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中有法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Print

【圆明网】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来维护法,证实法的。只有我们符合了法的标准,那法的威力与神迹才会显现。修炼二十多年了,风风雨雨的经历了很多的事,一路走了过来,只因心中有法。也见证了很多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感恩师尊!
一、心中有法 病业症状消失

一天早上晨炼前,丈夫叫我起床,我当时就觉的头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冷得厉害,发现全身上下起满了红色的小疙瘩,密密麻麻的。我迷迷糊糊的,但主意识又非常清醒的知道这是假相,我是金刚之体,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于是我就在心里一遍遍的默背师尊的经文《道法》,“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1]。

我是助师正法的法徒,与正法同在,让我本性的一面起来正法,决不允许假相存在,本性的一面正法!……就这样,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高烧乏力等所有不适的症状也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好象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丈夫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一年的夏天,陪一位有乳房病业的同修,我下午和前半夜陪她学法,后半夜给她发正念,我早上回家稍睡了一小会儿,也就一个小时吧,就想起来跟丈夫出去讲真相。起来时抻了个懒腰,突然左侧乳房发胀,还带着蹦蹦的痛,我下意识的用手一摸,摸到一个鸡蛋大的硬块,紧接着有一个意念:那个东西跑你这来了,看你怎么办?!同时左侧乳房连着左胳膊,一跳一跳的蹦着疼,连麻带胀的夹杂着莫名的恐惧向全身扩散着……我有点慌了,赶紧喊丈夫快过来帮我发正念。

就这样我们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期间我与其说发正念,不如说是在监督丈夫发正念。一会怕他倒掌,一会怕他溜号,一会怕他迷糊……总之我当时完全依赖丈夫,向外求了,而自己已经没有了正念。一个小时后,丈夫下床要走,我说:不行啊,还有呢,你还得帮我发呀!丈夫边走边说:“你就是疑心!”

噢!对呀。这一句“疑心”一下子让我想起来师父讲的一段法:“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2]师父早就给我们地狱除名了,我早就不在三界内,早就不属于常人了,这都是假相,我可不能再上当了。我是金刚之体,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就是那个疑心,它不是我,我可不要它。

可是思想中总有一个意念引着我,一会让我用手去摸一摸,看那个硬块还有没有,右手也跟着不自觉的往起抬,要去摸。我知道那不是我,是那个假相不甘心,是它在骗我,让我承认它的存在。我立刻警告我的手和胳膊:你们是我身体的一部份,是我的众生,我才是你们的主,那个肿块是假相,我不承认,你们也不能承认,我没让你们动你们绝对不许乱动。就这样,那个假相一会让我用胳膊碰碰乳房大没大,一会又让我感受乳房那还疼不疼,麻不麻了…… 我就守住一念:这是疑心,它不是我,我就不要它。同时看住自己的手和胳膊,就不承认它,就不看,就不摸,就不感受,就不随着它……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知道它什么都不是。

下午去同修家的路上,忽然想起乳房的事,才想起都忘了它了,用手一摸,那个硬块没了,一切正常了!

几年前的一天,我突然喘咳的厉害,发了四十分钟正念好了,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个安稳觉了,这些天折腾的都没休息好,于是倒头就睡。醒来后,咳喘居然卷土重来了,而且更凶,我心想:完了,让安逸和欢喜钻空子了。这一害怕,就只有出气,没有進气了,折磨的我跪在地板上头顶着床,呼着气,越来越弱,但我的头脑此刻异常的冷静清醒,我向内找,我问自己我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名、利、情,生死?回答:没有。我什么都能放的下,我不怕死,能成为大法弟子我已无憾了,只是我还年轻,周围邻里会怎么看大法?师父啊,别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是去是留我就交给师父了!瞬间一股清新沁入心脾,我能呼吸了,一切不适症状全无。

一次半夜下班途中,我突然呼吸困难,身体象要被掏空了一样难受,只能蹲下,怎么办?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法,背法!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于是我不再体会身体的感受,就是一遍遍的背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4]不知道背了多久,就知道脑袋是空的,除了法,什么都没有了。真是越背越舒服,回家。又一次大法显神威。

一次牙痛的我吃不下睡不稳的,折磨的我头耷拉着抬不起来。我知道,我的牙没问题,是那个灵体在作,发正念也不管用,向内找也没什么执着的,差哪呢?它就是灵体没错啊?不管了,它就是假相,我就不承认它。这时一个贼一样的意念弱弱的溜出来:是火牙。就是你,灭!瞬间牙不疼了,就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次夏天休假,我上吐下泻,持续了近一周,马上要上班了,单位的人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怎么办呢?为了少见人,我选择了上夜班,晃晃悠悠的骑车到了更衣室,换上工作服,工作服立刻被汗浸湿了,人也差点虚脱了。我心想,我今天必须得和这邪恶拼了,就是不承认你的存在,师父说行为上否定,我就行为上做到。到了岗位上,开反应釜的大阀门盖子,那得两个壮汉一起配合着用力才能打开,我用尽力气把身体悠起来,用体重去配合同伴。班长看我蹲在地上虚脱的样子,让我去休息,我谢谢他,告诉他我没事。整个一个班下来,除了干活和一缸一缸的喝热水,就是背法,全身跟水洗了一样,两条腿千金沉,同伴们都洗完澡了,我才到浴池,打开喷头,一下子坐在地上任水冲洗,缓了一阵子,胡乱的洗了洗,穿好衣服,走出门,就在我的手碰到车把的一瞬间,突然感到饿了,我知道我闯过来了。一切假相不翼而飞,恍若梦一样的感觉。事后想起来真的庆幸,我当时就是相信法相信师父,没有一丝的怀疑,没有一丝的求结果,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了师父。

