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莫旗第一位诉江勇士刘贵祥被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刘贵祥,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莫旗)西瓦尔图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中,屡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刘贵祥成为莫旗第一个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勇士。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刘贵祥在当地派出所、镇政府的多次恐吓、骚扰迫害中,及贫困交加中含冤离世,享年约70岁。

刘贵祥和妻子李福荣,居在莫旗西瓦尔图镇。李福荣的哥哥李福东、李福东的妻子刘淑琴及儿子李春华、儿媳聂连辉,居住在卧罗河镇。多年来,这个大家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中共残酷迫害。

二零零三年,刘贵祥给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写信,起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起诉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不法警察。控告信写两份:一个底稿,一个草稿。刘贵祥成为莫旗第一个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图牧吉劳教所不法警察的勇士。

后来,这份材料到了莫旗“610”头子张世斌那里。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刘贵祥在家中只住了十五天,张世斌拿着那封信,将刘贵祥再一次非法抓捕,将他关押在莫旗看守所。张世斌说:“不用你脦瑟,你这封信不是判刑就是劳教!”

刘贵祥因此信再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内蒙古巴盟呼和浩特市五原劳教所遭受迫害。

被看守所狱警毒打 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元旦早晨,李福东、聂连辉、李春华、刘贵祥带着做好的条幅,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一个警察过来盘问聂连辉: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聂连辉只笑不答,警察接连还问聂连辉,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此时,刘贵祥见时机已到,刘贵祥将警察吸引到自己这边来,拿出自己在家写好的大法条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过来两个警察将其绑架到警车。此时此刻,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彻天安门上空,余音久久回荡。四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关押,遭天津派出所警察的毒打,被莫旗“610”警察一同劫持到莫旗看守所。

在看守所,刘贵祥炼功,遭到狱警杜玉林的毒打。狱警杜玉林问刘贵祥:“法轮大法好不好?”刘贵祥回答:“好!”杜玉林就将他拖出监舍,对刘贵祥拳打脚踢,用警棍歇斯底里地打,打一下,问一次:“法轮大法好不好?”刘贵祥回答:“好!”接着,狱警杜玉林就用警棍继续打,打一下,问一次,打了七、八下,刘贵祥当天被打的不能坐立。

刘贵祥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个多月,遭受非人的折磨与酷刑迫害,被“610”头子张世斌非法劳教二年。此外,李福东被张世斌非法劳教三年;李春华被非法劳教一年;聂连辉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放回;刘淑琴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刘贵祥、李福东、李春华和莫旗博荣乡张权、张一群姐俩一同被劫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

在图牧吉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一年约七月,李福荣被莫旗“610”头子张世斌等送往齐齐哈尔市富裕县精神病院,迫害约两个多月,强迫李福荣吃药,一把一把的吃。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李福东、李春华、杨志强、王占祥、杨东等在图牧吉劳教所绝食六天反迫害。抗议劳教所挂栽赃陷害诬陷法轮功的画展。刘贵祥、杨东、王占坤、王建华等多人被打昏、打瘸、关小号。

二零零一年八月末,图牧吉劳教所男队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不法狱警张亚光(副大队长)、王立伟(狱警)、支文奇(副中队长)、孟庆财(副中队长)、丁夏喜(伙食、卫生干事)积极参与,带头毒打法轮功学员,其中尤以支文奇和王立伟凶狠,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刘贵祥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刘贵祥因炼功被狱警吊在库房,只能两脚尖着地,全身汗水象水洗一样。狱警指使“包夹”对刘贵祥狠毒地拳打脚踢,刘贵祥多次被打昏过去。“包夹”用棒子打,用木板子砍,为防止喊出声,还把刘贵祥的嘴用布堵上。

刘贵祥向狱警反映“包夹”用棒子打人,狱警以没看见为由进行包庇、纵容。劳教所大队长张亚光在走廊公开叫喊:“共产党就是土匪,警察就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头子,共产党就是土匪流氓窝。”中队长陈强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狂叫:“这里哪来的法律!哪来的理!”中队长支文奇掐住法轮功学员的喉咙发泄:“我就是魔!”

