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生前遭受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是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迫害致死一周年祭日,谨以此文悼念我们的同修,怀念他与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王有江

由于坚持自己的高尚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身体被迫害出现“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再度遭绑架,又被冤判六年,并在兰州监狱遭狱警虐待、殴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劳动等折磨,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卒年四十八岁。

王有江一九六九年出生,张家口通信学院本科毕业。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通信总站工作,后调到兰州军区二十七分部。一九九八年大年三十,王有江有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身心受益。他以大法要求的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人正直刚毅、善良无私,工作上踏实能干,技术精湛。王有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所体现出来的优秀品质和卓越才能,受到同事及领导的一致好评。

十年冤狱被迫害致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大法的政治运动,王有江心怀善念,数次进京上访只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为此,被所在部队以违反政治纪律为由秘密关押两个多月,遭到部队“专案组”的迫害,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王有江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曾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等处。

鉴于单位领导受到上级头目的压力,他被迫提出转业。但在转业相关手续还未完全办妥的情况下,二零零一年元月王有江被兰州市公安局一处警察抓捕,同时抄走了数台复印机、电脑、大量耗材和资金。

二零零一年七月,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未经公开审理,在榆中市秘密开庭,非法判王有江十年重刑。

王有江被捕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四队四号。期间遭狱警拳打脚踢,被迫长时间做奴工,不许睡觉,关小号,惨遭酷刑迫害,历尽魔难。当他转入兰州西固寺儿沟看守所时已无法站立。

二零零一年十月,他被送到大砂砰劳改医院。之后王有江又被劫持到兰州监狱。狱警利用各种手段企图“转化”王有江。有狱警说:“讲道理咱们讲不过法轮功,对待法轮功就是要用棍棒和械具,手段越狠越管用。”

到了二零零四年五月,王有江在这种极其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脊椎重度变形弯曲,造成身体萎缩,下肢血液不流畅,冰冷、膝关节无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后,若不扶就会立刻栽倒,腿脚也不听使唤,每挪一步痛如刀绞,只能躺在床上,可是无论怎样躺着,时刻都承受着如抽筋剔骨般的疼痛。

到了二零零四年底,他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双手开始麻木,伴随手无力,甚至连吃饭的筷子,喝水的杯子都拿不住。颈椎僵直,头也无法自如转动,医生诊断是“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目前医学界尚无法医治的疑难顽症,此病十患九瘫,终身无治,称为不死的癌症。原本风华正茂的王有江,在长期遭受酷刑迫害下,已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即使在这样残酷的迫害下,王有江仍平静而严肃地正告恶徒:“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们为了私利出卖良心,助恶为虐,必然害人害己,善恶有报是天理。邪党恶警是在借你们之手迫害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如果你们不听劝告,我的命你们随时可以拿去,但修大法的这颗心谁也动摇不了。”从此恶警把他禁闭在小号室里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监狱又以“奥运”为借口迫害狱中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两次被关进小号,监狱半年不让家属接见。因长期绝食与各种刑罚折磨,王有江的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但稍一好转就又被关回监狱。王有江的父亲来探视儿子,却被拒绝。五监区教导员肖斌说:“刑事犯可以,法轮功不行,王有江更不行,因为他不“转化”(即放弃信仰)。”

短暂的“自由”

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王有江结束了整整十年的冤狱。出狱后回到甘肃永登,终于和父母家人团聚了。由于身体受到了严重摧残,王有江出狱后仍然行走缓慢,颈部僵硬背部弯曲,很长时间手握物品颤抖不止,身体虚弱。通过不断的修炼法轮功,王有江的身体神奇的逐步恢复。

然而中共恶徒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在他出狱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永登县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派出所及社区等恶人不断的上门骚扰、恐吓威胁、软硬兼施,继续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致使他无法正常生活。特别是他年迈的父母,屡次遭到干扰和惊吓,精神高度紧张,每一次把那些人打发走后都身心疲惫,坐下来全身感到虚脱,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再遭六年冤判

二零一二年六月,为躲避骚扰,王有江来到兰州。六月二十八日他在法轮功学员家中再次被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陈志凯带领二十多人绑架。

年迈的父母四处打听他的消息,八月十六日才接到通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滥用法律,非法批捕了王有江,将他劫持到兰州市华林山第二看守所二大队迫害。王有江在被审讯期间受到了“老虎凳”、“熬鹰”( 不让睡觉)、强光灯照射等酷刑折磨。造成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到新桥监狱(大砂坪监狱医院)住院七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王有江被非法起诉开庭。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同时遭到兰州市城关区公检法机构设卡,阻挠律师介入。十一月二十四日城关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当王有江家人质问为什么不依法办案时,法官刘冬郁说:“刑事案件不通知,其它的我不知道。你们愿找谁找谁,想到哪里告就到哪里告。”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家人数次奔波往返于城关区法院、检察院、国保大队、公安局,不断的打电话询问案情,但屡遭阻挠与欺骗刁难。

二零一三年九月,王有江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六年。

在兰州监狱惨遭虐待和暴打,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三月,王有江又被关押到兰州监狱五监区。期间受到的迫害包括:

1、恶警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电击,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
2、强制做奴工,劳动强度超过一般犯人。
3、用不允许睡觉等手段,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
4、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给一杯水。
5、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
6、不让洗澡、洗衣服。
7、包夹犯人24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等等迫害。王有江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兰州监狱高压迫害下脑出血,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抢救。家属接到通知赶到,被骗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但监狱没让见人。脑出血导致王有江的左半边身体偏瘫,脖子僵直,人坐在轮椅上很消瘦,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兰州监狱给王有江父亲打来电话,告知王有江突然颅内大出血,现在兰大二院抢救。其年近八旬的父亲赶到医院时被告知,监狱送来时已瞳孔放大,两颗门牙脱落。经抢救已暂时脱离危险但必须马上实施手术,让他父亲签字,没让见人。两天后家属又接到电话说账上钱已用完,向家属要钱,否则就要停药。八月中旬老人才得知儿子已于七月一日离世。

王有江的父亲含冤离世

王有江的父亲王爱民原来患有关节炎、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等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身体完全康复,又获新生。十五年来往返于兰州永登之间探监,在苦难和压力下数次住进医院。在经历了为儿子往返奔波担忧,儿子去世等一系列打击之后,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离世。

王有江的母亲瞿秀花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修大法后一身的病都好了。由于不识字,她当时抱着大法书急得眼泪直流。睡着后感觉两行字在往眼睛里进。醒来后发现书中的字大部份都能认识了,她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在王有江被迫害之后由于精神上的抑郁和打击,身体突然出现脑梗症状,后偏瘫,一直由王有江父亲照料。老伴去世后,王有江母亲承受不了儿子和老伴接连离世的打击,精神一度出现抑郁,度日如年。

王有江的前妻也是一名军官。她通过王有江的修炼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正义,十分支持他。但王有江被冤判十年后,在痛苦的煎熬和巨大的打击与压力下,她被迫选择了离婚。

王有江曾经令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就这样被共产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仅仅因为要做好人,修炼真善忍,好端端的少校军官,风华正茂的好青年,就这样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江泽民集团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人神共愤。

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好人的公检法司人员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最悲惨的命运。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