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执著 柳暗花明

Print

【圆明网】我们每个人都会在世上形成各种的观念,还不止是这一世,还有生生世世产生的那些观念,而人就是被这些观念主宰着一生又一生。人的这些观念在主宰人的过程中,会使人造下无边的罪业而不自知,甚至还认为自己坚持的是真理,并据此强制的去改变别人,达不到目地,自己还愤愤不平,相应的也产生了怨恨,伤害了别人也伤害自己。这是不是被自己的观念左右着产生的业力在伤害着自己呢?
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经常和同修在法上交流,通过交流后,的确有不少同修在法上认识提高以后,闯出各种魔难。但与此同时,我也发现有好多同修却说我不好,有说我邪悟的,有说我解释法的,有说我强势的,甚至有说我是破坏法的魔等等,有些我不认识的同修也道听途说的传着我的种种不好,更让我难受的是,有一些是我花了好长时间陪她学法,在法上切磋,在法上提高后,闯过魔难的同修,反过来说我如何如何不好。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明明是在谈我在法上实修的个人心得,在法上交流个人的认识,符合师父的法理:“我们大家毕竟是在一起学法嘛,读完了之后互相切磋切磋,谈论谈论。我突然间悟到老师这里边有这样的意思,我在这方面做的还是不够。我们在家读在这方面可能有这样的缺陷,这个不足今后把它改过来。就是互相切磋切磋,这是必要的。”[1]我到底错在哪呢?

最近通过学法,我终于明白了:法在不同层次是有不同的标准的,不能以我的标准来衡量同修的对与错,只要一个生命符合了他那个层次的标准要求,就不能说人家是不好的。在交流过程中,不能把自己在法中的认识,自己修炼过程中悟到的法理强加给同修。不管同修接不接受,自己就滔滔不绝的讲,不知不觉中就有了自大的心,潜意识中有在别人之上的心,这种心会使一些同修感到不舒服,甚至把我排斥在外。我现在醒悟,这么多年我被同修误解、排斥,是不是他们被我的执著心伤害了呢?当我明白后,自己放平心态,摆正与同修的关系,我发现十几年同修之间的误解一下全无,就好像这些事情从没发生过一样,还形成了整体配合上的默契。

在家庭环境中修炼,我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一次,我丈夫要当黑道的老大,每天有一伙人来我家白吃白喝,我很反感。我用人的各种方式极力反对丈夫,家庭矛盾每日升级,以致丈夫要对我大打出手了。

我想不能再这样争下去了,我得向内找找自己哪个地方不对了。非常痛苦的找,最后,我突然想到师父讲:“得法即是神”[2]。是啊,我今天把自己放在神的位置上想想这件事情,用神的思维去思考:人是有业力的,神佛是慈悲的,“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3]

消业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我突然想到,那被别人来白吃白喝,难道不是很好的消业方式吗?悟到这个理,我心里敞亮多了,没有那么难受了。我改变了观念,不再执著一定要改变丈夫的事情了。

几个小时后,丈夫回家说,他今天喝了金盆洗手酒,从此脱离了黑道。丈夫的归正道不是我用人的方法强制改变他达到的,而是我向内找改变自己的观念,在法上修内而安外。自己拧着的劲在法中理顺了,周围的环境自然也顺了。如果我继续坚持自己的人的观念,愤愤不平,是否会使家庭矛盾更激化?发展下去会不会变成迫害呢?

师父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4]这些心是否是由人的观念产生的呢?有时候矛盾的激化,事情的恶化是不是因为自己和宇宙特性相反而没有向内找从而遭到伤害了呢?

以上是个人修炼心得,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