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死亡 云南第一监狱罪责难逃

Print

【圆明网】云南省第一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药物迫害,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三名四川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罗江平、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廖健甫。

目前,云南一监还有很多罪恶仍被掩盖,犯罪嫌疑人仍未被追究。这些罪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了了之,任何参与迫害者都逃脱不了罪责。参与迫害者的名字和恶行、罪行会被记录在“法网恢恢”等国际网站,他们不仅要被追查,还要面对将来的审判清算。所有迫害者如不悬崖勒马、停止作恶,一定要为参与迫害付出代价。如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穷途末路,这一天已不远。

以下是方征平、罗江平、廖健甫被迫害致死事实简述:

一、方征平被迫害致死 狱方阻挠调查

方征平,男,终年六十岁,家住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厂,原籍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方征平先后被绑架七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一次,遭受过各种惨烈的酷刑。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方征平回老家办身份证,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在靠近老家的云南省绥江县被当地国保警察绑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方征平被绥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在被劫持入狱的途中,方征平一度被关押在云南曲靖监狱,他遭到三个狱警连续三次穿着皮鞋往他脸上、身上踩踏,导致他一个多月后才能站立行走。

酷刑演示:踩踏

方征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曾遭到隔离、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初,方征平被迫害致命危,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父母从侧面得知消息后,希望云南一监能让儿子保外就医回家,结果狱方一直不给任何回音。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天后,云南一监才找到方征平的妻子程冬兰。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女子监狱。云南一监拒绝了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要求,也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强行火化了方征平的遗体。

监狱声称方征平是因病死亡,但不给方征平的父母死亡通知。方征平的父母请了律师对方征平的死因进行调查,但监狱以各种借口推诿,并故意刁难律师,拒绝出示、提供与方征平死亡的相关报告、资料,还专门找人阻止律师继续介入此事。同时云南监狱管理局还出函和去人到律师所在地,让当地司法局给律师所在的事务所施压,用年检来威胁他们和所在地的事务所,不许律师介入。

云南一监的种种异常表现,不仅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同时也证明方征平是非正常死亡,云南一监对此心虚畏罪。

二、罗江平被酷刑、打毒针致死

罗江平,男,一九六二年出生,米易县撒莲镇人。从小体弱多病,尤其是十几岁时双腿疼痛,饱受折磨,由于家里穷,没钱医治,只有在疼痛中苦苦挣扎。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通过修炼五套功法,身轻体健,腿疼病不翼而飞。从此整个人快乐充实。修大法后,罗江平更乐于助人,谁家有什么事都主动帮忙。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罗江平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为此他多次遭警察和“六一零”人员绑架、关押。他曾于二零零二年遭米易法院诬判,在四川省德阳监狱被残酷迫害五年。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罗江平到云南省南华县讲真相时被龙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四月遭南华县法院诬判四年半。

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监区,罗江平拒绝“转化”,遭到残酷迫害,被戴脚镣手铐、肆意毒打体罚、关单间小号,每天十几个小时超负荷劳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折磨。罗江平家属得知情况后,聘请了两名律师为罗江平受到的迫害进行调查,却遭到云南一监百般的刁难和阻挠。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律师依法要求会见罗江平,要求对罗江平进行医疗检查鉴定,要求依法保外就医,但都被狱方无理拒绝。律师费尽周折,历时三个月,才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见到罗江平,了解和印证了罗江平遭受虐待和身体伤害情况。家属和律师再次提出办理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云南省一监再次拒绝进行病残鉴定,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罗江平:1、强行洗脑,暴力“转化”、野蛮灌食,将罗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2、强行给罗江平打毒针,破坏他的中枢神经,损毁他的内脏器官。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罗江平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说一句话都非常费劲,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短短的三个月,罗江平就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导致生命垂危。

云南一监看到罗江平已命在旦夕,才同意保外就医。这和全国很多监狱、劳教所针对被其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死不放人”的做法是一致的。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云南第一监狱将罗江平送回四川米易县撒莲。当时罗江平只剩一口气,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无法进食,病情恶化,回家才五天,便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一岁。

罗江平回家后,曾向母亲、亲人和朋友诉说他被监狱打毒针的情况,他左右两臂被打毒针的针眼清晰可见,两臂针眼周围两公分的范围都呈黑色。

罗江平离世后,家属四处奔走多次交涉,要求获知罗江平的具体死因、要求查阅医疗病历和调看监控录像等诉求,均遭监狱拒绝。

罗江平家人后在云南一监看到的昆明市二医院出具的罗江平的病情诊断是:罗江平的肝脏有多个黑色包块,并向右肺部转移,是肝硬化晚期,病情特别严重。

从二零一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家属聘请律师,先后向云南第一监狱、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提出追责和国家赔偿,最后遭到云南省高级法院及最高法院不予赔偿的判决。这是中共整个公检法系统践踏法律,罔顾事实,颠倒是非黑白,包庇罪恶的证据。

三、人已命危狱方拒放,廖健甫终被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廖健甫,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多次被绑架、关押, 三次被非法判刑,遭冤狱迫害十多年。

廖健甫因在华坪县境内粘贴“法轮大法好”标语,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华坪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三月遭龙县法院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八月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非法关押在第十一分区迫害。

家属曾两次探视,得知他血压高到240,又出现了脑梗症状,生命垂危。家属多次申请保外就医,监狱拒绝放人。廖健甫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在云南第一监狱第十一分区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五岁。

对廖健甫的死亡,云南一监不仅表现出对生命的冷漠,还是严重的违法,更涉嫌掩盖犯罪事实。

结语

法轮功学员方征平、罗江平、廖健甫的死亡,云南一监难逃罪责。虽然云南一监可以用各种手段掩盖、销毁证据,或伪造假证,使罪恶暂时受不到应有的法律制裁,但人在做天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一定会澄清,罪恶一定会曝光。

法轮功学员是按真、善、忍来修心向善的守法公民,其修炼法轮功,持有法轮功书籍、资料、讲真相都是符合宪法、法律的合法行为。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关押的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所有参与者都是在犯罪,更不用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精神、肉体折磨,将他们迫害致残、致死了,那都是严重触犯了国际法和中国的刑法。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对亿万法轮功学员实施“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使中共的邪教本质暴露无遗。那些曾经为了名、利、权势跟着它作恶的人,他们的罪行也掩盖不住。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所有参与迫害的恶人都将受到相应的惩罚,会一一去承担所犯下的罪责。“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原则就是:“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