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修炼之初 我要继续努力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六年六月,当时我患有心脏病、坐骨神经痛、血压低、胆囊炎、头晕等多种疾病,已吃遍所有的中、西药,不但不见效,相反越来越严重。于是就想找一种气功练练看能否治我的病,就找到了法轮功。
第一次学炼抱轮,就有种飘在天上的感觉。炼了大概一个星期,身上疾病都无影无踪了,走路轻飘飘的,骑的自行车都没气了还跑的飞快。

过了十几天,我就请到了宝书《转法轮》。一口气连续看了三遍,明白了师父传法不是为给人祛病,法轮功是佛法,是修佛的。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一切听师父安排,我要修炼,我要跟师父回家。

那时我几乎每天都会做梦,梦中都是对我的心性考验。一次梦到我站在第三层天梯上,地上都是蛇,大火焚烧,人类都处在危险之中,而天上到处都是漂亮的亭台楼阁,楼高不见顶……

读《转法轮》时,看到每个字都是法轮,象电风扇一样转动,我每天都在如饥似渴的学法,有时仿佛感觉自己上到了高高的宇宙中,觉的是师父的大手托着我象火箭一样往上冲,大脑在快速的被打开,被锁着的那百分之七十在被打开,法不断的点化我。我知道师父把一个金光闪闪的新宇宙捧给了众生,就看人能不能认识到,能不能同化真善忍。我感到自己很幸运,正在一步一步走進新宇宙……

神奇的感受太多了,在此不能一一叙述。

一九九九年,邪恶小人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由于辅导员害怕自己被迫害,就把我说成是我们当地的法轮功负责人。我当时倒也没害怕,心里只想着如果能圆满当个头也是个好事。由于不肯放弃修炼,尽管工作单位为此给我办了多次所谓“学习班”给我洗脑,也未达到他们的目地。

在此期间,我经常做梦梦到在黑暗的森林里,到处都是黑鬼白鬼,拼命夺我手中的《转法轮》,我紧紧抱在怀里不放,心想:我啥都不要了,只要这部宇宙大法!还梦到过师父来我家里叫我,我心里想:就是上刀山我也跟着师父,跟定了!师父在前面跑,我紧紧的跟在后面。还梦到在一个山上,我见到了师父,一把抱住师父的胳膊就哭,师父拉着我在空中飞……我悟到我要坚定的跟师父走。

由于七二零后与同修失去了联系,看不到新经文,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做?

二零零五年女儿大学毕业回来了,家里经济宽松了,我就买了一台电脑,女儿帮我上网,才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看到了大纪元网上发表的《九评共产党》,知道了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找到了仍在坚持修炼的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买了一部打印机,白天在家制作和打印大法真相资料,晚上出去发,天天出去发。发资料时,我先求师父帮助清场,不让人破坏。所以我都能顺利把资料送到各家。

那时师父经常发表新经文,我每天都学新经文,让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形势。这不但让我去掉了许多怕心,也深深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却把威德给了我。我经常是一边做一边流泪。我知道,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才不会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

随着正法形势的发展,讲真相的方式方法也更加多样化。我就开始做真相光盘。买机器,买光盘,都是用自己的钱。做出来的光盘一边供应同修,一边自己发给民众。这的确要花不少钱。可我发现,当我能做到无私付出的时候,自己的钱并没少。我坚持自己制作真相册子和单张,劝亲戚朋友、同事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打印真相币,寄真相信,做台历,一直坚持至今。

二零一二年我开始大量发彩信。我经常遇到骂人的,要报警的,也有感激的,也有知道中共恶要“三退”的。发彩信也要花很多钱。我年薪三万多,发彩信一年的费用需要两万多,可年终银行账号中的钱并没少,真是太神奇了!

这些年我一直全身心的投入讲真相中。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师父不停的往我脑子里打入信息:“这是一次大考!”我毫不犹豫参加了诉江,也帮助别的同修整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我认识到这是我应该做的,是助师正法。

最近因女儿生小孩家务事多,我的修炼状态有些懈怠,产生了安逸心。有一次做梦,师父坐在讲台上,大法弟子们都在积极发言,轮到我时,我却不知说什么,心里很难过,愧对师尊苦度……

二零二零年年初,武汉瘟疫大爆发。我和同修们都很着急,商量着如何在封小区的情况下出去救人。因为不能与人面对面讲真相了,只能贴真相不干胶,真相资料,很快又有了二维码卡片。二维码很小,内容却非常丰富,不能面对面讲真相时可随手递给民众自己回家去了解大法真相。

我知道自己做的远远不够,以后会继续努力。大疫面前,看到人们面临着死亡,才更明白师父为啥一直让我们出去讲真相救人,才体会到师父对一切生命的珍惜,更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伟大!

写出我的修炼经历与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感恩师尊救度!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