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周国强被非法关押两年 疑被配血型

Print

【圆明网】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周国强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被武汉国安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经快两年了。近期获悉,周国强被全身检查,被抽血、抽骨髓检查,疑为配血型。因为多年来曝光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说明中共有庞大的活人供体器官库。

法轮功学员周国强,男,五十多岁,原赤壁市工商银行职工。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他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了很多酷刑折磨。

一、在看守所被抽血、抽骨髓等全身检查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刑侦警察,联合武昌区余家头和水果湖派出所、国保、特警,闯入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绑架周国强等六人。

随后,周国强等被劫持到余家头派出所,铐在铁椅上非法审问,遭到毒打,刑讯逼供,又强迫做身体检查,抽了几百毫升血,检查肝、肾、心、肺等功能,还做了眼科检查,说是检查眼角膜。这些检查,很可能都是为活摘器官准备的(参见《专题: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周国强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青菱看守所(位于武昌白沙洲农贸市场附近),后又转至蔡甸区红庙看守所,目前,又转到青菱看守所。据说,在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编了号,不判刑、也不释放。

市六一零头目黄孝军具体负责迫害周国强。目前得知,因表明被非法搜缴到设备与其他人无关,周国强现被与其他人分开,单独关押。又因周国强被强制抽血、抽骨髓,疑是市六一零头目黄孝军等准备配血型。希望正义人士关注周国强的人身安全。

二、在拘留所被迫高强度奴工生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周国强和赤壁市蒲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蒲纺公园集体炼功,被总厂公安处劫持到赤壁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这期间,他被逼迫到采石场劳动,超负荷从山上拉石头,给碎石机喂石头。有一次,他被派去清除碎石机漏的石灰粉,小屋里仅容一人和装石灰粉的小推车,头顶上的碎石机疯狂的叫着,石灰粉不停的往下掉,飘得满屋都是,呛得他差点窒息。憋不了一分钟,他就要赶紧跑出去换气,粘在身上的石灰也不知有多厚了。他不停的装石灰,又不停的一车车往外拉,累得筋疲力尽,没有一刻休息的权利。

日落西山,他们排队下山,在一口小泥塘洗澡,泥塘的淤泥都快到膝盖了,臭气熏天。晚上吃干饭,二、三两,外加几根萝卜丁。本来吸了一下午的石灰粉,喉咙呛得象火烧,这一下吃的干饭,加上带辣味的萝卜丁,喉咙疼得象刀割。

三、在赤壁市看守所遭多种酷刑折磨

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期满,周国强不但没有回家,却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关押。

刚进赤壁市看守所的人,都要“走过场”,如名曰“吃馍”、“竹笋炒肉”、“弹钢琴”、“开飞机”、“背宝剑”等,都是整人的残酷土刑。“号霸”(狱警指派的那些有钱有势的管号子的人)叫他靠墙站着,背后垫一杯子之类的东西,叫“号子”里每人给你当胸一拳,或叫一人朝着胸口飞踢一脚,这叫“吃馍”。“吃馍”者往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

无论酷暑严寒,扒光衣服洗澡,先擦一遍肥皂,再叫靠墙蹲好,把后脑勺按到墙上贴紧,一人端水从头顶往下淋,非常缓慢而又连续不断。水在流过鼻梁的时候,会形成一道“瀑布”,把两只鼻孔与嘴巴整个盖住,等于堵死了气孔,马上憋得要死。要是挣扎的话,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拳脚,只好大口大口的吞气,到最后一缸水淋完了,肚子也喝饱了。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号子”的过道上跪一长排,用细长的竹条死劲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是裸露的肉体,那种钻心的疼痛有如蛇咬,如毒蜂刺,有的疼得在地下翻滚,这就叫没有内伤的“竹笋炒肉”。

狱警把周国强的手用手铐铐住,一只手从背后往上,一只手在胸前往上,二只手铐在一起,这就叫“背宝剑”。

四、在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和沙洋七里湖劳教所被残酷迫害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周国强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后来被转至沙洋七里湖劳教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周国强被劫持到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向阳湖农场,周国强被逼参加“军事训练”,被逼做奴工(挑塘泥、搞基建、在砖厂和塑料袋加工厂劳动等),利用这些不要一分工钱的劳力,没日没夜替私人老板加工创造高额利润。劳教所大队长金世勇(已遭恶报被判刑),副队长胡开颜(已遭恶报被判刑)看到他不“转化”,咸宁官埠桥劳教所就把他转到沙洋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周国强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在劳教所,周国强被迫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白天挖池塘、挑水渠,晚上逼迫他看些乌七八糟的电视录像,后来竟然放黄色录像,他坚决抵制。后来,他拒绝出工,要求无罪释放,警察派犯人每天把他拖到田地,有时被铐在田埂的树上,日晒雨淋一整天。晚上,背“宝剑”(背铐),再用高压电棍电他的耳根、脚后跟,甚至捅到嘴里电,威逼他干活。

