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无边(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来自波兰。我住在波兰华沙,度过了一段非常短暂的生命历程,这段生命和我的漫长的有过无数次轮回的生命相比,实在太短。我希望回到我生命的本源处,希望用尽师父所给予的时间来修炼自己,完成向师父立下的誓言。我是两年多前得法的。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活到42岁。可是随着岁月越接近那个数字,我越来越觉得害怕起来,因为我当时过的生活确实无聊乏味极了。后来当我的生活出现了转折点,我感到改变生活的重大时机到了,虽然我弄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转变,但我知道,这个感觉来自我所生存的这个世界:对简朴生活的向往—快乐和安定。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刻—有一个细微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回响:“是时候了!时机已到。”于是,几个月过后,我得法了。当时我44岁。

得法不到一年,我做了个非常真实的梦。平时我很难记得做过的梦。偶尔能记住的话,所梦之事都能在脑海里停留一段时间。我梦见我呆在一个雪白的房间里,里面空空如也,周围除了白色,什么都没有。和我呆在一起的还有另一个人。这人好像我以前认识。他没说话,却示意我我曾经希望活到的生命周期已结束。我暗暗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办呢?最后,在这样奇怪的感觉中我睡醒了。过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对这个梦一直震惊不已,宛如它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知道,这绝不只是一个梦。又过了一些时日后,我才理解这段梦对我意味着什么。

然而,无论梦境还是遭遇,我都努力使自己的生命成为修炼的生命。除了修炼,我再也无法想像另一种生活方式。

修炼后,我开始逐渐意识到大法在我的生活中所显示出的威力,以及大法如何让我的生活变得有序不紊,如何疗愈我。真善忍三个字曾经引起过我的极大注意力,我不得不寻查这三个字的意思及所蕴含的意义和原理——就这样,我遇到了法轮功。

过去,我有过自己所谓的“科学”世界观。我想在大学里搞“科学”研究。我对量子物理很感兴趣,同时也坚信传统医学。由于在我出生的第三个月,我被诊断出有所谓的过敏性哮揣,所以我一直不间断地有真实或想象出来的病魔缠身。自从那时起,我从未停止过吃药。有时,周围的人看到我一口吞下一大把药片时,实在弄不明白我如何能如此忍受得了。

开始修炼后不久,我的哮揣老病又发了(虽然已经没那么严重了),并伴有高血压,吞咽食物时食管有异样感(有时被看认为是食管癌的早期症状)以及静脉曲张。刚开始学《转法轮》时,我对自己还是靠药物治疗感到非常不安。几个月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不靠药物治疗,并开始减少服药量。一切都在自然,悄悄地顺利进行着。我服药的最后那几个星期里,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一吃药,就出现全身像得了重病似的。就这样,在我学炼法轮功一年多后,我再也不用吃一粒药了。

现在,没服药了,我感到全身一身轻,非常舒服,这是我四十年来的生命从未有过的经历。以前,如果有人告诉我,在被确诊有这么多的健康问题,但可完全不靠药物生存,而是靠学法练功来达到身体纯净的状态,我是不可能相信的。

随着一周接一周的长时间炼功学法,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大法的威力是如何体现在那些接受我讲真相的人群身上。有几件事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在一家新闻处的编辑室里工作。从某一点来看,我并不认为我的工作单位适合我去洪法和讲真相。可是,一切向常人大面积讲真相的方式,正如我们在修炼路上所遇到的一切,早已被精细地安排好了。

我在编辑室里为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征签。开始有些胆怯,我首先找到我们的主任,征得了他的同意。这为进一步向其他同事讲大法真相提供了方便的条件。接下来的工作就容易些了。我服务的这家新闻社发表了几期关于强摘器官的评论,接着又在今年一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访问波兰期间采访了他们,并发表文章。

我感到大法的威力。一个记者同事写了一篇文章,解释大法真相时所用的那种方式,连我们的一个波兰同修都说她写的文章像出自一个大法修炼者的笔下。也许,这样的评论,有一部分是对的——因为那是法的力量的体现。我只不过向她解释了大法真相,给了她一些材料,剩下的就是大法的威力唤醒了她明白的一面。还有一次,同样的情况又出现在那个记者同事身上:她在我没有提醒的情况下,在她所写的文章里又提到了法轮功。

