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张玉堂遭五年半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玉堂二零一四年四月在牡丹江市租住的家中被国保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被非法开庭,被当庭下药神志失常,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在牡丹江监狱、泰来监狱、齐齐哈尔监狱遭受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张玉堂老人,68岁左右,密山市铁西村木匠,一九九八年九月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一改火爆脾气,和家人邻里能和睦相处了。

张玉堂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玉堂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鸡西劳教所遭毒打,在鸡西市第一看守所遭酷刑折磨,被恶徒用打火机烧手指、钢针扎双脚,在鸡西哈达监狱和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张玉堂探视被关在洗脑班的外甥媳妇,遭洗脑班人员陈金雷等四、五人刁难、殴打,导致他左肋骨打断五根,还被非法拘留。

下面是张玉堂二零一四年四月在牡丹江市租住的家中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半的经历。

一、非法入室绑架、抢劫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晚七点多钟,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李学军同一个便衣来到张玉堂家楼下,把张玉堂家电闸开关拉断。当张玉堂下楼检查电闸开关时,躲在暗处的李学军两人趁机闯进张玉堂家。

当张玉堂回屋后发现两个陌生人进屋来了,张玉堂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私自进屋?其中一个戴鸭舌帽的人叫李学军说:我们是牡市国保支队的,要依法对你家搜查。张玉堂让其把证件拿出来看,他就拿出一张纸来说是搜查证,张玉堂要看看真假他不给,然后拿出写有工作证的小本一晃,说是工作证却不给张玉堂看。张玉堂说:既然你们是公安人员,为什么不给我看看你们的手续和相关证件?

李学军边说边强行挨个屋翻看,说要找一个能群发信息的机器。后来,发现屋内有一个发信息的机器,就叫来了二十多人,说是当地派出所和社区的人,这些人强行按住张玉堂,不许张玉堂动。

一伙人在屋里翻箱倒柜,把张玉堂的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部和两个硬盘,现金1592元和手机六部抢去,强行把张玉堂夫妻二人拽上汽车拉到牡市公安局,留下两个警察住在张玉堂家两天,预谋等两天张玉堂儿子从密山回家再绑架他。警察第二天把张玉堂夫妻非法关押到牡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国保的人几次提审张玉堂妻子问及电脑和伪基站的事,都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无奈只好把张玉堂妻子非法关押到四月三十日后放回家。

在看守所里,张玉堂遭到一个叫王民权的警察三次打嘴巴共计十六下。因张玉堂不配合他们的要求,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三次,手脚成大字形锁在暖气的上水管和回水管上,整个身体贴在墙上成大字形。

这期间,国保支队的人多次威逼张玉堂说出机器的来源,开始张玉堂不配合,后来他们开始打击张玉堂头部,并把张玉堂摔倒在地,逼张玉堂在他们写好的所谓材料上按手印,不按就要整死张玉堂,直到拽住张玉堂的手强行按上手印,然后把材料上交到害民区检察院、法院。

二、看守所非法秘密开庭

二零一四年五月下旬,张玉堂接到起诉书后,向值班警察提出请律师辩护,并提供了张玉堂家手机号码。六月下旬,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在不通知张玉堂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强迫张玉堂在看守所一小会议室秘密开庭审理。

张玉堂当庭提出异议:为什么不公开审理?为什么不让我的律师和家属到庭?你们这是在违法!审判长张颖撒谎说:你家没有任何人和律师来法院办理有关手续。张玉堂说:你们这是违法办案,我不参加。说完张玉堂就往外走,被法警拽住强行开庭。

虽然张玉堂在这所谓的法庭上提出“公安机关所说事实不符,并非法抢劫我个人财产价值三万多元和在我家没有人的情况下,两个警察非法在我家居住两天。”当时的书记员不给记录,整个过程只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法院送来判决书,张玉堂不服提出上诉。他们不给张玉堂交上诉状,后经家属和律师的一再控告,才上诉到牡丹江市中级法院。

一个多月后,中法裁定爱民区法院在审理案卷过程中违反法律程序、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退回重审。

三、法官姜冰冰阻挠律师合法阅卷

第二次在牡市爱民区法院开庭,在开庭前,法院不准律师正常的阅卷,造成律师在法庭上无法有效的为张玉堂依法辩护,并造成律师被当庭逐出法庭。张玉堂要求更换律师,要求必须依法为律师提供合法阅卷,这是张玉堂的合法权利。法官请示背后的操纵者后,让张玉堂家人十五日内重新聘请律师。

