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2017年欧洲法会

救人要用心

【圆明网】师尊好!同修们好!

转眼来到海外已经十年了,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中,我一直觉得救人这方面做的还不错。直到2016年5月1号那天,我在唐人街真相点的浮躁表现,才让我意识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参与各类讲真相的活动中,已渐渐变得麻木放松,不自觉的陷入了一种按部就班的做事状态中。我在救人的用心程度上,其实一直是在用低标准要求自己,离法的标准和师父的标准越来越远,精进的脚步在渐渐放慢甚至倒退而不自知。下面写出这段经历和心得,与同修们共勉。

一,宽松环境下 救人的心日渐松懈

2016年5月1日的清晨,我象平时一样准备出门去唐人街讲真相,家人说,今天他们有事要很晚才回来,那就意味着我不需要着急的赶回来做晚饭了。下午一点,我到了现场,开始发资料讲真相搞征签,感觉过了挺长时间了,就掏出手机看时间,我当时脑中冒出一念:怎么才2点多呀!接着开始炼动功,结束后又不由的看时间,一会又炼了静功,又第三次看表,这次我一下警觉了:今天我为什么这么浮躁?我在盼望时间快到6点,6点就可以回家了。以前有理由提前一小时走,是因为要圆融家庭给家人做晚饭,可是今天并不需要呀!我今天怎么成了这样?把救人当成了完成任务,虽然人在现场,但百分之百用心了吗?想到这里,我告诉自己:把心静下来,认真做。

活动结束后,我想了很多很多:想起,初来到海外的头几年,由于家庭阻力,几乎每次出门参加大法活动都很难,那时抱定“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不能退缩”这一念,注意在矛盾中修自己,注意圆融家庭,为家人着想,一点点的改变了家庭环境。那时,每次的出门机会对我来说都得之不易,我格外珍惜,做事很用心,活动都是从头坚持到尾,心想出来一趟不容易,尽量多做吧,能在这里多呆一分钟是一分钟。但是这几年,随着家庭环境的好转,我不知不觉中松懈了。

松懈不用心的表现还体现在其他方面。首先,我把自己在国内和国外的表现做了个对比:在国内时,每次出门讲真相前,在家一定要学好法,发好正念,出了家门后时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丝毫不敢放松;在海外的各类活动中,我没有做到时时发正念,有时还和同修聊天,有时候还迟到早退的。在唐人街真相点现场,偶尔我会晚来,有时还中途去店铺里买点心买菜。我还想到:虽然国内国外的救人环境不同,但是在另外空间,同样都是正邪大战,在海外,如果我们表现的漫不经心,用心程度不够,对应着常人的表现就是:冷漠麻木,不愿接传单或不听真相甚至捣乱。因为在另外空间,旧势力看的清清楚楚的,就会用各类方式阻挡众生得救。想到这些,我感到愧疚。

其次,我回忆起,一周前,纪念4.25活动的那天我的表现:活动时间是从上午11点开始到下午6点结束。当天早上,我根本没有想要11点到达活动现场,而是想1点到达,因为这符合我平时去唐人街的时间,我可以在家里按部就班的炼完功学完法,做好家人的饭再去。当天上午约10点左右,有位同修打来电话问我,现在到哪里了?她以为我已经出发了,当时我有点惭愧,我说:我还没有走呢。我问她:你在哪里呢?她说:在车上,不是要去活动前的准备工作吗?听了她这话,我看到了差距,放下电话后,我赶紧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提前出发了,但是因为地铁里出了故障,我绕道来到活动现场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另外,我还找到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不用心和松懈,因篇幅有限,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认识到这些问题后,我对自己说:在以后的日子里,参加任何活动一定要用心,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来,每次活动都在考验我是否能达到法的标准和师父的要求。我还悟到,做事只是我们修炼中一方面的体现,更重要的是要在修心上下功夫,师父说过“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第三講,“返修與借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自己修炼上的整体提高。我提醒自己,做事用心的同时,别产生瞧不起同修的心,自以为是的心,就修自己不去修别人,以前经常是眼睛看别人,在搞活动时或参加集体学法时,觉得这个同修怎么迟来了,早走了?那个同修怎么在聊天说话?心里总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负面想法,以后看到同修的不足时,善意提醒一下,不方便提醒也别生出负面念头。

