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遭山东女子监狱迫害 毕建红健康严重受损

Print

【圆明网】毕建红女士,是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山东省女子监狱两度被迫害生命垂危,回到家。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毕建红第三次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目前,两年多过去了,她被迫害的坐轮椅,每天被强制灌食三次,家人担忧她的健康。

身体受损 坐轮椅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烟台市福山区公安分局河滨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从被绑架那天中午开始,她就没吃饭,身体极度虚弱。明知道她身体各项指标都不好,狱警还虐待她。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毕建红第三次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此后毕建红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毕建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毕建红的母亲去监狱探望她,狱警说,毕建红的腿不好,坐轮椅。但接见时,毕建红不是被用轮椅推出来的,而是被人拖出来的。

毕建红的母亲隔着玻璃,看到女儿被拖出,还没拖到位,警察就对她母亲喊,你走吧,她过不去。老人见状,心如刀绞,这么短时间,女儿就被迫害成这个样子了。老人喊着,我要与女儿说话!

毕建红被拖到位时,瘫坐在地,无力站起,老人喊道,把她拉起来,狱警把毕建红拽起,按到凳子上。毕建红告诉母亲,她们把她放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睡,致使两腿失去知觉。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前,从山东省女子监狱传出消息说:毕建红多次被带到监狱医院。每天狱警要给她灌食三次,已经两年多了,她仍坐在轮椅上,被推来推去,看管她的犯人不允许任何人跟她说话。

此前,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毕建红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后,分别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间和二零一一年一月至同年五月间,遭极度酷刑折磨或打不明药物后,曾两度被迫害生命垂危,监狱推卸责任,被接回家中。

三年冤狱关押 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毕建红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在非法关押期间,不让睡觉,被拳打脚踢、暴力逼供。毕建红还被直接绑在椅子上灌浓盐水,后来,又把她双手反绑,吊在高高的暖气管道的横梁上,两脚几乎无法着地。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毕建红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个半月时,被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毕建红被劫入山东省女子监狱。当晚,毕建红就被劫持到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集训队进行迫害。在那里,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就对毕建红车轮式的灌输歪理邪说,因她拒不接受“转化”,她们就用罚站、不让睡觉、打骂等恶劣手段,企图让她屈服。

毕建红一直拒绝“转化”,于是迫害开始步步升级。

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的一天半夜,由邪悟者乔瑞梅带领五、六个人,把毕建红打得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

毕建红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在监狱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她只能采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

那时,正值冬季,在零下十多度的寒风中,监室开着窗户,她们不让毕建红穿棉衣,强迫她坐在阳台上挨冻。毕建红不但要承受着绝食、灌食的痛苦以及严寒的侵袭,还要承受狱警与其操控犯人的拳打脚踢。她常常被打的浑身疼痛,睡觉都不敢翻身,实在承受不住,就喊“法轮大法好”,受狱警指使的犯人用冰凉的水往她的脸上泼,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浑身冰冷。

从那时起,每天早上五点半,毕建红就被拖到阳台受冻,直到晚上十二点。由于她没吃没喝,又不让穿棉衣,整个人都要冻僵了。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慢慢毕建红被折磨得皮包骨,心脏也不行了,她们看她实在支撑不住,只能送她去医院了。

毕建红身体稍有好转,她们又开始迫害她。一顿毒打后,毕建红被强迫整天站着、不许睡觉。毕建红的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无法长时间站立。她们就用椅子在毕建红四面挡着,椅子上坐着人压着,用椅子专门顶着她膝盖,就这样,强迫她整天站着。

长期被罚站,毕建红小腿肿的比大腿还粗,上厕所都无法下蹲。有一次,毕建红拒绝穿囚衣,十多天里,她被扒光,仅着内裤。

看到毕建红拒绝“转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些监狱操控的打手们就更加疯狂,邱秀欣带头施暴,十几个犯人把毕建红打倒在地,踢嘴、踩头、鞋底抽脸、踹前胸、掐脖子,毕建红的头发被大把大把薅掉,满身满地都是。