新聘请的律师来牡市后,到法院阅卷,法官姜冰冰说要复核律师证件及相关手续等百般刁难。一会说下午来阅卷、一会说下午开会、今天阅不了卷,明天上午来吧,什么时候阅卷再通知。律师急了说:我从几千公里到这,你们开会与我阅卷没有任何关系,让我等了一下午没有任何理由。为什么不让我阅卷,这是我的权利,你们这是违法的。

不管律师怎样争辩,姜冰冰就是不让阅卷。因为从公安到法院整个过程是造假违法的,最后在律师强烈要求下,姜冰冰才勉强拿出一部分卷宗给律师看,而那些搜查清单等有关手续和证件都没有拿出来。

四、罔顾人命 非法开庭

在第二次到第六次开庭审理过程中,张玉堂多次出现脑梗状态,在公安医院多次住院,医生诊断为脑梗和冠心病等严重病态,这些看守所警察都知道的。每次开庭公安医院都用轮椅推着张玉堂,同时还有一位医生跟着。

第二次开庭前,法院拉张玉堂去市医院检查时,在医院的走廊里,第一次开庭时的庭长张颖说“我第一次判错了,别往心里去”。张玉堂说:我能理解你。她说:我以后不再参与法轮功的案子了。(原话)

法庭在张玉堂身体极度虚弱时,仍然强行开庭。期间有一法警递给审判长季明一张纸条,律师立即对此违法行为提出质问:要求当庭宣读纸条内容,季狡辩是自己从法庭拿出来的,究竟什么人在背后操纵法官判案就不得而知了。

当张玉堂陈述事实经过时口渴了,审判长季明让人拿来早已准备好的一瓶水,张玉堂喝下后不到十分钟出现神智不清、头晕、思维模糊的状态,有人看到矿泉水瓶盖上有模糊的针眼。中午正常走出法庭的法轮功学员关日安,下午也被用轮椅推进法庭,看上去也处于半昏迷状态,有人估计被下药了。

下午张玉堂头痛的无法忍受,手脚僵硬,审判长让人把张玉堂推到休息室,让随张玉堂来的医生给张玉堂量了一下血压,说一切正常。张玉堂说:“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开庭?这是要整死我呀。”律师愤怒的说:我的当事人都这样了,你们还继续开庭,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了。

在旁听席上的张玉堂妻子看到张玉堂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他们还要继续开庭,就站起来大声说:你们不讲法律!没有人性!让他们俩被害人不要配合他们的违法行为。几个法警立即冲过来,把张玉堂妻子从椅子上强行拖走,将她扔出大门外。

张玉堂麻木迟钝的好像傻子一样,只喊了一句“你们干什么?”再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张玉堂醒来时已经又回到公安医院的病床上了。

五、枉判五年半冤狱 关押于牡丹江监狱

第六次开庭后,律师要求记录员把辩护律师的所说全部如实记录,但是书记员没能如实记录。律师提出抗议!法庭仍然不采纳,非法判张玉堂五年半冤狱。

张玉堂再次上诉到牡中法,中法高玉喜法官来公安医院询问张玉堂上诉理由,张玉堂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中共邪党才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大邪教,信仰无罪、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张玉堂和他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说:“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结果他回去后还是按照邪党的路子走,驳回张玉堂的上诉。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张玉堂被非法投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张玉堂睡通铺,大铺每人最多二十五厘米宽的地方,甚至有时只有二十厘米宽的地方,而且还得一颠一倒的睡,夜里上厕所回来根本就没地方了,就得躺在两人的之间慢慢往里挤。夜里虱子咬,还无法动弹,白天码坐还不许抓虱子,因张玉堂不背三十八条监规,处境更艰苦一些,挨骂挨打是常事。

有一次张玉堂因不报数,被犯人打的胳膊青肿,后来家属去探视给钱,张玉堂没要,因张玉堂没有买任何东西给姓金的狱警和犯人头目,回监舍被犯人骂一顿。家人送来的衣物也被姓金的警察扣下,不给张玉堂了。

