题无可奈何,就这样每次遇到问题时,大脑想到法,可就是不能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很苦恼。
后来,看到师父说:“我就说这个意思,说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1]我想:背法吧,我就每天下午开始背法,用了49天的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再遇到孩子到网吧里去的时候,有时能控制自己,不发脾气,可从来都没有去想,作为一个炼功人,我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为什么就做不好呢?现在想起来,虽然我背了一遍《转法轮》,可自己对背法,是抱着一种大家都在背,我也要背的一种求名的心在背法,所以自己也没有感觉到有多少提高,只觉得自己背了《转法轮》,好像有种炫耀的资本了,实际上就是有一颗求名的心,可自己却没有悟到,还觉得自己挺不错的。带着这么强大的执着心,可想而知,自己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一直没有悟到自己的问题,后来就把做大法的事,当成修炼了。因为有许多同修,不会电脑,自己就跟着天地行上面教的方法,慢慢的学会了装电脑系统,同时又学会了安装真相手机的技术,平时还要打印真相资料给同修。那时候,我天天都很忙,天天在忙大法的事,不是这位同修电脑不好了,就是那位同修打印机有问题,要不就是同修的手机有问题,需要去处理。就这样天天在忙碌中,忙的有时,学法就学不進去,当我意识到自己这个状态不好时,就把我手中的活停了一下,调整自己的状态,可是没有从法中去悟,没有想向内找自己所存在的问题,只是调整了一下,过几天,同修又找我忙事,就又進入做事中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15年,特别是在诉江以后,来自同修们对我的伤害,我一度陷入痛苦中,总也打不起精神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18年3月份,我才真正的从这个痛苦中走出来了。其实这是一颗求名的心在作怪,让我这么难受。

从那天开始,我发自内心要学法,我觉得我的生命就是为法而来的,怎么能消沉呢?我要改变现状。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于是我开始背法,要求自己每天背二个自然段,就这样背了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要有个背法的学法小组就好了,这样会督促自己能更好的背好法。没想到的是,就在那年2018年的7月份我参加了一个以背法为主的学法小组,就从这7月份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这个学法小组,都是以背法的方式来学法的。这个小组学法,就是每周背《转法轮》5页或6页,一个一个的背。

这样,我就得在下面花大量的时间来背,因为以前背法都是背一个自然段后,就接着往下背,前面背过的就不管了。可这次不同,不仅把每一自然段背会,还得把这一周需要背的内容,一起背出来,这对我来说,难度有点大。

在背法的时候,干扰也大,有时候背着背着,大脑开小差,去想其它的事情,当我发现后,就开始清除它,过一会又开始想其它的事情,我又清除,就这样,一边背法一边清除,慢慢的把所要背的内容背下来了,然后不停的来回背所要背的内容,就这样背,不知背了多少遍,可到了那天集体学法时,还是有好多地方背错,不是加字,就是掉字。特别是背到第九讲的时候,坐在那里背法背了一个多小时,却一个字都没有背進去,我有点焦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对我自己说:你想放弃吗?答案是否。既然邪恶干扰我,那我就背一句就写一句,就这样,慢慢的这些法都往我的大脑中進了。

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有背到一字不掉,可就这样坚持着,背了一年四个月,背完了一遍《转法轮》,由于每次背法时,都是要把法来回的背,一次次的加深了对法的认识,心性也在慢慢的升华,当大脑出现一些不好的念头时,能很快的抓住它,并及时的清除它,同时能马上分辨出真我和假我了。

这一次的背法,让我明显的感觉自己在升华,也明显的感到学好法有多么的重要,也对师父讲的要多学法,学好法有了更深的理解。最突出的方面是在遇到矛盾时,会向内找自己了,并且看到同修的不足,知道反过来看自己了,同时也突破了面对面讲真相的障碍。下面我就举几个例子。

1、与孩子之间的矛盾化解

前年3月份,孩子回来,说他要跟同事一起做生意,需要10万元钱,因为孩子在平安保险公司才上了几个月的班,我怕他做事不稳,就不希望他现在去做生意,希望他过一段时间,加上当时家里刚买了一个门面不久,没有多余的钱了。孩子也知道这个情况,可孩子非要叫我们去贷款,我想跟孩子说,可我刚一说话,孩子就大吼,一看到孩子吼,我心里就有点气愤,怎么一点话都不听呀,我就说他两句,一看孩子不听,也就不再说话了。

