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把遇到的不公当作心性关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们好,

在我八岁的时候,非常荣幸地第一次阅读了《法轮功》这本书。之后,我父亲在书店购买了《转法轮》,令我得以拜读。从那时起,我心中毋庸置疑地认定:这就是宇宙的真理,而当时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已经散布了许多污蔑法轮大法的谎言。

虽然当时自己想全身心来修炼大法,但进步不大。我没有多学法,尤其是在学校学习期间,更没有做很多洪法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多学法,所以一再犯错误,经常对自己感到失望。在这一生中我很容易的得到了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缘分,但我长大后回想起自己并没有充分珍惜。对于师父一次又一次给我的所有机会,我永远无法表达足够的感激之情。现在开始,我想全心全意地珍惜师父所给的时间,并尽我所能,不再错过任何机会。

学会把遇到的不公当作心性关

当我12岁的时候,我经历了第一次记忆中的心性关。那时我在学校有一位宗教老师,每月都会讨论各种主题。我利用这个机会,根据不同的主题,分享我从大法中获得的理解认知,例如做坏事得到业力,或转世轮回等。

我的老师对我的分享并不是特别满意,这些观点对他来说很陌生,所以他不再让我在讨论中说话,尽管我的同学喜欢听我说。但不管如何我有时还是会说出自己的意见。在学期结束时,他想在我的成绩单中给我一个低分。然而,我在其它科目上都做得很好。

我的母亲在父母教师会议上和他谈起了法轮大法和我的报告得分。最后,他同意给我一个取得更好成绩的机会,如果我参加考试,我必须学习更多的学科。我觉得这非常不公平。我的父母问我是否想这样做。他们提醒我,作为一名学生我应该尽力而为,并问我想要给人怎样的印象。所以我开始学习额外的学科,虽然这些科目对我来说并不难,但我很难放下对这种所谓的“不公正”的怨恨。

我想起师父在《精进要旨》中“境界”这首诗:“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

我意识到我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但还是平静地参加了考试。当看到我能够回答所有问题时,老师很惊讶并且说他别无选择,只能给我一个非常好的成绩。不久之后,他转到了另一所学校。我感到很失望,并告诉我的父母,他再也无法让我感到更烦恼了,所以我可以毫无问题地完成下一学期。 他们笑着,开玩笑地问我,接下来六个月在课堂上会做些什么。

我在那个层面上明白了心性关是什么,如果能够克服它,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但是有许多不同类型的心性关,并非所有测试都这么简单,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变得越来越复杂。

在学习结束时,我在大学里获得了一份好工作。我的新工作团队由大约20人组成,其中包括我在内的一小组人员由我的老板直接领导,整个部门由学院负责人领导。

当我开始工作时,我的老板同意学院负责人的意见,我应该把我的工作时间一部分用于项目,一部分用于教学。之所以有这些教学时间是因为一位同事想要休产假,减少了工作时间。

然而,最后这位同事辞职了,所以她的职位必须作为一个全职职位来招聘。负责教学的秘书告诉我,没有教学时间给我了。但不久之后,又出现了另一个项目,我从中得到了失去的工作时数补偿,所以我不再为此多虑了。

然而一段时间后,学院的负责人表示,教学职位尚未有人填补,他迫切需要人手临时帮助。其他人已经承担大部分工作,但由于日期上的冲突,有两周的空白。他问我是否愿意帮助。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日常工作中尽力而为,所以我同意了。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你们是人类社会的一份子,你们在你们任何的社会工作上都应该尽心尽力的做好你们应该做的一切,在哪里你们都应该是一个好人,社会上都得说你是好人。”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我后来了解到,我的老板与学院负责人长期争吵,老板感到被院长忽视,任命我的事情没有事先询问她的意见。由于我没有接受过适当的培训,她觉得让我教学是愚蠢的安排。她还担心在此期间我负责的科研项目会受到延误。负责教学的秘书指责我故意背着她,去接受她不想安排给我的课程。她将这个虚假的故事告诉了整个部门。

