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过色欲关不难

Print

【圆明网】在修炼前,我看了许多爱情小说,所以对男女之间的缠绵情爱印象很深。真的是读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往大脑里装。因此色欲心较重,自己也知道不好,觉的肮脏,可是又控制不住想入非非。
修炼大法后,我注意清除自己的色欲心,也能切身感受到自己越来越纯净,在常人社会年轻人自由恋爱之风盛行的环境下,能尽可能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我首先做到只看古典正统的书籍,对有色情描写的书籍、电影、画面等等再也不看了,连以前喜爱的流行歌曲也不听了,只听大法的音乐《普度》、《济世》。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只是人们都多多少少有不同成度的思想污染问题,对表现出来的问题觉察不到了。”[1]

现代社会世风日下,古风礼节无存,所以在男女相处上,必须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明慧网上有关修心断欲的文章,我也总是很认真的看,希望能不断去除自己比较重的色欲心。

丈夫是常人,但他很支持大法,也支持我修炼,在我遭到单位处分、开除公职、抄家、非法拘禁等邪恶迫害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支持我修炼。可是他毕竟是常人,我修行不达标,无法抑制住对方,所以夫妻之间的修心断欲总是做不到。即使在梦中都过不去这一关,每次醒来都非常懊丧。

为了断夫妻之欲,为了能在睡梦中过关,我也曾不断下功夫,可惜总是功亏一篑。随着修炼时间的拉长,不知不觉都修炼了二十多年,还无法过关,这成功还有望吗?这个关过的拖拖拉拉的,我着急、失望、自责,以至于最后都麻木了,好象什么都做不了了。

多年来,我提高的很艰难,梦境中过关的对象从看不见脸的陌生人,到心里喜欢的那种异性,再到身边的丈夫,真是一点一点挪啊。而现实生活中,丈夫是常人,他要过夫妻生活,那我该怎么办呢?因为怀孕和哺乳的时候,先生非常注重胎教和孩子的健康,他能主动避免夫妻生活。我就告诉他,除非还想要一个孩子,否则不应该再过夫妻生活。他嘴上说不赞同,可是我知道自己是对的,就坚持这个原则。

直到我四十多岁时要了第二个孩子。之后下决心彻底断欲!行为上也确实做到不过夫妻生活了,可竟然在孕期出现了梦中过关,梦见的是丈夫,我没守住,而且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那人根本不是我丈夫。醒来非常懊悔、厌恶。如此两、三次过不去,以至于造成恐惧心理,害怕自己根本就过不去这一关了。

有一天睡梦朦胧中,再次过关,梦中我努力抗拒,突然看到一个可怕的画面:两个浑身光溜溜肮脏的恶鬼站在泥泞湿滑的地上,而我被绑成个“大”字,躺在一种木头做的刑具上,那两个恶鬼正在给我上刑。刑具象木匠的大刨子,一下一下在我身上刨时,另外空间是剧痛,而这个空间的身体就出现了色欲的反应。我心里明明白白,却象梦魇一般想挣扎却动不了,想喊喊不出声。我就拼命的喊:“师父救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2]声音发出来的一瞬间,我醒来了。就在那一刻,我感到色欲心的根被拔起来了!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我这才明白,自己过不去色欲关不仅有心性上的原因,也有另外空间邪恶的破坏性的检验。而这些年来,虽然三件事我也在做,但总被安逸心带动,四个整点的发正念都不能保证做到,背法和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身体转化就慢。旧势力抓住这些修炼上的漏洞,就不放过我。因为自己理性上确实很重视去除色欲心,虽然用的是人的办法,但毕竟是在主动修。师尊慈悲,救了弟子,把另外空间我应该看到的真相展示给弟子,冲破了旧势力的安排。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过色欲关的梦了,日常生活中也做到了断欲。感恩师尊!

我把自己修去色欲心的这段历程写下来,希望对其他有类似问题的同修们能有所启发和帮助。师尊开示:“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3]色欲心是修炼人的死关啊,它是常人的情带动起来的,修炼人必须放下。

我体会,只要弟子能真正发自内心去抵制、去消除,真实的面对自己的问题,不要自欺欺人,有这个坚决的愿望和实际的行动,师父就一定会帮助弟子突破这一关。作为弟子,一定要坚信师父!

所悟不符合法的地方,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