二零一八年的深秋,我骑车去邻市,晚上才回来。深秋的天气就是白天艳阳高照,早晚异常阴冷。晚上腰腿酸痛的象虫子咬,不能躺,不能坐,不能站,只能在地上蹓跶着。那就背法吧,可是什么法都想不起来了,发正念也感觉没有能量了,怎么回事啊?我绞尽脑汁想背法,就是想不起来,终于想起一句:“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5]。可是感觉不到能量存在。不管了,反正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应该有威力的,准没错。那我就念这句,念着念着,思路打开了,能想起法来了,于是我就背法,想起哪句背哪句,不停的背……不知不觉中天亮了,我的腰腿也正常了,假相就是假相,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陪难中同修过程中见证的大法神奇

去年春天,有同修找到我们,要我们去帮学员J,说J出现了严重的痛风症状,身体变形,现只能拄双拐在室内走几步。我们见面一聊才知道,J因其妻病业假相去世了,而受其影响自己逐渐的远离了修炼,混同于常人,出现了严重的痛风症状,现在他对法也不信了。虽然年纪轻轻的,可是一点活力都没有,整天就是看手机,玩游戏,累了就趴在窗前向外看,然后就生气,骂人,想跳楼……他的生活都由其母J阿姨照料,J阿姨是个皈依多年的老居士,也是一身的病,两眼视力也越来越弱。我们跟他商量在他家学法,他没表态,不过是有人来了,家里热闹点罢了。

于是我们和附近的几个同修在J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读两讲《转法轮》,之后再读几篇明慧网上关于同修正念否定病业假相方面的文章,然后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体会谈看法。我们谁都不去要求J和针对J,我们就是纯粹的在法中修自己,归正自己。第三天同修交流的时候,J主动谈了自己的想法:通过这几天的学法和读同修的文章,明白了不是法不好,是自己没做好,信法的成度不够,玩手机本身就是没听师父的话。

第四天,我们刚到,J阿姨就告诉我们:J今天晨炼了,虽然是坐着完成的,但毕竟是自己主动做的,好久没有的事了。第五天,发正念打莲花手印时J的手能合上了,身体也开始感觉轻松了,学法也有动力了。而J阿姨下午自己学《法轮大法义解》时,看到整页书的每个字都是师尊的笑脸。

第六天,J的第一套功法是站着完成的,而且他认识到拄拐也是一种有求,这天他的腿开始有微热的感觉了。第七天,J扔下一支拐,站着完成了前三套功法。第八天,J的身体更轻松了,他表示不该再玩手机了。

第九天,他终于彻底扔下另一支拐,自己独立走到另一房间完成晨炼。之后不再用拐。次日,把手机也交给同修来保管了。

其实我们对J什么都没做,我们只是按照法的要求,走正了学法小组的路,每个同修都用法严格要求自己,归正自己,符合了宇宙的特性,大法的神威才给我们展现出来。

有一个学员H,腰不能动,卧床有一段时间了,吃药也不见效。躺下就起不来,比如晨炼得两点半开始起床,直到四点了才能炼上。学法不入心,多数时间不知道自己学的什么。我是晚上九点到H家的,我就把《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法让她抄,然后再背下来:“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直到发完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她告诉我两点半叫她起床。

起床时,她双手用力抓住床边的沙发扶手,艰难的起身,再借助沙发靠背站立,双手紧握沙发靠背,由于太过用力手指都泛白了,腰部扭来扭去的,痛苦不堪,面部表情也有些狰狞,嘴里不停的啊啊啊的叫着……我知道这都是假相,大法弟子是金刚不坏之体,邪恶的东西把大法弟子迫害成这个样子,还不是在钻我们法理不清的空子吗?我告诉她别怕,这都是假相,把她抄的法给她,让她念法,用心念,把大脑念空了,除了法什么都不要。我在一边给她发正念。就这样念着念着,她的语速正常了,身体也不扭了,手指也有血色了。四点我们开始晨炼。

白天我还有事不能陪她,就找同修来陪她学法,这是最最重要的。晚上还有个同修听说了她的情况,也来陪她。由于今天法学的入心,她主动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早上三点起床,同修起来直接坐在了床上,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第三天,三点半起床,稍作休息就开始晨炼了。她说她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来源于背法,背法中她明白了法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以前也知道这是假相,也不承认,可是行为上有所保留,这回背法才知道“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4]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感恩师尊!佛法无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