二,在景点用心救人 磨炼心性

去年6月中旬,我第一次参与大英博物馆景点讲真相,当时只有周末才有同修去,因为我周一到周六要开店,所以只是周日去,到了那里,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如潮水般的涌入博物馆,尤其是中国的旅游团特别多,想到在周中,中国游客来到这里见不到大法弟子的身影,听不到真相,我心里很着急,于是决定周二关店去景点,到7月下旬,我又增加了一天,一周去三天。到7月份,有几位同修自觉参加排班,这样一周7天都有同修去了。

在景点讲真相的那段时间,我提醒自己在用心程度上下功夫,心性也得到了很多的磨炼,去掉了很多人心。首先是修去了很多的安逸心,去景点,每次来回要8,9小时,在那里一站就是5个钟头,回到家基本都是晚上8点多了。我尽量不错过一个游客,守在出口处,游客源源不断的往外出,我手里拿着5,6种真相资料,看到外国游客出来,就用英文请他们接资料,中国人出来就用中文喊“你们好!请拿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同时还要兼顾左右及身后走过来的游客。在前门,经常有中国的旅游团从身边走过,我就对着他们大声讲,有时也会有团在我附近停留,我就走过去讲,大部分导游会阻挡,但是我想能讲多少是多少,能听多少是多少。一天下来累的我口干舌燥,每次回家的路上,我都会问自己:今天有没有用心?有没有遗憾?有没有因为偷懒错过了有缘人?那段时间,我每次都会在心里问自己。

有一天,一直下雨,另外两位同修,下午4点左右就走了,只剩我一人,我握伞的手,同时还要拿着5,6种真相材料,很不方便,游客们着急离开,接资料的人很少很少。我裤子膝盖以下全是湿的,鞋子里灌满了水,很冷,我的心开始波动了,心想:要不然我也走了算了,反正也没有人接资料。同时我心里也很清楚,我不想吃苦想退缩。犹豫间,看到雨中,一个中国人在看我们的展板。不知怎么的,我脑海里反映出,国内的那些大法弟子,半夜三更,翻山越岭到山上挂真相条幅,被荆棘扎刺都不退缩的情景,和他们相比,我这点苦算什么呢?

我坚定了正念,我要坚持,坚持到最后一刻,不要让今天留下遗憾。我鼓励自己:我的存在,展板的存在,就在清理邪恶,就在散发着正的能量。到了下午5点半左右,雨停了,有个中国团在我身边停留,我就和他们讲真相,大部人起哄不听,可是其中有位大姐,对法轮功认识很正面,不畏惧邪党,她说:有啥不敢拿的,我不怕。先拿了份真相报,然后又从我手里接过画册,当着大家的面放到包里,她大声说:我不光入过队,团,我还是党员呢,我给她起化名退党,她当着大家的面痛快的答应。她让我感到欣慰,我想这也是师父鼓励我能坚持到最后,如果我今天提前走了,这个大姐就错过了机会。

有一天,一位同修问我要不要去后门,后门基本上是大旅游团进出的地方。我迟疑了一下,因为之前听另一同修和我说过,她在后面被中国游客羞辱的经历,而且我以前没有面对旅游团讲真相的经验,但我还是答应了,就和她去了后门。这以后,如果前门的同修多,我就主动去后门。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也是对我心性的一个大考验。后门和前门的情况大有不同,后门的旅游团从大巴上下车后,游客会聚在一起,听导游交代注意事项和集合时间,因此他们会在博物馆门外停留一会儿,另外,游客参观完后往往会提前出来,很多人会坐在博物馆的台阶上休息,针对这种情况,我告诉自己,对来到后门的这些中国游客,我要给他们两次听真相的机会,进门一次,出来时一次,尽量不留遗憾。

