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推广中的修炼心得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些在2018年神韵推广期间的修炼心得。

神韵的推广是一个很好的修炼机会,我真切地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并安排了一切,以使我们在修炼中提高自己,在神韵的推广中成熟,并救度师父在意大利委托给我们的所有众生。

修炼环境

在修炼环境方面我非常幸运,能有一个特殊的生活環境,在得知神韵来罗马演出大约一年前我换了工作,我需要找到一个离新工作地点近的房子,同时另一个同修也需要搬迁,为此,通过熟人,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一处好房子并可以住在一起,房子很大,适合一个大家庭居住,对两个人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考虑到需求,我们决定住在那里。

几个月后我们得知神韵第一次来罗马歌剧院演出,这样那个房子逐渐变成了为准备神韵推广的主要地点,所以我终于明白了租那所房子的真正目的。师父已经安排了一切。

那段时期我正经历一段艰难的修炼过程,我的修炼状态不太好,懒惰和欲望阻止我精進,对我已经形成一个重要的障碍。我感到气馁,以为我无法克服这些困难。然而,那时正是准备迎接神韵的时候,因此,需要让神韵在意大利的歌剧院演出,在首都并且它也是当年欧洲巡演的第一个城市。我们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感觉责任很大。

项目协调人要求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弟子为神韵进入剧院做必要的准备工作,所以我们决定尽可能多地见面,逐渐到每天见面,来加强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我们学法一个小时,然后再发一个小时的正念。
鉴于我的修炼状态,很难保持这种节奏。学法不是问题,但是发正念一小时对我是一个挑战,我开始只能發半个小时的正念。这个过程非常有用,渐渐地感觉自己越来越纯净,我的空间场被清理了。但是一些深层的东西障礙著,我仍然无法发一个小时的正念。

一天,我们学《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我强烈地意识到所有的这些磨难都是旧势力紧紧抓住我的观念对我造成的干扰,这段法深深的触动了我。随后,开始发正念的时候,我决定要发一个小时正念,让自己摆脱那些干扰。一次在清理自身的前半个小时结束时,一个场景出现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山脉,就像阿尔卑斯山顶那样的灰色的山脉,坚硬的岩石没有植被。突然间,我看到那些山脉一个接一个地爆炸并粉碎成了上千块,就像在看电影一樣。这些让我陷入困境的从童年到今天被逐渐灌输的观念,我更深刻地认识到了旧势力的安排。

当我立掌时,我的背部感觉很重并微微向前倾斜。一时间画面消失,我感觉到一团黑色的业力,象一个篮球大小压在腹部,然后突然用一股很大的力量从身体里出来。那一刻,我立刻感到轻松,背部笔直,思想完全空白和轻盈,我继续这样发正念,从那时起我终于能发一个小时的正念了。

师父让我看到了我的观念,旧势力的计划,并最终将我从那些物质中解放出来。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从那时起,我的修炼状态有了极大的改善,因此我能够在被委托的任务中努力跟上其他精進的弟子。

几个月后,合同终于签了,神韵将正式抵达罗马。为了推广神韵,这期间主要协调人和其他弟子搬到家里住下。这是多麼的幸运,至今我仍然感动的这样想,师父对我们有多么慈悲,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修炼环境!

逐渐地,当地的学法也在推广期间临时挪到了我家,所以那时即使我呆在家里也置身于一个修炼的环境中。多么难以置信的运气!早上我们起来发正念,然后煉功学法。之后我去上班,回来的时候,总能看到不同的人,吃过晚饭后学法,然后我开始专心为神韵工作。来家里的同修给我很大的帮助使我更加精进,我非常感激他们。

那年第一次在意大利有三个城市有神韵演出,市场营销责任重大,压力是相当大的。这是第一次要救度一万人,但在大家的帮助和特殊修炼环境下,使我能够克服困难。

去掉对色欲的执著

修炼环境对我的鼓励和我自己感觉到的强烈的责任,使我下決心彻底地抛弃那些长期以来对我的修炼带来困难的色欲心。我在这方面非常勤奋,审视自己的每一个想法,包括一思一念。虽然在开始时我遇到了几次阻力,但没有更多去想,甚至在工作场合,原来同事之间经常谈论的这种话题也大大减少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受到了两个非常强烈的考验。

一天晚上睡觉前,我非常疲惫和困倦。突然间,许多色欲的想法开始向我袭来,我觉得自己像中毒一样,麻木,头晕目眩,仿佛身体无法控制,我真的很难抗拒。在这种混乱中,我生出了一个正念:“我要坚决拚弃这个东西,我不能屈服,我不要这些东西,我在这里是为了救人”。头脑中有这个想法,我开始发正念,我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随即恢复正常。

第二次是非常明显的干扰。在离演出不到两周时,所有参与推广活动的同修都聚集在家里学法并发正念,那个场真的很强大!突然,协调人接到神韵办公室的电话,传达师父要求罗马在同一天再增加一场节目演出。我们极度兴奋,即使离演出不到两周,我们都非常有信心,相信我们会成功。 所以突然间我们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卖掉很多门票,还得为迎接神韵的到来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这真的不容易!

