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信仰 锦州马立光屡遭绑架关押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年已七旬的法轮功学员马立光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曾五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拘留、四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被勒索罚款2、3万元,被迫流离失所。在二零一二年的一次被迫害中,马立光的几颗牙还被打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公安局恶警、国保大队肖忠影、毕士君、张士春、冯贵方、王伟静、曹鹏等人紧跟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

被打掉了几颗牙

二零一二年三月,马立光被黑山县公安局绑架,劫往锦州拘留所。由于马立光不配合恶人,警察马新华把马立光拽到厕所,把她打倒,又用脚踢她的头,打的马立光两眼发黑。第二天早上起来,马立光的头肿的很大,眼皮都青紫,张不开嘴,吃不了饭,浑身疼痛。

半个月后,黑山分局非法判马立光劳教一年。在劫持去马三家劳教所的路上,恶警曹鹏大打出手,把马立光按在车上,另一个人也帮忙,把马立光打的昏死过去,还打掉了几颗牙齿,造成马立光的上半口牙全活动了(到马三家牙床都烂了,共掉了九颗牙)。马立光身体无力、呼吸困难,没有了知觉。一个警察说:“停车,快停车,把车门打开。” 曹鹏说:“她是装的。” 马立光想:他们太没人性了,我一个老太太就想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遭到如此的毒打。今天我要不醒过来,他们一定会说突发心脏病死的。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他们打死的。

检查身体是迫害人

到马三家检查身体,马立光不配合。一个姓翟的狱医非常恶,当着马三家警察说:“这个人不好管,将来一定会给你们所里找麻烦。”然后警察用胶带把马立光的嘴给缠住,叫四个男警拽着她的手脚,连抬带拽。到四楼时,把马立光的棉袄、裤子都拽掉了。他们还用恶言诽谤马立光。

酷刑演示:顺地拖着走

第二天早上起来,马立光腰疼的厉害,经检查是腰脱。马立光被他们硬抻的翻不了身,不能走路,上下楼、吃饭需两个人搀着。每天几个恶警轮番对马立光施加压力、“转化”。精神的恐惧、心里的压力、紧张的气氛,使马立光血压高190、低110,鼻子出血,又出现了脑血栓症状。

一个狱医非常邪恶,配合恶警迫害马立光,她几次在输液上做手脚。有一次不知道给马立光输的什么药,一会儿,马立光就觉的脸、嘴唇发麻、冷、心哆嗦,身体往起颠。马立光喊:“你给我输的什么药啊!”马立光就把药针拔了,被送去医院抢救。每天叫马立光含大量的救心丹,心脏受到严重损伤。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从那天起,马立光就生不如死,觉的痛苦极了。每一分钟都在受煎熬,站不住、坐不下,每天还要被逼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声音非常大。坐小板凳不让动。白天黑夜,马立光不知道昏死过多少次。

因马立光不放弃修炼真、善、忍,恶警不让她家人见面,给她非法加期。有一天警察张磊把马立光找去,进屋一看,屋里有十几个警察,他们早已准备好“三书”放在桌子上。其中一个警察上来把马立光的左手铐住,另几个人按拽着马立光的右手按手印。

家里亲人见不到马立光,每天以泪洗面。老伴去马三家接马立光,他们不放人。马立光出劳教所时,去了十几个人接她。马立光女儿看到她时,哭着说:“妈,我们都没成想你能活着出来。都知道马三家非常邪恶。”

再遭迫害:流离失所、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马立光在农村集市上发放神韵光盘,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遭受严重迫害。因马立光不报姓名,晚上把马立光送县国保大队,从电脑上查到了马立光的名字、电话号码。王伟静带着几个人去非法抄家,当时马立光出现脑血栓状态。他们勒索马立光女儿一万元钱,把马立光接了回去。几个月后,把钱又退回来,说要给马立光判刑。马立光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晚七点多,马立光被黑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娓静等多人在沈阳跨区绑架。这些人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将马立光劫入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警察将构陷马立光的材料移交到黑山法院,马立光的家属聘请了律师。同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律师到黑山法院办理了手续。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律师到锦州看守所会见了马立光。后马立光被非法判刑半年。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