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法轮功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周国强拒绝“转化”,被关进“严管队”,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每天由“特警队”指挥进行强化“训练”。每名法轮功学员由一名犯人包夹。每天四五点统一起床,九个班轮流上厕所,每个班五分钟,每天上午只有这一次的“方便”机会。由于坑少人多,加之时间短,往往刚蹲下来,大便都没有解干净,下个班就进来了,肚子就要胀一上午。

天没亮,法轮功学员就被迫围着操场跑步,跑的过程中,还要不停的唱恶党的歌。声音小了或没唱者就要罚唱一早上。这样跑到吃早饭。八点左右开始所谓的“训练”。先是站军姿,要求身子站的笔直,两大腿绷紧,两腋夹紧,警察在背后突然猛踹你的腿窝时不能弯,中指紧贴裤缝,中间还要夹根草,草不能掉,还要面对着强烈的阳光,眼睛不能眯。否则就要受惩罚。有一次周国强因没站好,被特警姓郭的队长拉到值班室用电棒电了好一阵。

站完了军姿接着蹲军姿。右腿脚尖蹲着,脚跟抬起,屁股坐在脚跟上,左脚朝前弓起,身体正直,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踮着的右腿上。身体不能晃动,否则背后的警察就要猛踹一脚,还要延长时间。不到十分钟腿就疼的钻心,法轮功学员都要强迫蹲一小时以上,好多法轮功学员的腿都蹲肿了。每天都要跑步,有时一直跑到吃中饭。跑的过程中还要不停的喊口号唱恶党歌曲。还有什么“蛙跳”、“鸭子步”、“俯卧撑”等等迫害人的手段。

中饭在露天吃,再热的天也是这样。每天中午背劳教所的监规,要大声,否则就要受惩罚。下午强迫去听诽谤法轮功的造假言论。晚上“坐板”看中共谎言电视至十点多。睡觉前再次“严管”。所有白天什么被子没叠好的、唱歌声音小的、进门忘了喊报告的、特别是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问候甚至是递了眼神的、抵制迫害者,统统被迫“严管”,就是重复白天的强体力活动,而且强度还加大。

在被迫“严管”中,警察拿着电棍跟在后面,把电棍弄得“叭、叭”直响,谁动作慢了电谁。警察折腾够了,自己也累了,就限定法轮功学员们在十秒钟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床,谁要是跑慢了,接着“严管”,而且不准擦洗身上的汗水。刚合上了眼,朦朦胧胧的时候,又听到起床的哨子了。又接着开始了第二天的所谓“训练”。周国强在这个严管队集中营呆了两百来天。在沙洋劳教所,周国强由于拒绝放弃法轮功,被无理加期半年劳教时间。

参与迫害的狱警有:张修平、田明、何伟、魏鹏等。

相关责任人信息
1、黄孝军,武汉市610头目,具体负责迫害周国强。
2、曹裕江,武汉市政法委书记
3、邹耘,武汉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4、罗平,武汉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
5、宋丹,武汉市政法委纪检组组长
6、唐宗元,武汉市综治办主任
7、向佐明,武警武汉支队支队长
8、周滨,武汉市综治办主任
9、崔正军,武汉市维稳办主任,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10、殷玉梅,武汉市防范办主任,027-85481689
11、陈仕国,武汉市防范办副主任,027-82402903
12、邓文武,武汉市610主任,027-82863396、027-82402420、13317199999
13、李义龙,武汉市公安局局长,027-85876666
14、夏建中,武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15、谢清运,武汉市国保支队支队长
16、朱新钢,武汉市国保支队政委
17、刘南华,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处长
18、焦健,武汉市国保处副处长,027-85393567
19、蔡恒,武汉市国保处大队长,027-85393569、027-85864400、18571567176、13971015811
20、李君(女),武汉市洪山区610主任,027-87678117
21、岳朝霞(男),武汉市洪山区610副主任,13995641377
22、黄晓屏,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局长,027-85394488、(宅)027-82439257、13871034227
23、鲁文德,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政委,027-85394498、(宅)027-87488366、13317152391
24、罗敦礼,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3371752568、(宅)027-85782215
25、姚静,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15608629886、(宅)027-67884271
26、李宏文(从西藏调来),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027-85394578
27、看守所电话:027-87391933
28、付斌,武昌区检察院检察长,027-88132000 、027-12309(检查服务热线)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陆家街299号,邮编:430000
29、张修平,沙洋劳教所大队长
30、田明,沙洋劳教所科长
31、何伟,沙洋劳教所警察
32、魏鹏,沙洋劳教所警察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