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至3月28名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清明时节,正当人们缅怀对故去亲人思念的时候,你们知道,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又有115名法轮功学员因坚守真、善、忍修心向善,被中共的监狱、看守所、派出所的警察和恶人残害离世了吗?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零年有8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二零二一年一至三月份又有28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

其中有16名法轮功学员长期在中共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八名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致死,两名在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迫害致死,一名在村委会非法关押期间被活活的打死。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曾经被中共非法判刑、劳教和非法关押过,屡遭中共恶警、坏人的酷刑、不明药物、奴役等迫害,精神和肉体遭受残酷折磨和严重的摧残。

二零二一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统计
姓名 性别 年龄 省、直辖市 市 死亡时间 明慧网报道时间
徐积权 男 73 安徽省 黄山市 2021年1月6日 2021年1月
廖川江 男 46 四川省 宜宾市 2021年1月16日 2021年1月
王潺 山东省 济宁市 2020年9月 2021年1月
李景霞 女 85 黑龙江 齐齐哈尔 2020年10月20日 2021年1月
王桂华 女 重庆市 2020年10月29日 2021年1月
庞秀清 女 65 北京市 2020年12月8日 2021年1月
董建全 男 62 河北省 唐山市 2020年12月25日 2021年1月
王芳 女 54 黑龙江 绥化市 2020年12月31日 2021年1月
林守敬 82 四川省 南充市 2020年12月 2021年1月
隋秀珍 78 吉林省 长春市 2021年1月10日 2021年2月
杨传军 男 56 辽宁省 大连市 2021年1月20日 2021年2月
谢德文 女 57 辽宁省 大连市 2021年1月21日 2021年2月
张朝贵 男 83 江苏省 苏州市 2021年1月30日 2021年2月
丁桂英 女 76 云南省 昆明市 2021年1月 2021年2月
姚新人 男 51 山东省 烟台市 2021年2月11日 2021年2月
王晓慧 女 47 宁夏 银川市 2020年6月6日 2021年2月
邓桂英 女 77 云南省 昆明市 2020年10月30日 2021年2月
史长青 52 辽宁省 锦州市 2021年1月14日 2021年3月
张翠翠 女 陕西省 2021年2月3日 2021年3月
岳彩云 男 54 河南省 商丘市 2021年2月24日 2021年3月
陈永春 女 50 辽宁省 营口市 2021年3月4日 2021年3月
王淑梅 女 59 辽宁省 沈阳市 2021年3月12日 2021年3月
郭保军 男 63 河南省 郑州市 2021年3月14日 2021年3月
林玩贞 广东省 揭阳市 2020年7月 2021年3月
徐宝金 男 51 吉林省 通化市 2020年10月 2021年3月
李彩娥 女 75 陕西省 2020年11月29日 2021年3月
刘秀芳 女 68 黑龙江 佳木斯 2021年1月29日 2021年3月
康茜华 女 56 甘肃省 兰州市 2021年3月12日 2021年3月

一、被非法关押迫害致死案例

1、昆明76岁丁桂英被秘密判刑、迫害致死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76岁的丁桂英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昆明市五华区法院秘密判刑四年,关押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监狱电话,声称丁桂英在监狱患“急病”送监狱医院救治无效去世,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监狱狱警将丁桂英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

丁桂英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多钟,丁桂英老人在家中被昆明市官渡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因为丁桂英不配合非法拘捕,随后就被几个警察强行从家中抬出来送上警车。

昆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丁桂英期间,拒绝家人探视,家人一直以为丁桂英还被关押在看守所,还一直到国保大队要求释放丁桂英。

一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通知,丁桂英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突然“患病”送监狱医院救治,于十五日早上八时五十三分去世,十九日监狱狱警将丁桂英的遗体送到火化场火化。

丁桂英去世后,家人才收到监狱“入监通知书”,得知,丁桂英是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昆明市五华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关押的。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二零零零年丁桂英曾经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

2、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河南郑州郭保军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轮功学员郭保军,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发送真相资料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说,郭保军已去世。

郭保军,一九五八年生,生前居住在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侯寨村。郭保军毕业于郑州师范,在侯寨乡教委工作,当过乡驻村干部、小学教师,后转入侯寨乡卫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郭保军在医院工作期间,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一条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之路,为人处世时善良朴实,工作中兢兢业业,无私的表现,真切的让家里人、村里人、单位里人称赞他是好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军在韦沟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当地不明真相的两人劫持诬告,被郑州市新密市白寨镇派出所绑架。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郭保军被冤判两年,勒索罚款两万元。郭保军上诉,八月二十八日被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郭保军被迫害致死,家人要求见遗体,看守所为逼迫家属签字,至今不让家属见遗体。