有一次,在阅读由议会助理记下的议会提问原稿时,我再次体验到了法轮功的巨大威力。当时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向那位议会助理讲真相。然后她所写的会议记录,读起来就像一位大法修炼者的所作——对必须停止强摘器官重要性的理解,以及对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和论据的选择是多么的完美。

我试着以不同的方式讲真相。如果有机会,我会借助自制的纸莲花来传递真相。在波兰,可见到在一个纸板箱上放着一朵莲花,莲花下面就有关于法轮功以及《转法轮》一书的图片信息。对我来说,看到这样的场景,包括人们对这朵莲花的反应,真是一段不同寻常,动人心弦,大开眼界的经历。

我看到,他们的眼睛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脸上的笑容就像盛开的花朵,宛如他们得到的不是纸莲花,而是一件无价珍宝。现场的每个人,无论年轻人或老人,甚至那些视力弱到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的老人,都是如此。他们明白的一面很清楚,藏在这朵莲花后面的,实际上是一个无价之宝。甚至在我向他们讲真相时,我都未能完全冲破他们的常人的观念。

从师父的许多讲法中,我认识到:我们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为了得法。我们能助师救度多少生命,取决于我们在讲真相时带有一颗什么样的心。身处上述情境中,我的这种认识特别强烈。如果我们的心是清静的,那么人们自然会理解我们为了把他们带往一条修炼道路想要说的话。

最近,我的脑海里常出现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返修和借功”中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现在会常常记得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当我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时,我就特别想要看护好这个小圈里的所有成员,并用传大法的方式,在他们心里奠定好以真善忍为基准的行为模式。

毕竟最近当我开始修炼时,我也处于这种情况——新的环境,新的团队,还有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做法和责任。所以在这个新环境下,我仔细观察同修们如何行事,如何处理发生的事情以及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当然,我也学法。经过一段时间,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正如师父所说的,虽然我们必须以法为师,但是我常将自己与他人做比较,并在此基础上判断特定情况下如何行事,或者只是比较,妄下结论,或甚在特定情况下寻求他人意见,或用自己的想法指导他人行事。我目前的理解是,这样做是错误的。

我们应该均衡一切事情。不看他人,不考虑他人的意见,都能导致我们误入歧途,缺乏善心,背离师父所教导我们的: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做事和修炼都要协调一致,充满和谐。当然,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不一样。如果在某种情况下,有人告诉我如何如何做,并且他/她给的意见也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值得他/她运用的正确忠告就是他/她自己的,而不是我的修炼优势。

我必须先修自己,勤学法,在此基础上走自己的路,做出自己的选择,因为首要之点是,我自己的所有选择将会适合我自己的修炼道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条不同的修炼道路。有些忠告适合于他/她的处境,所走的路,理解水平及修炼状况,但反过来看,并不适合于我。

人各有命。在我看来是对的选择,在别人眼里或许是糟糕的。使我感到迷惑不解的可能却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案及修炼过关中的绝好途径。在看到或参与某个矛盾冲突时,我必须更好地向内找自己,即修自己,找自己的执着心。在为自己的行为独自承担全部责任,而不是等待别人的理解和暗示方面,我必须独立思考,修正自己的行为。我必须事事,时时按照法的要求办事,永远把法放在第一位。

我又按照先后顺序,重新学习了师父的各个讲法。最近,当我学到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时,我感到威力巨大无比。师父是这样提醒我们的:“那么多学员又见不到我怎么修炼?有法在,因此我才告诉你们要以法为师,这是根本目地。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

师父的讲法,威力是多么的强大,震撼人心啊!我必须在修炼上更加精进,更多更好地学好法,遇到矛盾和困难时,先找自己而不是向外看,不断根除自己常人的思想。

非常感谢师尊为我所做的及正在做的一切,我真的无以言表!我只希望自己能尽最大努力,实现久远世纪前我向师父立下的誓言。

以上仅是我的个人认识。如有任何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指正!谢谢大家!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