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几个重要时刻(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2007年,一位老朋友向我展示功法,送我《转法轮》,并告诉我她的修炼经历后,我得法了。从一开始学法炼功,我就有一种无比的喜悦,因为这就是我一生都在寻找的。我感到由衷的幸福,也明白了自己的人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还每天上网阅读同修们的心得交流,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需要参加讲真相活动,于是开始思考应当参加哪个项目。

一天,正在用晚餐时,犹如晴天霹雳般,我的先生突然出人意料的当着儿子的面,对我说道:「如果你继续练这个X教,我们就离婚。而且我要去中国出差,不想受到影响。你好好想一想吧,明天给我答复。」我的儿子含着泪,开始请求我妥协一下。我感到了非常强烈的怕心,怕自己失去家庭生活和舒适的生活条件。但同时,自己的亲人对我这样,让我感到倍受羞辱⋯⋯一时间,各种念头都在我脑中盘旋,我感到非常痛苦。那时我刚开始学习发正念,背口诀,还不知道正念的威力。我也不清楚什麽是旧势力的干扰,什麽是「向内找」,也不知道一位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需要经历各种各样的考验。

这个夜晚让我永生难忘!我独自待在一个房间裡,打开《转法轮》,看着师尊的照片。师尊看着我,就像在我身边一样。我的心一下子就静下来了,感到非常舒服。一个念头打进我的脑海中:「我真正应该害怕失去的,是这部法。」我的心裡瞬间充满了勇气,我感觉到师尊的加持,一切都变的清晰起来,我的全身都被热量包围着,和先生之间的矛盾瞬间变得什麽都不是,就像一个肥皂泡破掉消失了一样。我准备面对一切。没有等到第二天我就和先生说:「如果你想离婚,我们就离婚。但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修炼大法。」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谈到过这个话题,一段时间后他甚至开始提醒我发正念。当我们去朋友家时,他告诉所有的人他的妻子在修炼法轮功──这让我有机会向朋友讲大法的真相,并把传单给他们。有一天,儿子问我:「你是怎麽说服爸爸的?说实话,你自从修炼以后,真的变得越来越好了。」

这之后我遇到了当地的大法弟子,开始参加各种大法活动。最初几年,我为俄语版《大纪元》写文章。同时,我还经历了许多心性上的摩擦和病业假相的考验。过后我意识到,这些是提升境界的好机会,是无法逃避的。

有一天,我突然浑身起了一层红色的痂,奇痒难忍,我感到自己就快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从内到外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无法讲话。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对别人不能宽容,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以及怕丢面子等执着心。与此同时,我还不停发正念,不承认干扰,同时听师父的讲法,几天后就闯过了这一关。由此我明白了修炼人的一念对结果的影响有多大。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我们就能提升自己。

师父讲:「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甚麽都能够抵挡的住、甚麽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

这之后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我意识到自己应该更多的参与大法项目,而且我不工作,可以投入许多时间参与大法项目。我决定更加经常的去巴黎,参与神韵推广。我们走遍了许多富人区、发传单、贴海报,我在这个项目裡也逐渐积累了许多经验。2016年,我们当地学员获得了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也就是我所居住的城市举办神韵晚会的机会,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也意识了到我们的责任非常重大,所以我们齐心协力,努力共同实现这个伟大的项目。结果非常喜人──演出几乎场场爆满。今年也一样。

在修炼过程中,我努力只看同修修的好的一面,因为我所有的感受、情绪和慾望都是来自那颗为私的心,并不是真正的我自己。

师父曾说:「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我意识到如果我们被私我控制,就无法归真。只有遵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才能变的越来越好,才能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完成使命,完成师尊要求我们去做的事。我们应该圆满完成我们的使命。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