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姚燕萍遭受的吊铐、野蛮灌食等迫害

Print

【圆明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开始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姚燕萍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额头湾洗脑班遭受迫害。

姚燕萍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姚燕萍以前脾气很不好,在单位里争名夺利。修炼后,姚燕萍不仅身体变得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唯利是图的利益之心,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修炼法轮功使姚燕萍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姚燕萍在单位上班(湖北省航运公司舵落口港埠公司),易家墩派出所警察和单位保卫科人员把姚燕萍绑架到易家墩派出所,把姚燕萍呈大字铐在派出所办公室的铁架子上。把姚燕萍的钥匙非法抢去,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大法书和弘法的照片。

派出所的警察对姚燕萍逼供,姚燕萍什么都不说。李姓警察对姚燕萍狠狠一拳头打在她的脸上,把牙齿和嘴角打得鲜血直流。第二天下午四点,姚燕萍从派出所的值班室走脱。后来姚燕萍在网上被非法通缉。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姚燕萍在沿江大道山海关刷“法轮大法好”标语,被绑架到四维派出所。第二天被江岸区“610”人员非法送到江岸区检察院院内的“洗脑班”迫害了五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七日,姚燕萍被非法送到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一进去,就被强迫脱光衣服,拳打脚踢,打耳光,被非法关在310监号。姚燕萍一直没有报姓名,狱警刘连珍教唆在押人员打姚燕萍,要她报姓名,后来警察把在押人员的钱都收走,逼迫她们打姚燕萍。

晚上姚燕萍炼功,狱警把她反吊铐在监号的铁门上。她人被铐晕了,一直被吊铐了七天。在监号姚燕萍不背监规,每天被罚站,晚上不准睡觉,双手在背后被反铐。在大热天不能洗澡、不能换衣服,她双手被反铐了一个多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一年七月,她在监号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开始刮书页子,一直到晚上,不做完不准睡觉,每天强逼劳动十几个小时。姚燕萍每个星期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反映被非法超期关押的情况,没有回复。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姚燕萍在监号里绝食了七天,狱警刘琴教唆外劳人员把她从监号拖到一个空监号里。十个外劳人员把姚燕萍按在木板上,用竹尺撬开嘴,给她强制灌食,把姚燕萍的牙齿全部撬松了,鲜血直流,也没有灌进去。后来监狱把江岸区“610”找来了,对姚燕萍说:“你没有报姓名,我们把你查清楚后,就送你去劳教。”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三日,江岸区“610”人员来把姚燕萍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何湾劳教所体检,查出她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不收,他们把姚燕萍又送回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江岸区“610”人员把姚燕萍送到四维派出所,打电话通知家属接她回家。那时姚燕萍已被非法羁押十个月。在非法羁押期间,湖北省航运公司舵落口港埠公司非法开除了姚燕萍的公职。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姚燕萍在杨杈湖马路上走路,被武汉公安一处警察绑架到青岛路八号,第二天被劫持到沿江特一号。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姚燕萍被非法送到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每天她还要被公安一处人员非法提审,前后被非法提审二十几次,警察逼姚燕萍说出真相资料来源、资料点和人员情况。姚燕萍不配合,什么都不说。

二零零三年三月,姚燕萍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送到武汉市荷湾劳教所。在何湾劳教所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拒收,姚燕萍“保外就医”回家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九日,姚燕萍被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姚燕萍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野蛮灌食。在洗脑班没有自由,每天由包夹看着,逼着她看诽谤大法的邪恶东西,还逼她写体会、写“三书”,姚燕萍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五年八月,洗脑班让被非法关押的人都走完了,姚燕萍还被多关押一个月。后来姚燕萍跟他们请半天假,回家里办事,才走出了洗脑班这个魔窟。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在东西湖吴家山姚燕萍母亲家,姚燕萍被硚口区“六一零”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他们非法抄了姚燕萍的家,把她儿子的电脑劫走了。她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才回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