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武汉法轮功学员16人被枉判、50人遭绑架

Print

【圆明网】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中,至少50人遭绑架;至少56人被骚扰;16人被非法判刑;另有6人被非法庭审;7人被非法构陷至检察院、法院;2人遭迫害含冤离世。统计时间范围为二零二零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

一、危有秀、秦汉梅被迫害离世

(1)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武汉二支沟看守所迫害离世

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武汉二支沟看守所迫害离世。危有秀,女,一九四八年出生,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真善忍做好人,认识她的街坊邻居说她不但身体好,对人也很真诚。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危有秀也遭受过非法关押与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危有秀在武汉市中山公园被盘踞在公园的恶人搜出新唐人光盘后,被强行带走,后被关进武汉二支沟看守所。家里也被抄了。

她的家人去小区要人,小区威胁她家人说,家里抄出大法书籍,不让见人,这一关就是一年多。有人看见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扶。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她家里接到通知说,危有秀死了,恶人给的理由是她有白血病。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被(中共)非法关了一年,就成了白血病了呢?这分明是被邪恶虐待死的。连危有秀的街坊都说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2)武汉妇女秦汉梅被枉判五年迫害离世

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秦汉梅,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蔡恒等人以制作真相币为借口绑架,被枉法判刑五年。在有“人间地狱”之称的武汉女子监狱遭受各种折磨,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后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龄不到六十岁。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间,秦汉梅曾遭遇三次绑架;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三次被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刻录机、计算机等大量私人财物;被劫走九万元真相币。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因身体不适,被转入安康医院囚禁。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后又被迫害致命危才保外就医。即使出狱后,也被长期监控、骚扰,最终含冤离世。

二、非法判刑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6人,其中,五年以上刑期5人,最长刑期七年半。

姓名 被绑架时间 非法判刑时间 非法刑期 法院 备注
王浩 2019/8/29 2020/1/9 一年二个月 利川法院 已回家
刘社红 2019/9/4 2020/12/3得知消息 七年半 湖北荆州
赵秀娟 2019/9/4 2020/12/3得知消息 七年 湖北荆州
柳木兰 2019/10/16 2021年1月得知消息 四年 汉阳法院
南田菊 2019/8/11 2020/9/12庭审 一年六个月 武汉市新洲法院 已回家
梁香姣 2019/7/30 2020/10/19庭审 三年 汉阳区法院
张红 2018/4/23 2020/11/5 三年,罚金四千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
张兵 2018/4/23 2020/11/5 六年,罚金六千 汉阳区法院
熊梁正 2018/4/23 2020/11/5 五年,罚金五千 汉阳区法院
周小芬 2018/4/23 2020/11/5 两年九个月,罚金三千 汉阳区法院
张绪卿 2019/4/25 2020年5月上旬 一年九个月 武昌区法院
钱有云 2019/4/23 2020年8月上旬 非法判刑两年 洪山区法院
孙足英 2019/4/23 2020年8月上旬 两年 武汉洪山区法院
刘珍俐 2019/10/15 2020年12月 六年 可能是汉阳法院
唐常俊 2019/4/12 2020/11/9 三年半,罚金两千元 汉阳区法院
邹双武 2019/4/18 一年半 汉阳区法院 已回家

(注:另有周国强、张波、熊友义、李军四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未列入上表统计中,列入了非法庭审的统计)

(1)武汉刘社红和赵秀娟分别被枉判七年半和七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社红和妻子赵秀娟在荆州市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市荆州区西门看守所。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获悉,刘社红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妻子赵秀娟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社红,男,五十多岁,原籍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大桥村。一九九三年,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染上吸毒恶习,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二零零六年,刘社红坐牢时,接触了法轮功学员,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四个月时间,戒掉毒瘾,变得身体健康,红光满面。

为了营救亲人,刘社红的哥哥在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请了律师。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刘社红和赵秀娟,被看守所称“不让见”。

(2)武汉市柳木兰被秘密判刑四年

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柳木兰,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六日中午,在武汉住处被江汉区水塔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将不明药物偷偷放在她的饭里面。二零二一年一月下旬得知,柳木兰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勒索四千元。

柳木兰是武汉新洲区农家妇女,修炼前由于丈夫嗜赌,家庭矛盾重重,生活贫困。修炼法轮功后,柳木兰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以此教育孩子和善待丈夫,两个孩子考上大学,丈夫也改邪归正去广州开了厂。亲朋好友都说学大法改变了柳木兰的一家。

