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达师父的慈悲(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德国和妻子一起工作,在那里我们参加了神韵推广。由于我们不讲德语,所以我们参与了一些推广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要向内找,加强正念和发正念。

我们经历了无法计数的这样的机会。一天,我下班后赶着去剧院碰头。我经历了艰难的一天并且迟到了。我当时的情绪不是非常好。我到达后加入了发单张。我尝试着用学到的德语说:“晚上好!”“祝您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请拿一个传单”,或者简单地说:“神韵”。路人都没有拿我的传单,他们在我身边经过,仿佛我并不存在,完全无视我。

我的妻子在几米之外发传单,人们从她手上接过了传单。我感到难过。我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改变。我感到更难过了。一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得找到一个正念。一个在法上的理解,可以帮我度过这种处境。

师父的无限慈悲出现在我的脑海。我们在无数的不同境况下都经历过。师父总是照看着我们,安排我们的路。这一切令我们对师父只能抱着感恩之心。当我们更努力地做好三件事时,我们总是得到相应的回报。师父是如此慈悲,总是给生命一次次得度的机会。师父为我们而承受的魔难。师父没有放弃我们和众生。

我理解,作为一个学员,我们比常人可以更直接地看到和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我们应该帮助常人去感受这种神迹。我们应该把师父的慈悲传达给常人。

这个想法在我的头脑中强大起来,我集中精力在这个想法上,尽可能地长时间坚持。效果马上就出现了,我周围的情况完全改变了。过路的人们开始拿单张,甚至对着我微笑。那些没有拿单张的,告诉我他们已经拿过了,但是路过的时候都在看着我。人们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都关注到我。这种情况持续了30-40分钟,直到我手中的传单都发出去了。这真是一个神奇的经历,谢谢师父!

修炼我的性格

我必须承认自己是知道应该在表面上修炼我的性格的,但是一开始修炼的时候,这一切都如此自然。我原来就是一个有耐心和善良的人,没有太多不好的想法。我只是简单地拥有这种正面的思维,这种情况在修炼一开始的时候持续了两年。

但是之后情况就发生变化了,我开始要做更多的事情,这种内心的平和在一点点地消失。在压力大时,我发现自己的执着被暴露出来,特别是我对妻子的态度。当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是有旁人在的时候,我的变现完全不同。我对外展现的是好的一面,像是一个演员,因为我希望人们对我有一个好的看法,无论常人还是学员。我意识到这个执着,正在不断地去执着并改善自己。

我经常和妻子为此而争吵,不知为何。其实我可以对她坦诚我的无奈,但是经常无法解释我为什么感到无奈。而且,我甚至在放弃这种执着或者过关上付出努力。

幸运的是,当我们做大法的事情时,我们都能够清醒地集中精力,我们合作得很好,经常让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重要的,我们真的是按照师父所教的道路上走,精進地坐着三件事。这对于我们的生命来说是最重要的。

但是当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候,我们得忍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时之前提到的问题就出现了。举个例子:
妻子说:你怎么啦?
我说:没什么,都挺好。(然后我在想,如果她看到我的沮丧或者无奈,那么这是她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但是她一直在问我怎么啦。)
我说:我向内找了,我的问题是这个和那个。
妻子说:好的。但是还有什么问题吗?因为你看起来还是很沮丧。

有时候这种对话场景一周会出现好几次。有时候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找到我的问题,帮助我解决它。

到了去年,我好歹都修炼六年了。我开始往深处挖根。如果同样的问题一次次出现,一定意味着什么。如果这种情况还存在。这意味着尽管我嘴上说向内找并解决了问题,也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师父在《转法轮》的第二讲中说:“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

我的表现正是这种情况。我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和经历这种刻骨铭心的过程。最后我决定改变这个情况。首先,我承认自己确实有这个问题。之后,师父开始用多种方式来帮助我。

我对自己感到沮丧的原因更关注,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生命中的某些片段。然后我再往下深挖那些根源,我更深地向内找自己,不是只停留在表面的情况上,而是主动开始对自己進行反思、改变自己。我发现了很多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越来越容易控制局面,因为我对自己的认识和自身的原因更加清晰。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

现在情况好多了,但是有时候还会出现,在我受到挫折时不向内找。然而这种情现在已经少之又少了。

如果我的交流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