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起落落,去掉懒惰心(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在年轻时,我就对气功和武术感兴趣。慢慢地这些让我开始发现我跟中国有着某种缘分。大概在2000年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份关于一个群体在中国被迫害的传单-法轮功,还有一群人排成一队在打坐。虽然法轮功我只听到过一次,但我总是记得。在2002年中国新年的时候,我从一位中国女士手里收到了一份CD-ROM。我决定去看一看,但CD无法在我的机器上使用,所以我把它丢弃了。

在2004年一月快结束的时候,我的哥哥告诉我:“在城市里,那里有一间中国书店。它在二月一日关门前会有大卖送。也许你可以去它的书架上看一看有没有气功或武术的书”。所以我在一月三十日去了,我站在那手里捧着一本《转法轮》。我就一直读着,读着,读着,根本就不想放手。心想“这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我现在就修”。当天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在第二天我请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并炼习了功法。

开始修炼

我在炼功的时候我看见了白光从我的头部灌到全身一直到脚。我终于明白了人们说的“他看到了光“。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教堂里的古代壁画中圣人们的头上画着金色的圆圈盘旋在头顶上。当我结印时,我的手型自己就形成圆形。我知道我已经得法了。

去除懈怠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炼,我对修炼开始的热情慢慢的懈怠了。虽然我在开始修炼的时候去掉了许多不好的瘾好,但那只是表面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真正的面对我对情欲的执着心、懒惰心与安逸心。我也没有发正念,讲真相和学好法。

虽然我修炼了十一年了,但我觉得自己多年被限制在一个层次之中。我觉得我一定要好好的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和兑现誓言,才不会错过这个圆满的机会。所以我决定了要跟其他的同修见面和参加不同的讲真相活动。自从那以后,我和一些同修有了许多启发性的遇见和参加了许多珍贵的项目。同修们的鼓励让我更加精进。

尽管如此,多种病业在我身上发生,泡疹就是其中之一。我用尽了常人的办法去治疗它。可是我没有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去去自己的执着心。我的一位医生(生物共振治疗师)告诉我:“抱歉,我们帮不了你更多了,你需要找到另外的医生(顺势疗法治疗师)用更好的仪器去治疗,因为我们每次治疗你的病时,你的病毒会躲开过一段时间后又返回来了。”

当时我就意识到如果我还像常人一样的话,我的病永远不会好。业力出来了需要去消,才能把它转化成德。自从那以后,我停止了我的用药和治疗。就像《转法轮》里说的:“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

我开始注重自己的心性修炼和发正念。我做到了。但在那之前,这病痛发作时,会持续发作三个星期,会从我身体的一块发展到另一块。可现在,我好了。

我试着做好三件事和发晚上到早上的正念。有一次我去小睡一儿,二十分钟后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师父用他的双手牵着我的手,我的头睡在他的肚子上。我虽然看不见他,但我知道是他。我双手合十,就在那时我醒来了。我悟到这是一个好兆头,是师父在提醒我,师父在管我。这是一种让我更加精进的鼓励(和提醒我不要再睡懒觉了)。

我参加过很多洪法活动,特别是在阿姆斯特丹。有些时候,我是唯一一个说菏兰语和其它语言的人。作为一位西方人,我了解多数西方游客的想法和很容易跟他们交谈。我也曾是一位销售代表,我知道如何去采用最好的方法去交谈和谈一些重点又让别人感兴趣的话题。作为一位修炼人,我学会了克制自己的喜好和怨恨修好自己,我也生出了慈悲之心去救人,不管别人这么对我,我都慈悲对人。

在这过程中我发现我都好几个星期不再照镜子了。以前我是一个很有空闲的人,没事就喜欢照镜子,看看自己。也知道是一个执着心要去,但没有去。可现在我都忘了,也不想照镜子了。

我的膝盖有一些问题,这让我很难去做第五套功法。当我双盘打坐或单盘打坐后,我甚至需要四个月的时间去恢复。我感觉很沮丧。我想“我是老学员。如果我连双盘打坐都不行,我如何达到圆满”?没过多久,我就可以双盘打坐了,甚至可以慢慢的加长打坐的炼功时间。

有一位同修鼓励我要每天做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时),我有些时候做到了,觉得非常好。当然,这跟我提高心性和放弃情欲心,安逸心有直接关系。我不仅能加长炼功时间,我的定力也加深了。有一次,我达到了定的程度并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在打坐时感到一阵阵幸福和快乐在我的身体中穿梭,智慧也涌向我。我完全静止下来了,有时我在打坐或发正念时会流泪,感觉心中充满慈悲 。

在最后,我想谢谢荷蘭同修们给我创造了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从我出来讲真想已有两年了,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的位置。我对师父的感激是无法描述的。我只想鼓励大家发挥三倍的努力,这样才可能做好,不会失败。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