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越南裔学员谢师恩

Print

【圆明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部份生活在德国柏林的越南法轮功学员怀着对大法师父的崇高敬意,表达他们心中的感恩,感谢法轮大法带给他们身心变化,感谢大法福泽人间。

 
修炼法轮功后 肿块不见了

今年五十三岁的黄氏平(Hoang Thị Binh)在柏林经营食品店,她先生在越南的姐姐和妹妹都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先生的姐姐从越南给她寄了介绍法轮功的资料,希望她能学炼法轮功。因为工作忙,阿平当时并没有学炼。不久之后,她回越南,跟先生的妹妹一起去了炼功点,那次炼完功回家后,她感觉自己身体充满能量。一个星期后,阿平学会了所有炼功动作。

在修炼之前,阿平经常会喉咙痛和脊柱退化。她的腋下还有肿块,必须去医院做手术。但术后肿块又长成先前那样大,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去医院做许多手术,但是“医院解决不了问题”。修炼后,长出来的肿块尽管非常疼痛,而且溃烂、大量出血,但阿平没有去医院了,没想到阿平忍过来后,肿块从此没有再出现。黄氏平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已经六十六岁了 但觉得自己才五十岁

阮氏潘(Nguyen Thi Phan)在修炼大法之前,会手腕无故疼痛、右手肿胀、发烧、小便带血等。家里还有一个残疾的女儿需要她照顾。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一天,阮氏潘的妹妹从越南给她打电话,告诉她,通过修炼法轮功,自己的病都好了。阮氏潘很高兴,觉得自己也能学一下。妹妹给她发了一个链接,她就开始自己学炼功法了。

阮氏潘刚开始修炼时并不容易,她说,照顾女儿已经挺不容易了;最大的难处是丈夫反对她修炼。不过妹妹一直鼓励,给她勇气,提醒她用善和更多耐心对待丈夫。后来,丈夫看到阿潘的变化,也对大法有了正面看法。

阮氏潘说:“现在我很快乐,虽然我现在已经六十六岁了,觉得自己才五十岁。”她说:“谢谢师父。”

修炼法轮功后戒了烟 而且顽疾不药而愈

邓维俊(Dang Duy Tuan)是德国认证翻译,太太是牙医,他们有三个孩子。邓维俊在德国生活了三十九年,但从三十年前开始,他就患上了花粉症,每年的五月到七月他都是在鼻子瘙痒、睡眠不好、呼吸不畅或鼻涕流不停中度过。

不仅如此,折磨他的还有脊柱,疼痛了二十四年,他不能连续坐着超过二十分钟,无法正常站立,也无法正常行走……他的妻子必须扶着他走路。特别是,这种疼痛每年都会在秋天按时出现。他去照了X光,医生诊断为 “脊椎结构紊乱和明显的软骨病”。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的一天,他在河内的一个公园骑自行车,看见一百多人在一起炼功,看上去很好看,音乐也十分好听。于是他走近看,几分钟后一位六十出头的老先生问他,“你想试一试吗?”他马上说“好”,跟着老先生走到边上学起来。在随后的三天,邓维俊都去那里跟着炼功,直到他完全学会了功法。结果,炼功两个月后,他的花粉症突然消失了。而且,原本一天抽一包烟的他,也知抽烟对健康不好,可是却越抽越多;但是学炼法轮功后,忽然的,他不再想抽烟了,闻到烟味就感到不舒服。

邓维俊觉得走入法轮功修炼后,自己“像个新生儿一样”,他只想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修炼后 感到自己充满能量

六十多岁的杜宝丕(Duc Bao Phi)曾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在马格德堡的一家亚超买东西,遇到一个越南人,给了他一本《转法轮》,他开始阅读后,发现这本书非常有意思,很珍贵。出于尊重,他把这本书非常好地放在家里的某个地方。可是搬到柏林时,书不见了,他找啊找就是没有找到。

一九九八年一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柏林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向杜宝丕解释了很多关于修炼上的事情,并教会了他五套功法。从那时起,他和他的妻子定期在柏林的人民公园和其他学员一起炼功。特别是他和妻子观看了李洪志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后,他对大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心里只感到高兴。

他说:“在修炼之前,我其实是一个病人,甚至是一个瘾君子,每天睡觉前都要喝两瓶啤酒和两杯白酒,否则就睡不着觉,自从学了法轮功,我就不喝了,喝不了,啤酒和白酒都没味儿,甚至感觉嘴里好苦。现在我很好,感觉身体里充满了能量。”

杜宝丕衷心感恩李洪志师父把法轮大法传给所有族裔。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