随后我去找她善意澄清这件事。我告诉她,我永远不会背着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因为我遵循“真、善、忍”的原则。之后她改变了她的责难。她告诉我,辞职的那位同事比我经验更丰富,但在处理教学与学生的关系上依然存在问题。我只在该部门工作了几个星期,更无法胜任这个教学,对于想要学习的学生来说,这是不合理的。然后她叫我离开她的办公室。

虽然我没有和她争论,但这件事却让我感到内心不快。她不仅没有分清事实,而且在这个新工作的头几个星期里,在我应该表明大法修炼者是好人的人面前,在我需要讲真相的人面前,让我名誉扫地。虽然我在内心知道这是对我的心性的考验,也是我应该提高心性的地方,但我心里过不去,甚至为自己感到难过。我已经准备要做一个好人,并愿意提供两个星期的帮助,但我却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在这期间,我忽略了学法,正确处理这种情况显得尤为困难。

最后,我更加深入地学法和向内找。我能看到以前没有注意到的执着心。我意识到我的心被带动了,因为这位秘书认为我没有能力去完成这项任务,这表明我没有放弃普通人想要的名声。我也意识到我仍然想避免重大冲突,而不是去面对冲突。我正在努力寻求安逸并愉快地度过难关。这是修炼者想问题的方式吗?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这篇经文中明确地讲过修炼者看问题的心态:“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不断的碰到这样的问题,不断的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断的修你自己。那么如果修炼人这样看问题,用正理修自己,你们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兴的事是不是好事呢?”

师父在《精进要旨》的“证实”中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

我办公室的其他人都能从他们的项目中得到减免工作时间来準备教学,但我得完成分配给我的项目的同时準备好教学。 我首先必须学会操作大部分设备,我必须在几周内向学生解释和演示这些设备。但是随着我多学法,我学的越多,在常人的工作中我做事就越容易,一切都可以顺利完成。无论我在那段时间做了什么,我突然成功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以友好和尊重的方式对待负责教学的同事和老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更了解部门中的其他员工。其中一个人告诉我,他一直在关注我的工作,他无法想象有人会有如此抗压力。他说如果他处在我的情况下早就放弃了。我还有两名教学助理。其中一个告诉我,她之前被告知的关于我的事情是不对的。她已经告诉她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当我需要的时候,她会乐意帮助我。在教学工作开始前不久,这位助理生病了。我想改变时间表以减少一个人的工作量,但有四个不同的人主动出来表示愿意轮流提供帮助。

因此,我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向同事们讲真相,而且几乎所有人最终都签署了一份反对迫害和活摘器官的请愿书。一些同事现在定期阅读我们的《看中国》文章,另一些同事想要学习功法。几位同事告诉我,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部门的冲突情况,但我处理的方式完全不同。我告诉他们,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才能这样做。教学进展顺利。我的老板不再生气,并称赞我,因为我的所有项目都没有延误。在很短时间内,最初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那么在常人社会中修,不是被常人社会所熏染,就是常人被你改变,肯定是这样。”

感恩师父的安排

虽然我知道师父为我们安排了一切,但我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没有很好的理解。这一点表现在,如果我不能立即认识到日常事务的重要性,我就认为自己在浪费时间。这是极大的不尊重,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我列举最近的一个例子来说明,在整个正法过程中,所有的事情是如何被细致安排的。

当我开始工作时,老板要我在医科大学注册,以便更容易地完成一个项目。这个过程耗费了大量时间,因为需要完成许多表格以及几个小时的安全培训。但是当所有这些事情都完成后,这个项目没有发生,我觉得我浪费了时间。

差不多整整一年后,我第一次收到了医科大学的报纸。我看到该杂志有一篇关于器官费用的文章,并简要介绍了非法器官贩运的主题。

我立即联系了该报的主编,询问她是否可以写一篇关于中国国家机关盗窃器官的文章,并提供有关那里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罪行的信息。她回答说这个话题很重要,她会为此提供两页。然而,她向我提出要求:因为是医科学生联盟的报纸,所以必须在医科大学注册的人才能被允许为其写文章。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什么事情哪也不是偶然的,都有两方面因素,不是来考验你,那就是为了帮你,反正两方面,你就想吧,没有偶然的。”

这种安排使大学的学生和工作人员有机会了解迫害。每件事情的发生是都不是偶然的。师父不会在正法的重要历史时期让我们白走每一步。从现在开始,我想要更加注意并真正尝试从法的角度来判断事情,以便我能充分利用这些机会。