几天之后,一切都确认下来的时候,推票非常忙碌,我们总是工作到深夜,但是我心里非常高兴并没感觉到疲劳,然而,有天晚上出现了色欲恶魔的干扰,就像上一次一样:麻木,晕眩,各种各样的想法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我真的很难抗拒它。这一次他们真的来势凶猛,比上次强烈得多。当我在Facebook上忙于促销时,出现了大量挑衅和诱惑的图像,它们真的想把我推下去。有几分钟的时间我咬牙坚持,试图用尽全力抵制它们,让自己记得上一次的考验并想: “我不要这个东西,不承认这种干扰,我知道你要把我拖下去以至于不能救度众生,你们想毁了我,但我不接受这一切。你们必须消失。”

凭借这种清晰思维,我开始发正念,突然间我感到自己从一种巨大的负担中解脱出来,我觉得有某种根深蒂固的东西永远消失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强大能量。那一刻,我知道我从心里彻底地放下了色欲执著!

难行能行

在演出开始前一周左右,由于安排上的一些变化,我被要求承担安全工作。这对我来说是一项新任务,在一周之内就要必須做好准备,还要安排其他两个城市的推票,我感到压力很大。

神韵艺术团在演出前一天晚上抵达,由于没有很多汽车可供使用,我就开始给艺术团的司机和技术人员带路,在大客车停车场,酒店和剧院前后往返多次,从艺术团下午到达直至凌晨3点左右。所有这些地方相距约20-30分钟車程。

我筋疲力尽。当我送最后一位同修回到酒店时,我觉得我开不动车了,每次红灯停下来我都有几秒钟睡过去然后再醒来,我感觉自己到极限了。

我开车时,一位负责后台工作的同修问我早上是否可以去接他去剧院,那时我真的觉得我无法做这样的事,因为我还要为演员准备第二天在剧院里用的徽章和指示牌,所以我拒绝了。同修善意地理解并说他会自己解決,我感到如释重负。但当我到达酒店时,我遇到了艺术团的技术总监,她问我是否能早上6点45分从酒店送她到剧院。我勉强地接受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疲惫不堪,已是早上3点,6点钟发完正念我就得再次出门送技术总监但我还要准备徽章和指示牌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似乎這还不够,到达住家附近時我找不到停车位,我花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找到了一个距离家约五百米的地方,我不得不爬一个大上坡走回去。我真的很疲惫,烦躁,疲惫不堪的我想哭泣,我再也受不了了! 那一刻,我感受到做为一个修炼人要面对的最艰难的逆境,并想为什么所有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必须承受所有这些负重。

这时我思想中闪过一念:“这是一个提高的途径,强制性的消除业力,在平时根本不可能忍受,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此时我感受到一股暖流和师父强大的慈悲真的在消去我许多业力并把我向上拔起,我忽然觉得,我瞬间清醒,精神饱满,充满能量,从心灵深处发出的幸福喜悦,那一正念使我彻底地改变了状态,不再感到疲劳,就好像睡了整整一晚。

到家以后我平静,耐心地准备好了需要的一切,我一直工作到早上5點半,不觉得需要去睡觉,我简单地坐在沙发上在发正念之前打坐了半个小时,然后,洗漱出门去送艺术团的技术总监从酒店到剧院。

那天有两场神韵演出,我全天都留在剧院负责安全工作和协调与我配合的同修。

最后卸台,象前一天一样,来回送人,司机和技术人员从停车场到酒店再到剧院,真的有太多事要做,但是那天我都用正念对待,没有停下来休息片刻或放松一下,继续做着需要做的事,尽管那天夜里我凌晨3点才到家,但我状态良好,如今一切都结束了,神韵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剧院爆满。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精力充沛并未感到疲惫,到了晚上,正吃晚饭时,两个做媒体的同修被困在了罗马无法回家。那时大家都没有多想,协调人让我去机场接那个同修,当时我的人心上来了,整整两天我前前后后接送了不知多少人,我真的做了太多事情以至于无法开车,现在甚至连饭都不能吃完。我心里承受不住了,我问自己为什么是这样。

在车上與一同修交流交流媒体的同修没走成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没写完采访报道,因为有很多高层主流來看神韻,所以採訪報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另外,罗马是当年欧洲巡演的第一站,这些采访报道会对整个欧洲的神韵推广起到很大的帮助,因此她们没走成,我个人理解是师父没让她们在没有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回去。

我想“师父让我去把那个同修找回来完成报道”。我感觉到被委任这个任务,然后我想:“好吧,师父,是您要我做这事,那我就高兴地去做吧”。同时我感到师父在给我灌顶,我幸福地哭了起来,感受到强烈的能量,所有的疲劳和人心再一次消失,师父还在继续给我机会,我真正地为师父的慈悲感动。

在那些紧张的日子里,我多次以一种非常具体的方式看到正念如何能彻底改变局面,使我们能够做出在通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我不得不克服自己的心理和身体限制,经受持续不断的逆境,去掉人心,保持强大的正念,跨出的每一步都能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

推广神韵是实现我们誓约的绝佳机会,也使我们能够在修炼方面取得快速进步。我真的很感谢师父给了我这个巨大的机会。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2019年伦敦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