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国刚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法轮功学员李国刚二零一零年七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失掉记忆、两眼呆滞,历经九年多痛苦挣扎,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其妻子王兰芝被非法判刑六年,遭残忍迫害,多年前含冤离世。

李国刚,凌海市金城造纸厂职工,一九九五年患上一种前列腺疾病,不得不暂停工作,去锦州市住院治疗;一个月以后,从医院回来,虽然疾病暂时被控制,但身体特别虚弱,身体怕凉,大热天,别人都穿单衣服了,他还穿着厚厚的棉裤,不敢着凉。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抱着试试看的心开始学炼法轮功,不长时间,他的病彻底消失,工作有劲了,家庭也和睦了。见证神奇,家人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李国刚与妻子多次去北京上访,一九九九年九月末被关押在凌海市拘留所迫害一年;二零零三年被关押在锦州劳教所迫害一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李国刚下夜班回家,骑自行车行至大凌河大桥上时,被开着警车迎面而来的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右卫派出所副所长田爽等人,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进行审讯,午后被送往凌海市拘留所。李国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强行劳动教养一年,绑架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加重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李国刚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到家的第五天半夜三点五十分,他开始出现不正确状态,对妹妹说:“屋里有股吃人味,太呛人了,我出去走一圈。”他妹妹说:“你去外边走走就回来,不要走的太长时间。”不到五分钟,李国刚就回来了,并说外面也都是吃人味,刚说完这话,他就张着嘴“啊啊”的使劲喊着,喊了几声,一扭身就倒在自家的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抽了起来。(从抽到清醒大约四十分钟左右,不省人事时间十五分钟左右),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三十分钟就抽了四次(四点十分至十点三十分)伴随着小便失禁。

家人根据李国刚的这种情况,协商后,送往大凌河医院。医院对李国刚进行了检查:一、验血,二、脑电图,三、脑部拍片(照像)。第一项检查,验血,结论是脑炎。住了三天院,情形略好,第二项三项检查都是正常,就回家了。

李国刚情形时好时坏,一天不如一天,小便失禁,大脑失忆,出门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他顺嘴什么都说,遇到吃的就猛吃,七个小时就吃了三顿饭,情形加重。谁也劝阻不了,经常大发脾气。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李国刚女儿送他到锦州市属医院进行再次检查,医院决定做磁共振检查。但李国刚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乱动,医生就给打了镇静剂,不见效就又打了三次,因镇静剂对李国刚毫无效果,无法进行磁共振检查。医生只能拿着照的胶片分析说:是大脑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再后来什么也没说。在那里住了十天院后没有什么好转,每天需一千元医疗费,因经济负担不起,只能被女儿接回家中。

此后,李国刚的状态更加失常,整夜不睡觉,到处乱翻,两眼呆滞,失掉记忆,从前的事情没有逻辑的乱说。因家里无人能看护,只能暂时送去凌海市白羊老年养老院,状态更是反常。

被绑架劳教前,李国刚身体非常健壮,性格开朗、豪爽,正直、善良,是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眼里公认的好人;仅仅一年,一个好端端的壮汉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根据李国刚的表现,亲朋好友怀疑他在劳教所被恶人施用了针剂或在食物中加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所致。

历经九年多痛苦挣扎,李国刚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李国刚含冤离世。

妻子多年前被迫害离世

李国刚妻子王兰芝,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进京上访,为法轮功睡觉公道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王兰芝等十七人被绑架、送到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八天之后立即被转到北京七处监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王兰芝被非法逮捕,一个月后,又转回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然后又被北京东城区法院判刑六个月(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王兰芝等十二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出上诉,结果被维持原判。参与迫害单位:北京市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北京市天安门管理处、北京市天安门武警部队、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王兰芝被开除公职,单位是:锦州市金城造纸股份有限公司环卫处,总经理朱智仁,书记李明久,处长刘振亚。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王兰芝从北京回来直接被凌海市金城派出所送到当地洗脑班迫害,逼迫写“不炼功、不进京上访”的保证书,并向家人勒索了保证金一千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王兰芝因挂条幅告知世人“法轮大法好”,被本厂公安处(现在的公安分局)处长王景山带人抓捕,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遭残忍酷刑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王兰芝刚被劫持到监狱,第一天晚上,就被迫到水房里站着,一帮凶恶的刑事犯人对其猛打,用鞋底抽打王的头部、肩部、脸部,王的声声惨叫惊醒了每个服刑人员。每天晚上都看见王兰芝只穿着内衣、内裤(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被强迫站在水房里,白天在阴冷的厂房里反省,每天遭受着邪恶之徒的打骂、折磨。王兰芝拒绝念诬蔑大法的书,邪恶之徒张艳萍(杀人犯)左右开弓打她的嘴巴,把她按倒在地又揪着头发拽起来,连走路都揪着王兰芝的衣领走。

据杀人犯张艳萍自己说,打王兰芝嘴巴,每次竟超过三十个,那些被利用和失去人性的犯人把王兰芝身上掐成青一块紫一块的大疙瘩,有三个叫张妍(盗窃)、玄今春(吸毒)和周学影(吸毒)的犯人,她们平时有什么不痛快,就绞尽脑汁找一切借口对王兰芝大打出手,在她身上发泄出来之后露出狰狞的笑,而且大肆宣扬打你王兰芝都不用请示队长。这明摆着就是队长指使打的,而且那些邪恶的队长还警告王兰芝以后再找队长谈话,首先得经过夹控她的那犯人同意。

警察对王兰芝所遭到的毒打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且背地里对那两个夹控下令收拾监控,不给她任何自由,矫世美(队长)说欠收拾。那几个黑手都已经遭到了报应,喊着手疼、胳膊疼,王兰芝劝告她们别打法轮功学员了,否则没有好处,她们不但不听劝告,而且更变本加厉。手疼不用手打,用拖鞋底子打,衣服架打,用衣服堵王兰芝的嘴,不让她喊出声,吃饭、走路的姿势都受到限制。

王兰芝被恶徒折磨的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反应很慢,眼神发呆,出狱回家时,人已精神恍惚、神智不清。

二零二零年七月李国刚被绑架时,凌海右卫派出所田爽等人非法入室抄家,当时王兰芝一个人在家,受到惊吓,加重病情,不敢回家,把家中所有的证件装入兜中背在身上,在外面逛,于二零一三年大年初三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