(3)武汉四名法轮功学员张兵、熊梁正、张红、周小芬被非法判刑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张兵、张红、熊梁正、周小芬,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被非法庭审,均被非法判刑:张兵六年,被勒索罚金六千;熊梁正五年,罚金五千;张红三年,罚金四千;周小芬判二年九个月,罚金三千。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张兵、张红、熊梁正、周小芬在对世人讲真相时,被汉阳翠微派出所肖姓队长带警察绑架。张红、熊梁正(当时已经快八十岁)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张兵和周小芬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之后四人被非法判刑。

(4)武汉市刘珍俐被非法判刑六年

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刘珍俐女士在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在自家门口被东西湖区吴家山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据悉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六年。

刘珍俐女士,四十多岁,原武汉东西湖新沟镇棉纺织厂职工。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她买菜回家,刚走到租住房的门口突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5)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梁香姣被非法判刑三年

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梁香姣女士,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晚在家抄法时被便衣闯入家中绑架,被非法关押构陷一年多,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半,在武汉市汉阳区法院非法庭审(开庭时间变更过四次)。据悉被非法判刑三年。

梁香姣女士,五十多岁,武汉市蔡甸区侏儒街群丰村人,以前患风湿症、中耳炎、乳腺疾病、妇科病等多种病症;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身体获得健康。以前她一桶水都提不动,修炼后什么家务都能干了。

(6)武汉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被诬判两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为了民众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钱有云和孙足英在江夏区体育馆讲真相,被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二零二零年八月,二人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钱有云,女,一九六五年出生,原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钱有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她身上从头到脚的多种疾病不知不觉消失,戒除了许多不好的习惯。孙足英,女,一九六七年生,江夏区粮食加工米厂职工家属。

(7)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南田菊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武汉市黄陂区横店街法轮功学员南田菊讲真相救众生被人恶意举报,被横店派出所绑架到武汉市东西湖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武汉市新洲法院用视频会议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南田菊。后得知南田菊被新洲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

(8)武汉市张绪卿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九月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绪卿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武汉武昌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张绪卿的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二零年五月上旬,武昌区法院非法判张绪卿一年零九个月刑期。

张绪卿,男,四十多岁,家住武汉市武昌区中南一路。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遭人恶意举报,第二天晚八点刚走出家门就被居住区中南街派出所警察杨鹏等人绑架、非法抄家。

(9)武汉市七旬唐常俊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半

武汉市今年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唐常俊女士,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千元。唐常俊不服冤判,上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

唐常俊女士,家住武汉市水陆小区,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去看望上学的孙子,在回家途中,在地铁上讲真相被人诬告,遭武汉市地铁公安局警察绑架。唐常俊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关押在公安安康医院,公安人员和医院一直不准她家属探视。

(10)法轮功学员王浩被非法判刑一年二个月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讲真相救人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被利川国保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一年二个月,在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到期。

王浩一九七三年生,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工作认真。

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浩坚修大法,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达七次,并被单位开除,经历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身心受到伤害。

(11)法轮功学员邹双武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邹双武,今年七十多岁,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回到家中。

法轮功学员邹双武,女,汉族,一九五零年出生,住武汉市东西湖区。老伴已去世,平时一个人居住,子女不在身边。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早上八点钟,东西湖区金银湖派出所利用小区物业人员欺骗邹双武老人打开门后,十几个人就气势汹汹闯进她家,野蛮抄家并绑架了老人。

三、非法庭审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除前文提到的已确认被非法判刑的学员之外,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至少6人。

姓名 被绑架时间 庭审时间 法院 庭审结果
刘克兴 2020/5/25 武汉汉阳法院
罗亚雄 2019/12/25 2020/11/27 汉阳区法院
周国强 2018/12/26 2020/12/24 武昌区法院 八年半,罚金三万元
张波 2018/12/26 2020/12/24 武昌区法院 三年,罚金八千元
熊友义 2018/12/26 2020/12/24 武昌区法院 两年半,罚金一万元
李军 2018/12/26 2020/12/24 武昌区法院 两年,罚金五千元