在图牧吉劳教所,刘贵祥因炼功,遭施暴、毒打,全身没有警棍打不到的地方,衣服和肉都粘连在一起,一个星期都不能洗澡,残暴的狱警王利伟将毛巾蘸水缠在手上,攥紧拳头打刘贵祥的脸,刘贵祥的眼眶、眼圈被打的青紫,睁眼都很难。刘贵祥在图牧吉劳教所抗议这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曾绝食多次。

刘贵祥在图牧吉劳教所即将回来之前,狱警王立伟问刘贵祥:回家还告不告我?刘贵祥说:没想起来,回家想想。刘贵祥在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迫害十九个月零五天。

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刘贵祥非法劳教期满后,回到家中。

莫旗控告江氏的第一位勇士 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在家中,刘贵祥给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写信,起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起诉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不法警察。

控告信写两份:一个底稿,一个草稿。写完后,刘贵祥将底稿交给居住地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西瓦尔图镇政府陈姓书记。陈姓书记说:你这事太大,我解决不了。刘贵祥说:你可以向上级转呈,交给中国最高人民代表大会处理。后来,这份材料就到了莫旗“610”头子张世斌那里。张世斌向呼盟汇报:说刘贵祥控告江泽民、控告图牧吉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刘贵祥在家中只住了十五天,张世斌拿着那封信,将刘贵祥再一次非法抓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张世斌说:“不用你脦瑟,你这封信不是判刑就是劳教!”

刘贵祥是莫旗第一个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图牧吉劳教所不法警察的勇士。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教导主任李姓科长来了,他们拿着袖珍录音机录音,问刘贵祥:信是你写的?刘贵祥回答:是。问:你再陈述一遍。刘贵祥回答:给你说重点的吧:行政大队长张亚光说,共产党就是土匪,是流氓,共产党就是土匪流氓窝。李姓科长说:你这封信现在在呼和浩特。刘贵祥因此信再一次被判劳教两年,在莫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被劫持到内蒙古巴盟呼和浩特市五原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三个多月,被强制“转化”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刘贵祥被非法劳教期满。莫旗“610”头子张世斌将他接回,没让回家,在一个饭店吃的饭,有莫旗副旗长张忠学。张世斌说刘贵祥:“再巩固巩固”,于是,将刘贵祥劫持到自家洗脑班。

多次非法关押、抄家掠夺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西瓦尔乡镇各村屯出现《九评共产党》光盘,张世斌在刘贵祥家中非法搜查,翻出《九评共产党》光盘,怀疑刘贵祥、李福荣夫妇所为,刘贵祥、李福荣坚决否认。张世斌强行将李福荣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刘贵祥被张世斌多次抄家,强抢五百元钱,两个影碟机,一个录音机。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刘贵祥的女儿刘云云(也叫格格,二十多岁,未婚)和外地法轮功学员做大法真相资料,在讷河市火车站,被恶警苗玉(旭)久和讷河市警察绑架到莫旗公安局,遭毒打施暴。在看守所里,关押刘云云的监舍,睡觉的床板上都是大块的瘀血,一绺一绺的头发粘连在一起,墙上血迹斑斑,留下用手抓挠的血迹。刘云云绝食抗议非法抓捕,第二天,强迫给刘云云注射了一种不明药物,注射完后,刘云云手就开始发抖,浑身抽搐。不久,刘云云就彻底地失去了记忆,奄奄一息,精神失常、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上旬,“610”头子张世斌、赵雷、国保大队长敖小光将刘云云的父亲刘贵祥、母亲李福荣绑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关押,刘贵祥、李福荣各被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李福荣和女儿刘云云关押在一个监舍,张世斌要挟李福荣照顾女儿刘云云。刘云云被注射毒针后,尿床、不穿衣服、跪着、还胡言乱语。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刘云云意识开始清醒,又被提审。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刘云云去外地曾经相识的法轮功学员家,被“610”张世斌跟踪再遭抓捕,判刑七年送往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刘云云在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被强制做奴工五年多,于二零一二年夏天出狱)。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过年期间,张世斌将李福荣放回家中。一个月后,过完年又将李福荣抓捕到看守所,于二零零七年年末放回。刘贵祥被超期非法关押一个月放回。

多年来,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610”非法组织成员及莫旗西瓦尔图镇政府不法官员、派出所不法警察曾多次骚扰、监视刘贵祥一家,甚至在棚户区改造时,刘贵祥家的危房都排除在外,西瓦尔图镇政府相关责任人伙同莫旗旗政府负责人,在房屋测量时不给测量,说是上边有文件:炼法轮功的不给盖?而且,各种农村补发钱款,都不给刘贵祥。刘贵祥一家五口住在危房中……

历经残酷的迫害和经济迫害,刘贵祥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享年约七十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