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要对预言感兴趣

Print

【圆明网】这场迫害发生以来,就不断出来各种关于最后的预言。天目所见的、谁谁说的,历史上的、现在的,加起来多的数不清。但中共什么时候解体、迫害哪一年结束,这最后的大事,没有一个预言能预测对。
师父说:“我以前讲过有很多预言到了最后的时候都不准确了,中间的过程都很准确,到最后就不准确了,原因是虽然我们的宇宙体系巨大无比,我所说的众多天体的概念与无量众生都是在这个体系中,旧的生命形成的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大法弟子的这场迫害,具体的旧势力的产生原因,正法本身与要救度的众生等,都是在这个范围之内。但是我们这个巨大的宇宙,不管它有多大,它在宇宙中不是孤立存在的,还有宇宙之外的因素,这些因素都是关系到宇宙能不能存在的根本,而这些因素更微观,一切的变化是因为正法中牵扯到了这些巨大的因素所造成的。”[1]

我们讲真相时,不是不可以推测中共哪年垮台,或者说中共即将灭亡赶紧退出,都只是在警示世人,代替不了讲真相救人。那些预言,对修炼中的大法弟子而言,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是我们修炼路上必须的迷,修炼是绝对不能破迷的。

师父当年解《梅花诗》后三段,里面对苏联解体、六四屠杀、大法洪传等的准确预言,增强了我们修炼的信心;后来二十多年间,对未来各种更多的错误预言,则又是对修炼人心的一种考验。

其实我们的经验教训够多了,如果哪天又看到一个预言,你还会觉的有意思吗?还会被其带动吗?我认为,大法弟子应该对未来的预言完全不感兴趣才对。

当初同修们对中共那个总理的执著、对邪党会议的执著、对零八年奥运会的执著,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当年很多同修说邪党奥运会开不成,还盼着鸟巢塌了,也跟迷信一些天目所见景象有关,结果本地零八年遭受的迫害是最重的。如果到今天一些同修还在执著这类东西,旧势力能眼看着不干扰?

师父在二零零一年说:“我们圆满的人数,我看远远不够。原来呢,我打算那最低是五千万,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讲过。(鼓掌)现在是不够,但是哪,数量已经相当大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听到了什么,你们都不要起欢喜心,也许师父讲的这话的本身对你们就是个考验。”[2]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又说:“到底能有多少人走出来,有多少人真正能达到大法弟子圆满的标准呢?师父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很乐观。正法必成,这是一定的。大法弟子修炼圆满,这也是一定的,但是有多少人?我现在,真的不很乐观。”[3]

神路最后才是真金。大法弟子圆满的人数,从二零零一年的“最低是五千万”[2],到二零一五年“真的不很乐观”[3]。师父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功成圆满,但作为弟子不专心做自己的事,执著这个执著那个,最后达不到圆满就很可悲。

在法上看,师父指出,大根器之人得能吃苦中之苦。中共邪党对我们的迫害,不就是一种苦中之苦吗?迫害旷日持久,不都是考验吗?这种岁月的煎熬,不是给我们圆满提供条件吗?不应该迎难而上吗?看预言能提高心性还是能救人?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讲过:“过去讲,面壁九年,面壁一辈子,在寂寞中苦熬着;在寺院中,在山林中,不接触常人社会中苦熬着,寂寞不寂寞?你们没有那样,可是有些人却嫌时间长了;从来历史上修炼还没那么短的,就使自己不精進”[3]。

当今人类经过了生生世世轮回,没有杀过生的甚至都找不到了,有的大法弟子历史上还杀过很多人。要是在一般的法门中,欠命还命才能修,不知道辗转多少辈子才能修成。在偏门小道上修,就更无望了。可是过去的修炼人就是这样走的,他们得不到宇宙大法,苦不苦?难不难?那么大法弟子今生的修炼一点也不长,简直没这么短的。

而且,真正修炼有素的修炼者,不会去预言什么,或者去执著别人的什么预言。如果现在你还在对预言感兴趣,那么可能正说明你的人心还很重。

我前几年也执著政治上的变化,看到一点好消息就挺兴奋,还写出一些执著结束的具体表现提醒大家。现在想想,那时也知道、嘴上也说不执著时间,其实心里并没有彻底放下。现在我感到我是真的彻底放下了,各种对未来的预言一般根本就不看,因为没有了兴趣和执著,觉的一点也没意思。本来自身提高就与那些东西毫无关系,讲清真相劝人三退才是正道、才能真正救了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