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瑞典法会:坚定不移的正信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
尊敬的同修们好!

我已经修炼法轮功二十年了。1998年6月15日在哥德堡我第一次到离我家很近的炼功场学功。此后我找到了一个笔记本记上了这一年的这一天是我的灵魂诞生日。我也听说1998年正是我的生肖年。这个巧合帮助我让我接受为什么我没有在1995参加师父在哥德堡的讲课,我相信是师父安排我在这一年的这一天得法。

接下来的那些日子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如此的恰巧,我拿到《转法轮》一书的当天正好又是九天学法班开课,第一天的晚上我在梦中见到师父的法身,也是唯一的一次见到师父的法身。师父坐在我的面前,我的理解是师父在另外的空间帮助我调理身体。这一件事告述我九天学法班是重要的。梦见师父这件事再加上另几个巧合让我明白了,跟其他同修一样我的生命注定也和法轮功联系在一起。得法后我从来没想过要不要再从新考虑是否修炼法轮功。

这二十年的时光在我身上没发生大的戏剧性的变化。但我还是想讲述在我这个物质身体上发生过的几次考验。在我修炼的第一年我得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咳嗽,连续不停的咳嗽了好几个星期。我知道我的肺部需要清理。我的脸看起来像葡萄干,还有我的胸部在隐隐作痛。我认识的一位医生坚决要把我送到医院去,但我已经学会了不要被病业所吓倒。为了安慰他我答应了他说,如果我的咳嗽不好转,我会去医院。结果我的咳嗽不治而愈了。

另外一次考验是我的腿肿胀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医生说,这是严重的,并劝告我应该去医院接受护理。听他这样说当时我有一点害怕,但我自身很快产生一种坚定的感觉,认定那是一个考验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种感觉就把我的害怕心去掉了。在这之后我感觉我是如此的轻松自由。再一次就是几年前我感觉我的一边腋窝长出一个块状的东西。因为有了前几次经验后,这回我不再担心了,结果那块状物自然消失。再过了一段时间,那腋窝又长出一个块状物,同样的它又自然的消失了。

我想讲述后来出现的一次比较严重的考验。我知道很多同修有过类似的经历,有的同修遇到的比我的还更严重的挑战。他们的经历帮助了我。我的那个考验发生在两年前,2016年的仲夏节。在我的一边乳房看到一块黑白不明的摸上去是硬的一个块状物。这回我真的有点被吓着了。我自问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吗? 每一次健康医疗部门发来的妇女乳房X光检查通知我都谢绝了,因为我认为我确实不需要做检查。我是不是太过于自大了? 现在我应该去做检查吗? 如果我去做了检查,为了跟他们解释我不愿意接受做开刀去除手术或各种治疗,我会不会惹很多麻烦? 如果我接受治疗它会不会变得更严重?

事实上那段时间那个肿块并没有让我吃苦头,而是精神上的麻烦。因为我时刻想着师父讲过的有关病业的法理,我的精神能更加集中。如何做呢? 找出执着心然后去掉它,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如果那个肿块是个小的癌肿瘤保证它喜欢糖,而我正是喜欢吃糖。但这也太简单了,如果只需要结束吃糖就解决问题,那跟常人的做法也没什么不同。正如师父在书上讲的,当人有了对肉和食物的欲望那就是一种要去掉的执着心。怎样去掉对肉和别的食物的执着心,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是这样描写的: “不能吃肉了,闻起来很腥,吃起来就想吐。”但我依然很爱吃甜品,除了有时候肚子感到有点酸,没出现任何问题。我可能需要一种别样的方法帮助我去掉这个爱吃甜食的执着心? 也许在身体里面长一个象糖块形状的而且可能很危险的肿块。

我就应该这样做去掉我对糖的欲望,并相信书中关于病业的描述。在《转法轮》里师父也这样说:“所以医院讲有病要早治嘛,大了他就治不了,药量大了人也要中毒的。”我甚至认为 如果我的情况更严重的话,我是无可救药了。最好是能尽快的去掉欲望。如果它已经变成很严重而且还很疼痛,那样的话我还能去掉它吗? 师父在第九讲里也这样说:“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我不想受苦,我想迅速的去掉所有的执着心。尽管这个认识是根据书上所说的进行逻辑思维判断而来,不是明明白白的来自我自己的深刻的悟,但是我的决定还是不变:相信师父所说的一切!

现在最关键的是不动摇信念。关键的是思想能够坚守着,不要让怕心占有任何余地。有时候那些动摇的思想和怕心会涌现出来,但它们无法留存下来,我都及时把它们清除掉了。再过了一段时间后那个肿块有所好转,没有再生长。

过了两个月后,我有一个好朋友在我家借宿了两个晚上。不用说,她的身上也长了一块像肿瘤的东西。我做错了一件事,就是我不应该告诉她我也长了肿快。她找到一种药膏并用来搽她那个肿快。她很想改变我要我也买这种药物。有一天她买了鸡肉回来,腌好了放进烤箱里烘烤。在等待着鸡肉烤熟之前她坐到我的身边,她偿试着极力说服我,要我也使用那种药。我不多说什么,只把她当成对我是否坚定不动摇的考验。结果鸡肉烤过头了。

那个女友想动手摸我身上那肿块,但我不愿意给她摸。她说如果她不摸的话她怎么知道我真的有肿块。也许她也知道这一点,就是那肿块会自己消失。事实上也是这样,那个肿块消失了。

我是非常的感激,因为我得到机会加强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坚定和正信,同时克服了我的怕心,也消去了一些业力,除此之外还养成了一个更好的饮食习惯。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