3、岳彩云被杭州第二监狱迫害致死

河南省虞城县54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岳彩云,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被浙江杭州第二监狱(余杭区临平)迫害致死。岳彩云生前还在河南劳教所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岳彩云,男,在杭州打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岳彩云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杭州第二监狱。岳彩云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时,家属要求取保,不仅不答应 ,还诬蔑岳彩云自残。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正月初十),家属突然接到第二监狱通知,告知岳彩云送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当天下午,他儿子赶到医院,看到岳彩云的遗体骨瘦如柴。监狱推脱责任,说跟他们没关系,并恐吓他的孩子:如果你们要是闹事,就给你们单位说,你们与法轮功如何如何!最后以补偿金名义给三万元了之。

岳彩云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做好人,二十多年来被中共邪党多次骚扰、关押、迫害,曾在劳教所遭受“穿锁骨”(用钢丝穿锁骨)、“烤全羊”、牙刷刷肛门等酷刑迫害。

岳彩云因拒绝“转化”,不配合恶警们的要求,被实行严酷的人身摧残,七天七夜不让休息,上警绳二十次,再用电棍,警棍击打全身,并使用最残酷的手段“烤全羊”进行人身折磨,岳彩云被吊了三天,又遭所谓“束缚椅”折磨,每天被绑在椅子上,不让休息,一遍遍地折磨,并在头上戴上听话器,听他们录制的诬蔑大法的录音。恶警扬言不“转化”者绝不能下楼,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4、山东省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公检法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出脑溢血,开颅手术致昏迷不醒。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左右,龙口国保和法院强行决定撤离重症监护室的救治,将他送至东江敬老院。二月十一日凌晨一点四十,姚新人含冤离世。

姚新人,男,一九七零年出生,51岁,身材高大,体格健康,原龙口矿务局梁家煤矿职工,曾在码头做过装卸工人。姚新人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遭非法判刑四年,在潍北监狱遭受迫害,被迫失去公职,一直靠打零工卖苦力,供养孩子上学。

二、曾遭多年牢狱酷刑折磨等残害离世案例

1、曾遭多次吊铐折磨 甘肃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含冤离世

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女士曾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遭吊铐等残忍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乘坐去上海的火车,被七里河区“610”人员伙同铁路公安警察在车厢门口拦截、非法搜身,随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晏家坪北院社区、晏家坪派出所不法人员长期的监控、骚扰等迫害下,56岁的康茜华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离世。

康茜华,女,一九六四年出生。一九九七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身心健康,困乏、走不动路的状态不翼而飞。康茜华说:“修大法后,我知道了做人一定要重德行善,人真正的幸福不是自己争抢来的。自私只会使自己的心胸越来越狭窄,法轮功教我凡事要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对每一个人要善,对家人、对朋友都要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康茜华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一次。辖区派出所和社区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遭吊铐等残忍迫害。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康茜华长期受迫害,被剥夺一个公民应有的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二零一五年,康茜华向最高检察院提起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

2、八次被绑架 黑龙江佳木斯刘秀芳遭“清零”骚扰后离世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疫情笼罩下的佳木斯少了很多往日的欢笑,天空飘着清雪,二十点五十五分,饱受中共邪党迫害的刘秀芳女士,闭上了双眼,留下相伴四十多年身体状况不好的丈夫……

刘秀芳

刘秀芳,一九五三年出生,曾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哮喘、小便失禁伴有大腿浮肿等病状,曾被病痛折磨的她想过自杀,因念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不得不在病痛中挣扎求生。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刘秀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她曾患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22年的迫害中,刘秀芳曾被八次绑架、三次劳教、一次判刑迫害,遭受多种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二零一九年六月出现脑梗,瘫痪在床。刘秀芳曾这样描述过她的一段经历,她说:“回到号里,刑事犯正在吃饭,一刑事犯关切问我被打得怎么样?我一脱下裤子,她看到后,竟然被吓得跳了起来,不住地说‘打得太狠了、打得太狠了’。号长告诉我,你就这么趴着吧,不要码坐了,要不你的臀部非得烂了不可。”

刘秀芳的离世,是佳木斯市公安局,指示所在辖区建设派出所及相关居委会成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清零”行动,一手造成的。刘秀芳和儿子一家的户口在一起,归属于佳木斯向阳区建设派出所,社区人员多次骚扰她的儿子家,要找到刘秀芳住处。

3、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折磨 沈阳王素梅含冤离世

辽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王淑梅,遭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出狱时视力模糊看不清东西,走路需要人领着,自己不能独立生活,回家依然遭受所在地警察骚扰,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59岁。

王素梅,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光荣村,以前有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还有严重的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行事,一个月后各种疾病全无,无病一身轻。那时王素梅感觉生活从未有过的幸福和踏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针对法轮功发动全面迫害。之后每年,中共每一次会议或中共认为敏感的日子,都会以此为借口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在中国举办“奥运”,中共以“维稳”为借口,在全国各地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就是“奥运”前夕被绑架的。

4、“抓你就是为了挣钱” 辽宁陈永春遭五年冤狱迫害离世

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陈永春遭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从沈阳女子监狱出狱时,已被迫害得不成样子,自己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骨瘦如柴,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在医院离世,时年50岁。

