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学员华盛顿纪念碑下烛光悼念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晚,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办烛光悼念。夜幕降临,学员们在华盛顿纪念碑下举起盏盏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晚,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办烛光悼念活动。
 
烛光悼念活动之前,学员们在华盛顿纪念碑前集体炼功。
 
夜幕降临,学员们举起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夜幕降临,学员们举起烛光,悼念在中国大陆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现场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不少人是迫害的亲历者,也有的亲人遭迫害致死。他们表示,虽然遭受了这场邪恶的迫害,但他们对真、善、忍的信仰依然坚定,更有责任告诉人们真相,带给人类希望。

被迫害中失去父亲的女孩:我也要尽一份力

十九岁女孩徐鑫洋独自在外州学习,她开车两个多小时专程赶到华盛顿和妈妈汇合,一起参加烛光守夜。她说:“我的爸爸就是因为坚持信仰而被迫害死了,我今天专程来纪念爸爸。”

 
徐鑫洋(左)与母亲迟丽华(右)手捧父亲徐大为的遗像。

徐鑫洋的父亲徐大为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出狱时已经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不到两周便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父亲’这个词对我来说挺陌生的,别人都有呀,但是我没有。”徐鑫洋说,“可是回过头来看,我父亲在监狱里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向邪恶妥协,真的是很值得我骄傲的。”

看着身边一张张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遗像,徐鑫洋说:“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自己是被迫害最严重的人,今天我看到这么多同修举着这些照片,每个人背后都有这样一段故事,都被迫害得很严重,可能比我更惨,只不过今天我有机会发声,来到这里尽一份力。”

信仰支撑她走过人生至暗时刻

“每年烛光夜悼,我都会带着我父亲的照片。”法轮功学员斯蒂芬妮·张(Stephanie Zhang)眼睛含泪看着父亲的遗像。

 
法轮功学员斯蒂芬妮·张(Stephanie Zhang)手捧父亲张守仁的遗像。

张女士的父亲张守仁退休前是工厂领导,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遗传的高血压和心脏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开始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月,六十五岁的张守仁和妻子一起去天安门请愿,被中共非法抓捕,北方的寒冬腊月,他在看守所的地板上度过了三个月,期间遭受毒打折磨,身体彻底垮了下来。几个月后,张守仁的妻子再次被抓,在巨大的精神打击之下,张守仁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含冤离世。

母亲被抓、父亲离世,张女士当时在中国大陆任教的大学还不断逼迫她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她每天都活在沉重的压力之下。“这场迫害,让我认清了(中国)社会的现实。中共对于这群(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的)善良的人,甚至可以用各种手段迫害致死,(中共)就邪恶到这样一个程度。”

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是信仰支撑她走了过来。“这样的痛苦压下来的时候,让人觉得无法承受。我心中唯一的一念:人信神是没有错的。”

清华学子历九年牢狱 要“维护人类的希望”

 
清华学子王欣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

清华学子王欣在二十五岁时被中共非法判刑,在监牢内遭受了九年非人的折磨,也因此失去了清华的博士学位。

在狱中,由于不断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扇耳光、竹筷子戳胸、拔头发、电击、被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材料等,王欣被迫绝食反迫害,总计三百多天。

一次绝食期间,警察用电棍电击王欣并灌食浓盐水。他回忆道:“电棍啪啪地响,我一声不吭。张姓队长以为电棍坏了,拿过来在床上放电,发现电棍没坏,就继续电我的手、脚。整个屋子里面静得出奇,只听到电棍啪啪的响声,犯人们都吓坏了。然后他们给我灌食浓盐水,而且不许我马上吐出来,如果吐出来,就继续灌。”

一周后,王欣的肺部被烧出两个洞,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九年的监狱生活中,仅王欣身边就有五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警察虐杀致死,其中一人是被活活打死的。

回首二十二年的反迫害经历,王欣说:“我们有很多同修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仍有很多同修在国内的监狱黑窝里承受着迫害,而我们知道,天理是公平的,追求光明的人在人世间承受着黑暗,但总有一天光明会回来,而且不会远了。“

“上下五千年文明长河,多少历史先贤、英雄豪杰,却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让这么庞大的人群在短时间内提升道德、身体健康、同时又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只有(李洪志)师父做到了。大法的洪传,给人类带来了希望。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那些潜在的受益者,我们必须要维护这样一份希望。”

“我们看到,如今大法在世间洪传的局面越来越洪大,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在征签的过程中纷纷签字来反对这场迫害,老百姓在觉醒。当越来越多的人觉醒、真相大白于天下,这场迫害就维持不下去了。但是反过来说,这个过程必须要有人坚持,必须要有人付出,必须得有人往前走。”

民众了解迫害 呼吁美政府制止

 
大学生亨特·麦凯(Hunter Mackay)曾在中国生活过三年,对共产暴政有着切身的认识。

来自犹他州的大学生亨特·麦凯(Hunter Mackay)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很感兴趣,因为他曾随外交官父亲在中国生活过三年,对中共暴政有切身认识。他说:“我们有机会第一手见证中国(中共)政府的压迫,共产主义如何摧毁了整个国家,人们几乎是在乞求自由。”

“中国(中共)政府如此镇压自己的人民,却逍遥法外。美国作为整个自由世界的灯塔,需要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不允许中国(中共)政府这样对待百姓,他们是在侵犯自己人民的人权,这应该被立即制止。”

 
重症医生巴里·利伯龙(Barry Liberon)首次了解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来自德州的巴里·利伯龙(Barry Liberon)是一名重症医生,他在活动现场首次了解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表示当晚回去就研究,他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