下面列举其中的部份典型案例。

(1)法轮功学员罗亚雄在病房遭非法开庭

湖北省麻城法轮功学员罗亚雄,在武汉市汉阳区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病房遭非法开庭。罗亚雄被关押迫害一年多,家人不知其下落,现在才知道在非法监禁中。他原本体重一百六十斤,现在被迫害至体重八十斤。

罗亚雄,男,三十岁,湖北省麻城市人, 被绑架之前在武汉市国安保安公司上班,工作地点在华润中央公园。罗亚雄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在汉阳区楚才中学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手机监控跟踪。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罗亚雄被汉阳区公安分局琴断桥派出所警察五人从汉阳区中央公园保安集体宿舍绑架到派出所,曾遭到派出所警察殴打。第二天被警察强行送往汉阳区看守所二监区12号监室非法关押。

罗亚雄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开始绝食反迫害,从看守所出来被强迫送到武汉市汉阳区显正街122号(陶家巷24号)江汉大学附属医院(简称武汉市第五医院)监视治疗,病房位于住院部二区七楼704病房。汉阳公安分局调派十个协警分班监视监禁病房病床上的罗亚雄。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汉阳区法院在罗亚雄病房非法开庭,企图诬判罗亚雄,因罗亚雄在绝食反迫害中一言不发,以沉默抵制迫害,拒绝签字,法院人员因此休庭。法院人员让罗亚雄在监视居住单上签字,罗亚雄拒签。不明情况的罗亚雄的姐夫在单子上签了字。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三点,武昌法轮功学员梁义在罗亚雄家属的配合下,从武汉某医院将奄奄一息的罗亚雄救出到梁义家中。梁义烧水,想要帮罗亚雄擦洗下,同时炖点清汤给罗亚雄喂下。当天下午,多个便衣闯入梁义家中,再次将罗亚雄绑架,之后梁义也被非法刑事拘留。

四、被非法构陷到检察院、法院案例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除去前文提到的已确认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庭审的学员之外,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到检察院、法院至少7人。

姓名 所属区 被绑架时间 说明
李平瑜 江岸区 2019/9/7 2020年3月18日,构陷案卷已到了汉阳检察院和法院
邓秀琴 硚口区 2020/8/27 被构陷送检察院
周秀华 东西湖区 2020/7/15 2020年12月15日,已被非法起诉
吴桂菊 武昌区 2019/3/20 构陷她到汉阳区法院和汉阳区检察院
罗凤琳 武昌区 2017/5/11 2020年6月18日,警察通知说“案子”到武昌检察院
张桂珍 武昌区 2019/10/23 至2020年8月,被构陷到武汉市洪山区法院
邱华芝 武汉人在广州 2020年11月10日被构陷到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

下面列举其中的典型案例。

(1)吊挂、灌食 武汉张桂珍被非法关押和构陷

武汉法轮功学员张桂珍,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武汉第一看守所,遭吊挂、野蛮灌食,小手指被打残。张桂珍于二零二零年被构陷到洪山区法院。

法轮功学员张桂珍,六十岁,居住在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花园玫瑰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派出所警察将她从家中绑架,家中大法书籍、数据、现金包括手机、计算机等被非法抄走。

在看守所,由于张桂珍是按照真、善、忍做人,没有犯罪,她不配合看守所狱警的无理要求,被吊挂在号子里几天几夜,不让她大小便,最后无奈拉在裤子里,在看守所张桂珍曾两次遭受这样的迫害。张桂珍的小手指被打残,被野蛮灌食,她以前体重一百六十多斤,被看守所不法人员折磨得十分瘦弱。

二零二零年五月的一天,武汉市由于疫情解封不久,张桂珍的八十多岁的母亲到武汉市东湖开发区铁箕山派出所找警察,要求释放她的女儿,那些警察百般推脱,张桂珍的母亲看到要回女儿没有一点着落,心急如焚,坐在派出所的地上嚎啕大哭。

五、绑架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 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少五十人(仅指可确认姓名者)。

青山区:(9人)
李佳、李元英、朱春莲(七十多岁)、郭萍、胡玉珍、郑新莲、王素珍、李玉珍、杨凤兰

新洲区:(9人)
邓平蓉、杜么荣、周末梅、林望梅、彭四莲、徐建英、朱木香、金玖明、柳幼伢

东西湖区:(5人)
田华英、洪桂梅(七旬)、窦堰生、周秀华(七十多岁)、董大娥(即涂婆)