讲真相中的特殊经历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一些讲真相中遇到的特殊经历。

有一次我在寒冷的日子回家,并且接触了一个我这个年龄的男人,他希望我为动物福利组织捐款。当时刚刚开始下雨,我真的不想停下来,但他站在我前方的路上,伸出手来迎接我。我不想变得粗鲁所以我握了握手。那一刻,我感觉全身都发出了猛烈的能量,法轮在我的下腹部特别强烈地旋转。他畏缩了一下,问我的手怎么这么热。我没有真正回答这个问题,但听取了他对动物福利计划的解释。

当他结束时,我谈到了迫害和活摘器官,并告诉他,他可以签署一份反对这些罪行的请愿书。他说,在他曾经住过的城市,他经常看到关于法轮功的信息亭,但他读过有关这种做法的负面消息。我现在明白了我的强烈感受。他已经有好几次机会让自己定位好,但没有做好。他对法轮大法的理解完全错误,这对他的未来非常危险。与我的这次相遇,对他和他所代表的所有生命来说,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机会。

我感受到了这一刻的神圣,以及在这次表面上偶遇常人背后很多生命的急切期待。但我几乎没有停下来,因为天气寒冷多雨,我不想听任何关于动物福利计划的事情。我有一种预感,我不要像常人一样思考、不要搞砸这个机会。所以,我告诉他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我告诉他这是非常好的功法,但是被中国共产党诽谤和迫害,这也是他在互联网上阅读了大量虚假报道的原因。他看到的信息亭里,每个人都会自愿花时间,全心全意地让世界了解这种不公正。他听了我的话,最后几次真诚地道歉,因为他之前不知道。然后,他签署了请愿书,并从街对面找来了他的女同事,以便让她能听到关于大法的消息。然后,这位女士也签署了请愿书。

还有一次,在实验室工作期间,我遇到了一位正在我们系写学位论文的学生。她看起来很沮丧。当我跟她说话时,她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她已经病了好几个星期了。明天她会因为可怕的喉炎去医院,这种情况不会好转。她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能待在家里,但她的同事们都远离她,我是第一个在一米内接近她的人,因为没有人想要被感染。我知道我不会被感染,所以我和她坐下来聊了起来。最后,我告诉了她关于法轮大法的事情,告诉她可以签署一份反对活摘器官和迫害的请愿书。当她签字时,我告诉她,善行会给她带来好运,并希望她早日康复。

第二天,她告诉我她没有去医院,她能更好的说话了。两天后,她的声音恢复了正常。

不久之后,我正要训练她如何使用设备。她告诉我她感到绝望,因为她应该在大学课程中获得学位,但由于政策变动,她不得不等待一整年才能完成学业。这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我听了她的话,鼓励她不要太难过,因为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情无缘无故地发生。因为她必须在下午去另一个课程,所以在尝试使用之后她急忙清理用过的设备,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告诉她我会帮助她,以便她在下一堂课之前有时间吃午饭,而那堂课一直持续到晚上。突然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她说我是这个系唯一真正的好人。她的主管从来没有帮助她做任何事情,当然也不帮助打扫卫生。在前几天,她从来没有时间在课间吃饭。我告诉她我修炼法轮大法,这就是我努力成为一个好人的原因。宇宙中的一条准则,就是善恶有报。她表示自己也相信这条准则,法轮大法一定是特别的好。

不久后,她收到通知说不需要等候一年来完成学位了。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对大法的真诚尊重得到了善报。
过了一段时间,她告诉我,她感到我是那个会给她带来快乐的人,她想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受,想了解我的信仰。我把《转法轮》交给她,告诉她这本书会给她带来真正的快乐。

以上只是我修炼以来的一小部分经历。很长时间里,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能够处理好,我需要做的更好,我也一定要做的更好。时间是有限的,需要迈出的步伐越来越大。总之,这是我们所能遇到的最大缘分。

在结束这篇心得之前,我想引用师父在《致日本法会》中的重要提示:“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圣的称号。在救众生,证实大法中圆满自己吧!”

我非常感谢尊敬的师父,以及同修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我感到非常荣幸。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