二零一五年五月全球起诉江泽民,陈永春没有犹豫,也实名起诉江,并且在起诉书里附上了真实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码。同年十月十九日上午,陈永春被营口市鲅鱼圈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陈永春给看着她的两个警察讲真相,那两个警察说:你还讲,我们抓你就是为了挣钱。

陈永春在营口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七个月。看守所狱警何其多指使“坐号”(犯人的头儿)金某遭受三次“砸炕板”的酷刑。这种酷刑是人躺在炕板上,呈大字形,双手用手铐铐上,两脚用铁镣子固定住。一天24小时只有吃饭上厕所才放下来。

狱警还指使坐班的犯人往她鼻子里灌水,用脚踩她胸部,踩得她喘不上气来,差点儿昏过去。陈永春不配合,狱警就指使犯人毒打她。

二零一七年,陈永春被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五月转至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监狱里强制她干超体力的奴工,陈永春经常劳作到后半夜,还经常遭到体罚。狱警还指使犯人殴打陈永春。

陈永春出狱回家后,鲅鱼圈区闽江社区又上门骚扰,再一次摧残没有痊愈的陈永春。陈永春被送医院住了三次之后,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离世。

5、大连谢德文女士生前遭受的残忍折磨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二十一年迫害中,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女士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身心摧残,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凌晨二时离世,终年57岁。

谢德文

谢德文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提升,身体健康,曾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多次被绑架迫害、共被非法关押四年八个月零十七天,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抻刑:双手吊挂抻、“小燕飞机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两手被平拉抻等等摧残。

在大连看守所,谢德文被警察给打“地环”(手脚铐在一起)固定不动半个月。因为抗议迫害,嘴里被塞进打扫厕所用的抹布。吃饭时,因为手是背着铐的,犯罪嫌疑人问狱警“她怎么吃饭?”姓徐的狱警说“让她象狗一样吃”。

在大连教养院期间,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当时教养院院长郝文帅在台上说:“你们不吃饭,我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给你们灌食,象牲口一样对待。”

韩姓大队长指使犯人把谢德文手、脚、四肢铐在四个床头,床上五块木板,后来她说:“撤掉两块板,脖子一块,脚一块,臀部一块。每天除了三次灌食外,都铐在床上。”

在马三家被酷刑折磨,生不如死。谢德文被关小号后,狱警把谢德文的双手用手铐定位,谢德文坐在冰凉的硬凳上,一个多月后才放出来;从小号出来后,又给她绑老虎凳定位四天,她的臀部都坐烂了的时候,才给她打开手铐。

这样酷刑折磨后,马三家的警察在谢德文神智清醒的情况下,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三天。注射了白色和红色不明液体,谢德文顿时就有象疯了一样的感觉。狱医陈兵和丁太勇都给她注射过不明药物。

6、两次被非法判刑 大连杨传军被迫害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杨传军,多次被非法拘禁,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半离世,终年56岁。杨传军的妻子戴芝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杨传军,男,原大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之一,被大连警方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天凌晨四点十五分,他被大连市公安人员上门非法抓捕。杨传军多次被非法拘禁,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长达九年。

三、在长期的迫害下含冤离世案例

1、一家人长期遭迫害 陕西李彩娥与儿媳先后离世

一家人长期遭迫害,大儿子被迫流离失所,二儿子被绑架构陷,陕西省礼泉县建陵镇明桥东山村75岁的李彩娥老人不断遭到警察骚扰威胁,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随后十二月十八日二儿子袁辉武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大儿媳妇张翠翠也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

李彩娥

张翠翠

李彩娥老人两个儿子袁光武、袁辉武,儿媳们及孩子都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困惑袁光武几年的偏头疼,三叉神经疼,胃溃疡,肝病,在修炼法轮功后的短短几天之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邻里相处和睦,家庭矛盾化解,夫妻和睦,老幼相融有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们全家屡遭迫害,袁光武、袁辉武都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袁光武在陕西枣子河劳教所遭各种酷刑,耳朵被殴打致失聪,两度被迫害生命垂危,才回到家中。现在袁辉武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2、南京军区苏州军分区离休干部张朝贵被迫害离世

南京军区苏州军分区团级离休干部张朝贵,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遭中共邪党迫害,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致失忆、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瘫痪在床十一年的张朝贵老人默默离开了人世,终年83岁。

当共产党大大小小的干部都贪腐,离休退休后依然占据大量社会财富为私谋利时,两袖清风的张朝贵老人用自己的铮铮铁骨锻铸了一个高洁的灵魂。

张朝贵瘫痪在床的十一年中,苏州市军队城中干休所的李萍(书记)、金琳(副书记)还违规拒报护理费,张朝贵妻子多次找到她们,却被威胁关入监狱!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464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这里收集的些迫害致死案例,是明慧网突破中共的层层封锁而得以核实的案例,远远不是实际发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上百万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各种迫害下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