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修口的两件事

Print

【圆明网】过年放假前,我家里发生了两件小事,让我感到与自己的修炼有很大的关系,我应该赶紧修好自己,不然会出大问题。为了警醒自己,将这两件事情的经过写出来。
去年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封锁,哪里也去不了,我就只能呆在家里。由于长期独修,我不精進,很少炼功,学法也不怎么入心。我和父亲一起住,父亲是急脾气,容易焦躁生气。虽然他几年前开始看书炼功,身体比同龄人好很多。但是由于工作原因,不便出去讲真相,三件事做不全,思维也就常人化。

父亲喜欢看电视,尤其是新唐人的电视节目。庚子年底,美国大选牵动着全球亿万民众的心,我和父亲也几乎每天都在看相关新闻。看完之后,往往喜欢对此评论。看到什么令自己不满意的事情,气愤之时,还总想慷慨陈词一番。有时在气头上,甚至还要骂几句,大有不吐不快的架势。这些都是不修口的表现,也是自己没有注意清理自身党文化的表现。

结果有一天,马桶的水箱漏水了。父亲很着急,折腾了半天,也没找到问题出在哪里。越折腾,父亲越急躁,越急躁,越生气,越生气,就越管不住嘴,就开始骂人。听着听着,我也跟着心烦,也跟着生气。我就说父亲,他也不听我的,嘴里仍然嘟嘟囔囔。

我去找水箱漏的地方,一掀开盖子,摸到里面机械按钮和浮瓢下面的塞扣老化了,导致按下按钮,一直冲水却盖不上口。我回头跟爸爸说:“这不就是口坏了吗?没有把门的肯定漏啊。”父亲就赶紧下楼找工人,付钱买零件,换了新卡扣和按钮,这才把水箱修好。

在家时,父亲总想跟我聊天。我们一起吃饭时,他如果看我不说话,就找些话题聊。有时候我们能聊些跟修炼相关的事,但很多时候说的都是些没边的闲事。后来我想到了不能总说这些没有用的,这个问题说轻了,叫扯闲话,说严重了,这是不修口。

我自己也是把握不好,总是一个人生闷气。想起那些对自己不好的人,和他们做过的坏事,越想越生气。生气了觉的没有任何人关心理解我,还找不到人说。只有父亲在身边,所以我一开口说起来,就又没完没了,这不就恶性循环了吗?

果不其然。紧接着又有一天,物业打电话过来,说我们家漏水了。我想我每次都会关好水龙头再走,怎么会漏水呢?父亲很着急,我们来到住处,单元楼道果然湿漉漉的,水闸已经被物业关了。我進屋一看,没漏啊!父亲说:“你再找找。”我再一看,入户進水管那里有滩水。出去一看,原来是楼道里自来水管入户的部位有个金属接口断裂了,这下太明显了!又是口坏了。

第二天父亲又找工人来,付钱买零件,换了个阀门,终于把水闸修好了。

事后,父亲跟我说:“你真得谢谢给你气受的那些人,你想想你跟他们较真,是不是就正中下怀了?”我想这是师父在借父亲的口点化我,我反思了很久,也知道其实想这些生气的事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不修自己,动气动念,不就跟他们一样了吗?

这两件事虽然不大,但我觉的必须严肃对待。

师父说:“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1]

以前学到这些讲法,从来没有切身体会。这回我知道了,修炼人的生活中没有偶然的事情,遇到的好事、坏事、大事、小事都是过心性关。居家环境内的物件好坏,也都是我们自身问题的投射和反映。小问题如果不修,就会积攒成为大问题。问题积攒多了,就会成为魔难。所以遇到矛盾冲突,不能逃避,得正面对待。

谢谢师父的慈悲点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