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汉松被迫害 妻离子散 父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动整部国家机器对上亿的善良法轮功民众疯狂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和苦难。湖北黄梅县法轮功学员黄汉松原本幸福和顺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老父亲黄华仙也被迫害离世。

黄汉松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按照真、善、忍标准指导自己修炼,做好人,人生观、世界观都有很大的改变。黄汉松的脾气变好了,处处为别人着想,看轻得失,懂得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教导子女也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到哪都做一个好人。

黄汉松的父亲黄华仙老人,以前百病缠身,患有高血压、肾结石、风湿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特别是支气管炎,每天咳嗽不止。一九九七年,黄华仙老人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神清气爽,百病消除,脾气也变好了。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更好的人,待人和蔼可亲,深得远近世人的称赞和尊重。

一、 黄汉松被迫害致妻离子散、孩子们被迫辍学打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派出所警察多次闯入黄汉松的出租屋,抢走大法书籍一套、炼功磁带一套、炼功点洪法旗帜一幅等。强迫黄汉松到指定地点(七一七研究所)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迫写所谓的“三书”。黄汉松到省政府和平上访,被四人一组的武警扭送到某黑监狱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四年,黄汉松在武汉市洪山区紫菘花园开了一个小商店,夜晚给纳凉的民工放真相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一天,户籍警郑云带保安佯装查消防,到黄汉松店里东瞅西瞧。第二天中午,一辆黑色桑塔纳车停在门前,从车里下来几个便衣。其中国保韩玉高带队,户籍警郑云带路,还有女“610”人员,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闯入黄汉松家商店翻找,抢走了黄汉松的所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真相光碟、MP3等。

当天下午,黄汉松被绑架到关山派出所非法审讯,晚上被强行送到洪山拘留所,遭受精神与身心的双重折磨,人格受到侮辱。家里商店无人看管,孩子的生活没有着落。

黄汉松的妻子受不了中共邪党打击及娘家亲人的压力,撇下三个孩子离黄汉松而去。黄汉松的大女儿从此辍学,跟人出外做童工来补贴家庭。当时小女儿和儿子还在小学读书,中共警察、“610”、街道办居然把黑手伸到学校,恐吓黄汉松的孩子,黄汉松的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与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

黄汉松被非法关押在洪山拘留所期间,多次被非法提审问话,遭受非人的折磨和侮辱。亲人探视权被剥夺。

黄汉松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五天,洪山分局警察、“610”通知了黄汉松当地政府,企图把黄汉松劫持回老家继续迫害。当天来了黄梅镇副镇长、派出所长、胜坡村长等五、六人,软硬兼施,要带黄汉松回老家。后在没有任何证明收据的情况下,被勒索现金1500元方肯罢休。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武汉市洪山法院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黄汉松到法院附近,声援被非法开庭的法轮功学员。黄汉松被国保跟踪到新竹路农贸市场旁,他们拦住黄汉松和妹妹开的三菱越野车。他们怀疑黄汉松录了像,未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将车扣押。黄汉松和妹妹当天被绑架到关山派出所。黄汉松妹妹被非法盘问十多个小时后才回家。

黄汉松被国保队长韩玉高、国保蔡建设等非法审讯。黄汉松被强行推扭非法照相、按手印。警察非法给黄汉松戴手铐,深夜又将黄汉松一路戴手铐,绑架到黄陂六指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在看守所期间,黄汉松遭受了非人的待遇与折磨,多次被非法提审,被嘲笑辱骂等,被剃犯人头,被非法强行抽血,不许亲人探视。在他被非法关押期间,关山警察带了一帮男女年轻警察非法提审黄汉松,扬言要把他送去劳教,强迫黄汉松在一张纸上签字,黄汉松拒绝。

在黄汉松被绑架的当天,另一帮警察到黄汉松的商店里翻箱倒柜,把黄汉松大女儿租住的一间车库门锁也砸了。非法抄走了台式电脑两台、袖珍电脑一台、打印机多台、大法全套书籍两套、刻录机一台、手机两部、MP4一部等。

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黄汉松被弟弟交了2000元现金保释回家。

自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后,居委会不法人员和户籍警察郑云不断骚扰黄汉松。他们威胁房东与黄汉松终止租房合同,黄汉松的商店被迫关门,黄汉松的孩子们被迫辍学打工。从此,黄汉松居无所定,流离失所。

二、 黄汉松的父亲黄华仙老人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四年七月,七十多岁的黄华仙老人被恶警从家中绑架,在某黑监狱被强行洗脑一个月。不让亲人探望,整天被两名包夹看守,上厕所都有人跟随。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迫写“保证书”。

二零零八年元月八日,黄梅县国保大队、“610”、黄梅镇派出所等一伙恶人开着三、四辆警车,又一次将黄华仙绑架到十里铺拘留所。家里被翻的七零八落,连猪圈牛棚都翻遍了,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籍、炼功磁带、真相资料。黄汉松收藏的一套第四套人民币纪念版,被抄家后也不翼而飞。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也就是黄华仙老人离世的前三天,被黄梅镇派出所、“610”、胜坡村村委会联手骗至胜坡村支部,开全村党员会,对黄华仙老人进行所谓的揭批,极尽侮辱他。黄华仙老人精神遭受严重打击,致使高血压复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黄华仙老人含冤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黄汉松回老家看望母亲,在赶回武汉刚出门后不久,黄梅县公安局一伙警察闻讯,又一次闯入黄汉松家,骚扰他的老母亲。当时家里只有七十多岁老母亲一人,这伙警察强行翻箱倒柜,并且威胁恐吓。把黄汉松房里一张印有真、善、忍的年画抢走了。

黄汉松的老母亲被吓的三天卧床不起,无人照料。从此,老母亲的双手不听使唤。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