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护士:法轮大法让我充满希望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一年中国新年到来之际,瑞士法轮功学员丹妮丝表达了自己的感恩:“我很感谢师父,让我能够有信仰,能够有勇气在困境中继续前行。”她感叹:“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的话,我觉得应该如同在地狱一般,我会被我的情绪掌控,我根本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活在这个世上。因为科学也证实,当人们的情感受挫时,防疫系统也会减弱。”

丹妮丝是一位特别护理的护士,“当我得知我负责护理的那位老人被确诊患有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时,我没有害怕。当时我们护理站所有人都必须接受测试,我非常确信我没有被感染。我也告诉主管,我可以护理那些被确诊患有武汉肺炎的病患,对我而言这毫无问题。”电话的那头,丹妮丝(Denise)平静的讲述着去年深秋,她所面对的中共病毒的侵害。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仍然能感受到她的平静和笃定。

找到内心的恐惧 时时为他人着想

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丹妮丝回忆道,当二零二零年三月,中共病毒刚开始在瑞士肆虐时,她非常羡慕那些可以在家工作的人,可是身为护士的她,不但居家工作绝不可能,还得在工作中面对被感染的高风险。因为她护理的是那些需要帮助的失智老人。他们不能佩戴口罩,也无法采取自我防护措施,甚至都无法表述自己的不适。对丹妮丝和其他医护人员而言,他们被传染的危险性极高。而且除了日常护理还得密切注意这些老人们是否有受感染的迹象。丹妮丝当时也感到过害怕。

雪上加霜的是,她也出现了咳嗽等典型的症状,虽然测试结果是阴性的,当时的她已经修炼法轮大法十年了,在修炼后曾经很情绪化的她变得越来越平静,越来越能享受平和的心态,面对问题和冲突,她不再选择逃避,而是将其看成是进一步提高、改善自己的机会。

因此她决定直面自己的恐惧,不让恐惧主导自己,而是找出惧怕什么,这惧怕又是从何而来。她表示,因为修炼大法让身为瑞士人的她,对中国的文化传统非常感兴趣。在一些关于中共病毒的报道中,她读到一些中国传统故事,得知历史上就有很多心地善良的人在瘟疫中一心照顾病人,为别人付出,可是自己却安然无恙。她想到自己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恐惧:“中国的神传文化中就告诉人们善恶有报。而法轮大法正是教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假如我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也是让我有机会能够找出自己的不足,能够修正改善自己。对我而言重要的是,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看自己有什么问题才造成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还发现了自己害怕是因为:“我想要自己过得好,要我的小女儿,先生,我的家人过得好。但是我也应该想到还有其他人,他们或许也需要我的帮助。我应该不计回报的付出。”她开始身体力行,在工作中更多的为他人着想。

虽然保持社交距离可以减少感染的机率,但是丹妮丝想到那些失智的老人无法与人沟通交流,拥抱或搀扶对他们而言是仅有沟通的方式,所以她会时不时的抱抱他们。“他们也非常孤单,我把他们看成是我的父母长辈一般,尊重他们,照顾他们。”

在护理工作中做到真善忍

丹妮丝也非常细心地观察他们的情况。正是因为她向医生建议及时,才让那位没有明显症状的老人被确诊感染中共病毒,并因此查出该护理站有二十七人确诊。而丹妮丝自己的测试结果,正如她所料,是阴性,同样结果的在该次检测中仅有三人。最先确诊的老人在两天后就去世了,护理部的医生感谢丹妮丝的及时发现,让整个护理部得以彻查,及时避免了蔓延的严重后果。

也因为中共病毒的影响,常会因为有人在隔离期护理站人手不足,而且工作人员也常常会感到劳累,害怕等。为了让同事能够得到休息,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丹妮丝,从早上七点一直工作到晚上五点,十个小时连轴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主管会对她说“你可要休息啊。”她表示,累的时候就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会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这样保持平和的心态。

而这对她而言非常重要:“良好的心态是保持祥和的关键。因为当我平静的对待事物时,我会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所发生的。我尽量保持正面的想法,不受自己的情绪及外界的影响。我不去考虑说这个过程当中我会不会也被感染,重要的是,我将它看成是一个可以提高改善的过程。看我在困难的情况下,如何继续做到真、善、忍。”

“法轮大法让我每天都能感到坚信和希望”

“如果不修炼的话我会感到深深的绝望,虽然现在的情况还是非常严峻,但我心中充满了希望。法轮大法让我每天都能感到坚信和希望,这也会影响我的环境。”在元旦前夕,丹妮丝以前工作过的护理站主管,希望她能再次去那里工作,因为感到她正面友善的处世态度,给大家的帮助很大。

丹妮丝也在和同事及亲朋好友的交谈中发现,经历了中共病毒的重大影响后,人们对中共的认识越发的清晰,也更能接受揭露中共真相。丹妮丝希望这些真相也能给在这场肆虐全世界的瘟疫中承受痛苦压力的人们带来一些希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