一顿毒打后,还不让毕建红睡觉,几个犯人闵惠荣、何福香、王春艳、徐永卿、刘秀云等轮流倒班看着她。毕建红一打盹,她们就用风油精给她满脸抹,毕建红的眼睛被抹的火辣辣的疼。何福香还从厕所拿来一桶污水放在她跟前,说,再打盹,就把头按到污水里。

这样,不吃不喝不睡,一直持续了四天,她们看毕建红熬的不行了,第五天下午,要送她去医院,被她拒绝。她们就把毕建红强行在地上拖着,一直拖到车上。毕建红后背被磨破,血水直淌,左眼也被打的瘀血,乌青一片,看不清东西。

酷刑演示图:“拖拽”

来到医院,从早上六点一起床,她们就让毕建红坐在小凳子上,稍一靠着床边,就一阵拳打脚踢。来医院的路上,毕建红后背被磨得血肉模糊,天热出汗,后来就发炎、化脓感染,流出的脓血水把衣服都粘住了,刘新颖把她粘住的衣服使劲揭开,再使劲拍后背的伤处,使衣服再被脓血水粘住,那真是钻心地疼。

有的时候,刘新颖还用脚使劲踢毕建红,边踢边恶狠狠的说: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活受罪,叫你死不了,活不成,生不如死……

有时打累了,刘新颖就用脚使劲踩毕建红的脚趾。不久,毕建红左脚中趾被刘新颖踩破、皮肤腐烂。刘新颖边踩腐烂的中趾,边恶狠狠的说:十趾连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后来治疗时,医生说,毕建红后背的伤口烂的肉都发绿了。打了很长时间吊瓶才好,中趾的伤,半年多才恢复,现在还有伤疤。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毕建红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山东省女子监狱怕承担责任,才将其送回家。

仅四个月关押迫害 再度生命垂危

毕建红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烟台“610”在得知毕建红身体恢复后,伙同山东省女子监狱企图对她“收监”继续迫害。毕建红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晚,毕建红在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上午,山东省女子监狱恶警驱车赶到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二马路派出所,将毕建红“收监”,劫回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到集训队后,在薛彦勤、徐玉美、孙晓莉的怂恿教唆指使下,犯人百般的折磨毕建红。她绝食抗议、抵制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被摧残致奄奄一息时,被送到医院。

不知医院给她打了什么针,打上后,毕建红浑身难受,不能行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家人去看望她,看到她整个人已脱像。毕建红身体稍有好转,又被继续施加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监狱突然电话通知家属,毕建红生命垂危,被送进济南警官医院抢救。

此时,毕建红人已脱了相,不能进食水,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家人要求放人。狱方说已与烟台“610”联系过,烟台“610”不同意收,并说就让她在医院呆着继续给她打针。

毕建红的母亲向山东省政府、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邮寄了举报信,揭露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毕建红的情况。毕建红的母亲最后在举报信中说:“我每天都在以泪洗面,想到她在监狱里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我希望善良的人能够帮助我们,我知道人世间善恶一定会有报应,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人不是已经出现很多恶报了吗?”“我不能失去我的女儿,我的外孙女也不能失去她的妈妈,望善良的人救救我的孩子!”

二零一一年五月左右,山东女子监狱将生命垂危的毕建红送回烟台家中。

毕建红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制作、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澄清事实符合中国宪法。如今,善良、正直的毕建红第三次被劫入山东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坐轮椅,每天被灌食三次,两年来,可想她遭受的折磨。由于监狱封锁信息,目前毕建红被迫害的详细信息有待查证。

山东省女子监狱
邮寄地址:山东济南高新区孙村办事处822信箱111分箱
邮编:250000
电话:0531-85838066
监狱长:李厥瑞
监狱政委:陈惕路、韩春茜
狱政科
电话:0531-85688205
十一监区
电话:0531-85838310
监区长:李慧菊
副监区长:徐玉梅(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教导员:鲁世霞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