六、泰来监狱中队长丁超暴力殴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张玉堂被转到泰来监狱,在集训队里被安排到靠窗户的地瓷砖上睡觉。因张玉堂不背三十八条监规,不写所谓的“三书”, 二十多天后,警察董新让两个包夹看着张玉堂不让睡觉,虽然给包夹三退了,但是经过两天三夜的不许睡觉,终于神志不清留下了难以启齿的污点。当张玉堂清醒过来后,张玉堂写了严正声明;张玉堂所说所写的东西宣布作废,从新修炼。后来张玉堂因身体欠佳被调到病监区。二零一八年八月初被转到齐市监狱。

在齐市监狱,由于犯人告密,狱警把张玉堂身上所带的手抄经文和真相材料全部抢走。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那天,张玉堂所在的五监区中队长丁超把张玉堂叫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办公室,问张玉堂为什么不交医保费?张玉堂说交医保费是自愿的,所以不交。丁超就打张玉堂嘴巴,用拳头打张玉堂胸口,踢屁股,把肛门踢脱出来,至今未愈。然后再问“你交不交”?张玉堂就说“不交”。他就再打,三次过后,张玉堂就是不交,他还要打,这时张玉堂突然拉开房门大声喊:狱警打人了!狱警打人了!所有办公室警察都出来看。监区长任绍忠听到喊声出来后,就告诉丁超两个月内不准他上超市购物。

还有一次,丁超问张玉堂为什么总不报数?张玉堂说:我没有罪,不是犯人所以不报数。他说张玉堂态度不好,用手中的电棍就打张玉堂,同时还有一个姓付的狱警也上来打张玉堂。虽然张玉堂给丁超讲过很多真相,他也同意三退了,在涉及到个人利益上还是不行。

二零一九年八月份,张玉堂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又被重新转回到泰来监狱。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在回监舍的路上突然遇到狱警拦路搜身,张玉堂身上带的真相纸片没在意被一姓张的恶警搜去,交给了副狱长孙峰,张玉堂被押进了小号,直到出狱。隔一天,孙峰在全体犯人的大会上说张玉堂不爱国、不爱党。( 这样的邪党,贪污腐败党,谁能爱它呢?)

七、出狱后仍遭非法监控、骚扰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张玉堂出狱了。回家后,公安机关在张玉堂所住小区单元门两侧各安一部监控器,进了单元门正面还安一部监控器。可见这个政府对一个做真、善、忍的好人害怕到何等程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密山市密山镇书记韩先继找到张玉堂,让他写所谓的“转化书”,张问道:“你说做真善忍这样的人好还是做假恶斗那样的人好?”连问两遍,韩不回答,却说:“如果你不写,我把你交给他们,你看他们怎么对待你”。

十二月十七日下午,有七个警察连续到张家敲门未开。十八日晚上九点半左右,密山镇武装部长(维稳办主任)曹海、李德伍、第四派出所警察六、七人来张家敲门,张的儿子张传富在家,开门问干什么,一个警察从兜里拿出一个小本晃了一下,说是工作证,张传富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警察拒绝,说“你没权利看”。他们看张玉堂没在家,就走了。

十二月二十一人下午五点二十分左右,张传富下班回家,被堵在家门口的第四派出所警察绑架,抢下钥匙,开门进屋一通乱翻,抢走《转法轮》、《洪吟》等六本书、两个手机,两个小音响,价值约两千多元。当晚警察将张传富绑架到第四派出所审问,没有得到什么,后将张传富绑架到密山拘留所关押十天,期间有俩个警察又潜入张家翻东西,不知道又拿走了什么东西。

期间,密山镇曹海等人多次到张的女儿家骚扰,让她在他们写好的一张所谓的“三书”上签署张玉堂夫妻的名字,张的女儿拒绝,后来张的女婿同意签字,他们才作罢。此次骚扰迫害给张家造成约三千元的损失。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三点三十五分,密山市第四派出所李长欣、徐晓强来到张玉堂家敲门。张玉堂问:谁?李长欣回答说:我们是第四派出所的警察到你家来核实几个问题:你张玉堂,张翠霞,张传玺是炼法轮功的吗?是不是被抓过?张玉堂说:我们没有被抓过,只是被邪恶绑架迫害过,那是你们在违法犯罪,我们不归你们管,我家不是办公的地方,你们办公回你们那去办公,别到我家来。他们要求开门,张玉堂说这不是你们来的地方。他们见不给开门,那个姓徐的就给他们领导打电话说:他们不给开门不配合我们,不知那面说了什么,他们就走了。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人员都能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