过一两天我又对孩子说,还是这样,我一开口,孩子就大吼一声,我心里也不舒服,但我没有说话,就离开了孩子的房间。过后我就想:为什么孩子一说话,我就难受呢?我为什么就不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呢?我就问自己:孩子就是错了,能不能给他说话的机会呀?对呀,我是修炼人呀,为什么不能平和的对待这件事情呢?就这样一想,我发现我的观念改变了,再跟孩子说话时,孩子怎么吼我,我都能平静的对待他了。通过这次,我发现是法的威力改变了我,背法让我的心性在提高。

就在去年瘟疫爆发后,很多地方都封城了,我们当时在外地,回不了自己的家了,我就在心里一直求师父:我要回家。有一天,听说可以回家了,我们就开始办理手续,可是由于当地社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给通行证,我们的车到了高速路口不准下。到了天黑的时候,孩子说:“我们把车子停在服务区,我们走回家,怎么样?”当我说不好的时候,话一说完,孩子就开始在车里大骂我,不停的骂,这次我的心却一点都没有动,好像孩子骂的不是我。当孩子骂完后,刚刚停下不说话了,这时我们的手机响了,说:通行证已办好了。当我听到通行证已办好了的时候,我知道是师父的保护和我的心性的提高,才有今天这个结果。我从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感谢大法的威力,感谢这个背法小组,让我能这样一直坚持背法。

2、看到同修的不足,找自己,学会向内修

在这个学法小组中,有位阿姨70多岁了,每次背法都背不下来。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挺有耐心的,鼓励她,告诉她只要坚持背法,就会有改变的。可是每次这位同修来到学法点,就说:我背不好,一背就要睡觉,有时候家里又有一些事情,没有时间背法。每次来,她都背不好法,每次都鼓励她。可是背法背了半年后,她还是这样一个状态,我有点不耐烦了,说话也不好听了,就想她怎么就是这样的呢?

有一天我跟小组中一位同修说:“你看阿姨,怎么办呀?”这位同修说:她有师父在管。当这位同修说完话后,我有点愣住了,觉得挺奇怪的,同修为什么这么说呢。过了几天,我看到网上同修的文章中说:看到同修的不足要反过来看自己,是不是在执着同修的执着呀?哦,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这不是在执着同修的执着吗?每个修炼人都有师父在看护着,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当我悟到后,我再看到这位阿姨同修背不好法时,我就告诉自己,放下心,用宽容的心来对待同修的不足。这样我慢慢的开始修自己的时候,有一次这位阿姨背法背的基本上都背下来了,与以前比,是有史以来背的最好的一次,我看到阿姨这个状况后,我心里一下明白了,师父说的“相由心生”的法。

还有一次,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有位同修当着所有的同修的面,说:“你有争斗心。”我马上接过同修的话,很坦然的说:“是的,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正在改。”虽然这句话,很简单,这可是我心性提高的表现,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觉得自己没有面子,会在心里抱怨同修,而这次没有抱怨,发自内心的接受同修的意见。这一件件修心的事,都是在这背法中提高的,谢谢师父的慈悲,谢谢同修的帮助。

3、面对面讲真相有了很大突破

以前,我主要以发资料为主,面对面讲真相很少做,一般都是凭感觉在做,觉的这个人不会去举报,才去讲真相,也就是挑人讲真相,怕心很重。现在我经常跟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帮同修发正念,同修讲。有时候我就往车里,摩托车、自行车的车篓里发资料。

随着一天天的背法,大法的东西装的越来越多,慢慢的,我有时候,也可以面对面的给常人发真相资料了;有时候状态好的时候,还面对面给常人讲真相,但还不能每次都能做到这种状态。

就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我在跟同修出去的时候,负面的因素,越来越少了,面对常人,能很坦然的去发资料了。

综上所述,只有学好法,把自己当成修炼人,遇到问题时,就能做好。写到这里,我想起师父的法:“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3]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让我走在修炼的路上。个人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