黄陂区:(5人)
李玉珍(70岁)、李菊华、李菊华的胞姐、张玲梅(77岁)、王凤英

武昌区:(3人)
廖辉、陈汉云(78岁)、靳维锋

洪山区:(3人)
熊桂菊、张华平、邹丽玉

硚口区:(2人)
林湘华(70多岁)、邓秀琴

沌口开发区:(2人)
周勇、刘见群

江岸区:(1人)
赵喜庆

江汉区:(1人)
罗爱珍

江夏区:(1人)
袁莲云

未标明区:(9人)
员竞红、张霞、熊丽华、陈长珍、梁义、孙冬敏、孙俊英、罗亚雄、刘艾芳

下面列举部份典型案例。

(1)武汉市江岸区八旬赵喜庆被绑架抄家抢走二十多万元现金

湖北武汉市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喜庆,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被绑架、非法抄家,抢走赵喜庆多年省吃俭用攒下的二十多万元现金。老人第二天回家,二十多万元现金没有退还。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早,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及江岸区后湖派出所几十个警察非法闯入了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喜庆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八名法轮功学员,有四名老年的学员(年龄八十岁左右)当天或第二天被家人接回,另四名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五天,七月二十日都回到家中。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警察非法闯入赵喜庆家抄家并绑架时,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从二楼窗口跳下,小腿粉碎性骨折,被警察送到江岸区汉口铁路医院,当天深夜被家人接回。

(2)武汉大法弟子罗亚雄被救出后与梁义均遭警察绑架

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罗亚雄在武汉被关押,一直绝食反迫害,以至出现生命危险。然而,即使这样迫害机关并没有放松迫害,邪恶之徒将奄奄一息的罗亚雄送进医院,派上十个警察二十四小时监控,如临大敌。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三点,武昌法轮功学员梁义在罗亚雄家属的配合下,从武汉某医院将奄奄一息的罗亚雄救出,并带回武汉家中。梁义烧水,想要帮罗亚雄擦洗下,同时炖点清汤给罗亚雄喂下。下午四点有人敲梁义家门,梁义上班没在家,家属没开门,但被人从窗口翻进屋里打开门,一下进来十多个穿便衣的人,进门就把房主和另一个人控制住坐着不准动,同时四、五个人把罗亚雄面朝下跪压在罗亚雄背上并戴上手铐,当即将罗亚雄和另一人带走。剩下五人在家抄家、看住家属。到晚上七、八点家属被带走。

第二天早上(元月一号)六点多先被带走的人被放了,九点多钟梁义家属也放了。

梁义下班回家,屋里一片狼藉。家属回来后,梁义立刻到汉阳琴断口派出所要被抄去的大法书籍及其他私人物品。结果梁义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陶家岭看守所。

(3)武汉电气自动化工程师周勇夫妇被绑架

武汉市沌口经济技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周勇和妻子小刘,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被沌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走了家里的私人物品。恶警称有人举报小刘张贴大法真相传单。小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周勇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夫妇俩突遭绑架,家中老小皆失去照顾,对小孩读书造成严重影响,对他们的身心造成深重伤害。周勇家里有两个小孩分别在开发区高中和初中读书,老家蔡甸还有年迈的父母双亲。

周勇为人忠厚,读书成绩优秀,工作事业有成,是开发区资深的电气自动化工程师,在开发区乃至武汉市自动化行业圈都有广泛的口碑和影响。他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的鼻炎等顽疾很快不翼而飞,同时开智开慧,勤奋钻研,专业技能精湛。夫妇俩在开发区创立自动化公司多年,产品涉及自动化控制、自动化检测,和机器人技术,深得客户和合作方的好评,是小微企业的典范,开发区经济和技术的中坚力量。现突遭迫害,突陷囹圄,使相关客户和合作方失去产品和技术的支持,也成为邪党恶劣绑架行径的受害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4)湖北工业大学职工张华平被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武汉市洪山区塞拉利昂派出所伙同湖北工业大学保卫处、湖工小区一道,威逼湖北工业大学职工、法轮功学员张华平老师到塞拉利昂派出所之后,将他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这次劫持张华平老师的说辞是所谓“清零行动”,加之张老师之前起诉了江泽民的缘故。

张华平,男,五十多岁,毕业于武汉大学图书管理系,一直任职于湖北大学图书馆。武汉高校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张老师也没能幸免于难。