在后门,我明显感觉到气氛很压抑很沉闷。面对等待进博物馆的旅游团,我就大声讲大法洪传世界和天安门自焚伪案,国内搞网络封锁,希望他们来到自由国家能多看多了解。

看到那些坐在台阶上休息的游客,想到他们进门时的种种不友好的态度,其实我是很打怵的,思想中会产生两个念头:刚才他们都不听,算了别再讲了,但是另一个念头是: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别有遗憾。于是我马上调整好心态,微笑着走到他们跟前打招呼,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看到的是一张张冷漠的脸。此景此时,我的心多少还是会被带动:如果不是为了告诉你们真相,我何必受这样的气?但是我很快就归正自己,我要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管你们怎么对待我,因为我心中曾对自己许下过诺言,我要给你们两次机会的。

但是我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有一次是周二,博物馆后门快关门了,一个年轻男导游站在“控告江泽民”的展板那里,对着他的游客在说什么。我就走过去讲:2015年最高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政策“有案必理,有诉必应”所以20多万法轮功学员起诉控告江……。还没有说完,导游推开人群冲着我来了,用英文说:你离开这里。我用中文说:这里是自由的地方,你可以站在这里我也有权利站在这里,他又用侮辱的话对着游客说:他们没有好工作没有好收入,所以到这里来。他说我们拿美国发的钱,他说了一大堆,我的争斗心起来了,我大声和他争了起来。导游带团离开后,我和同修说:今天到了最后一刻,心性没守住没经受住考验。

这一次,我的心被带动的很厉害,产生了畏难情绪,周四在去博物馆的火车上,我给另外一位同修打电话,想和她换班,我想去使馆值班,让她来博物馆。可是同修说,使馆的班她已经值完了,我又想找另一位同修换班,这时意识到不对了,这不是在困难面前绕着走嘛。当我拉着材料往后门走时,心情和步伐都是沉重的,我边走边心里问自己:是师父不让你去后门的吗?回答:不是,是人心和魔不让去的。这样一问一答,我心情就好多了。

那天,遇到了很多的考验,但是我没被他们的态度牵动,守住了心性。

有个女孩独自坐在那里,我和她搭话。开始她很戒备,一直不出声,一会儿,开始和我说话了,她对我说:听到“真,善,忍”三个字我心里都发怵,我就给她讲天安门自焚造假新闻,讲法轮功在被迫害之前在中国有很多正面报道等等,后来她明白了真相,正要劝她退党时,女导游走过来撵我:你别和我的游客讲,人家不爱听,你想说找别人去,然后大声的嚷嚷:你们在这里丢中国人的脸,你们想推翻共产党,你们上台是不是?一会又说,共产党垮台,中国乱了,你们高兴是不是?共产党垮台了,中国又回到旧社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共产党领导下,我们现在生活多好这类的话。我就针对她的话一一应答,我笑着对她说:别大声喊,让别人觉得咱们俩在吵架,影响多不好。她说,我不怕,我是导游,我就是要喊就是要说。这时,正好另外一个同修来了,这位同修前几天也带了几个旅游团,我就和女导游说:您看看,这个小伙子也是带团的,他就和您不一样,他带的团想听就听,想接资料就接资料,他不阻拦,女导游声音变小了,最后说:你们说在这里做义工,好,我带团结束后,我也来这里,我和你们对抗,我说:您来,好呀!但我们可不和你对抗,同修说:好呀,一言为定,那你什么时候来?导游不吭声了。

在景点讲真相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的善良人。尽管有些人有很多的疑问和困惑,但是只要对方能听我就感到欣慰,有的人心结一旦解开就三退了,也有的还不完全明白,我就把讲真相当作他们将来得救的铺垫,不执着结果。也有一些人,一听就明白并答应三退。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心得,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