二零二零年十月一日长假刚过,塞拉利昂派出所就联合湖工大相关领导给张老师施压,每天谈话,逼迫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并施以开除公职、进洗脑班的威胁。张老师声明绝不会放弃修炼大法,被绑架到省洗脑班。

(5)武汉市新洲区刘集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二零年九月中旬,武汉市新洲区“610”人员被更换为李冬平、元呈、朱亚等人,朱新刚接任区公安分局局长(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原队长)。向全区下达命令,强迫每一个镇要抓一名法轮功学员到刘集洗脑班迫害。先后有朱木香、叶福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进行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

六、骚扰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 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至少五十余人(仅指可确认姓名者)。下面是分区名单。

黄陂区:(14)
汪文清、黄俊、陈昌荣、赵小运、姜惠琴、夏换珍、张海珍(年过七旬)、老万、方细荣、严忆梅、王凤英、胡桂珍、李菊华、周婆婆(年近八旬)

洪山区:(9)
张华平、黄陈琼、刘婆婆、喻婆婆、黄祝英、刘秋芳(70多岁)、周奕君、徐爱英、张玉兰

东西湖区:(6)
王小顺、汪长征、戴菊菊、周冬桂、黄红英、黄丽华

新洲区:(6)
金玖明、蔡如芬、徐艳林、曹秀荣、祝春梅、王平英

硚口区:(5)
邓秀琴、王德胜、王德胜、吴云华、黄咏梅

武昌区:(4)
廖辉、刘卞琴、向太婆、印文燕(八十三岁)

青山区:(3)
向长青、朱春莲(七十多岁)、吴爹爹(八十多岁)

汉阳区:(3)
高太婆、周红娟、高宝丽

江岸区:(2)
喻堃、李芳

江汉区:(2)
陈俊、朱环梅

沌口开发区:(1)
郭桂兰

未标明区:(1)
颜婆婆

下面列举部份案例。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徐艳林被骚扰迫害致脑溢血

徐艳林(徐焰林)是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法轮功学员。新洲区三店镇综合办伙同三店派出所、政法委、610办到徐艳林家进行骚扰、恐吓、威逼,导致徐艳林精神上受到强大的打击,突发脑溢血,当场倒地,被送医院抢救。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湖北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政法办蔡泽祥、黄楚明等三人突击去大法弟子徐艳林(三店街柳溪村)家骚扰。

第二天,蔡泽祥等人又伙同三店派出所恶警去徐艳林家,抄家并抢他的大法书,还企图带走大法弟子徐艳林。徐艳林的老伴回到堂屋后,发现老伴徐艳林正从板椅上滑下来,不省人事,这是徐艳林受到精神上的巨大恐吓和惊吓造成的。

这时派出所一韩姓恶警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呼120急救车,送徐艳林到新洲区人民医院抢救,他儿子送的三千元钱用完了,再没钱医治,至今大法弟子徐艳林不能讲话,不能进食。

后来,徐艳林的家人用担架把正在打吊针的徐艳林抬到三店“610”主任蔡泽强的办公室里,因徐艳林(徐焰林)的儿子交的三千元用完,医院要中断治疗,蔡打电话,喊来徐艳林村的两个干部,才用车子将徐艳林送回新洲区医院。

徐艳林的老伴到镇上去讨说法。三店镇综合办的工作人员蔡泽祥参与了这次迫害,他说:完了,这次摊上大事了。旁边正直的人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听政法委、610的呢?不能走走形式吗?

七、非法停扣工资、养老退休金

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 二零二零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停扣工资、养老退休金至少六人:欧阳海文、周锡坤、夏换珍、熊丽华、刘彩凡、祝春梅、刘淑华。下面列举部份具体案例。

湖北武汉大法弟子欧阳海文被非法扣除退休工资

武汉硚口区大法弟子欧阳海文,男,一九七五年下放,开始工作,抽回武汉后,在空后一军上班。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身体好了,道德回升,成了一个技术骨干。中共打压法轮功后,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改四年,关押在臭名昭彰的沙洋监狱,受尽非法折磨,没有“转化”。二零一五年,被释放回家,其姐姐帮他交满十五年社保,每月拿退休金2800元。二零二零年九月,硚口区社保局取消了他每月应当的正常收入,而且还要勒索交纳13万多元钱。

附录:湖北省武汉市2020年迫害情况表(21KB)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1/4/23/wuhan2020.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