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返回真我(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57岁。我修炼法轮大法有将近两年时间了。

在18岁那年,我看了一部与死亡相关的电影,那时我第一次思考我是谁,我来到这个星球的目的是什麽。这是一次直面自我的经历,并且完全打破了我的思维界线,那些画面至今记忆犹新。

从这时起,我开始追寻人生的意义。起初,我阅读了一些精神方面的书籍,之后我参加来各种的研讨班和培训班, 当时认为那些开班的人有一定的启悟和知识。然而,我对于这些精神群体并没有真正的归属感,相反我却感到失落。我也学习了打坐以及一些技巧,但是从来都没有满足的感受。那些技巧只是帮我更好地洞察自我以及周围人的性特徵和习惯 。

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在一个治病健身的练功点上。组织这个练功点的学员提到,还有另外一种非常受欢迎的气功,在中国被禁止,叫做法轮功。我想立刻就更多的了解一下法轮功。因此我购买了《法轮功》这本书,并且开始自学炼功动作。那段时间,我身体内部的感受非常明显,就好像我身体裡面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震动,好像我整个身体从内到外的都在改变。但那时我同时还在练习另外一种功法,我知道我必须做出选择。那之后不久,我在一系列古怪的的活动中,认识了一个人,不知道为什麽他让我离开大法,我就停止了修炼。那时,我还不知道有《转法轮》这本书。否则,我将不会有任何疑问。

后来我和大法学员重新取得联繫并且开始阅读了《转法轮》,我知道这对我来说是正确的修炼道路。经过了这麽长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直以来寻找的生命的真意。

「所以这些人等于是掉在迷中来了。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转法轮》第一讲)
坚持炼功和学法对我来并说不难。为了提高心性,我开始观察我和其他人之间的互动。最开始的时候,我感受到骨骼强烈的疼痛,但疼痛很快就停止了。

我刚开始修炼没多久,我就遇到了非常危险情形。一个厨房的碗橱从牆上掉下来砸中了我,所有的玻璃都摔碎了,没有留下一片完整的,但是我丝毫没有被刮伤。还有一次我修理台灯电源线,发现台灯竟然没有断电。很显然,我感受到这是师父在保护着我。

我在梦中也遇到了一些考验。其中一个梦境,是以前教我气功的老师们出现了,想要引诱我继续跟他们(学习他们的东西)。我很清楚的认识到这是旧势力想让我停止修炼,因此我也成功的过了这一关。

另外一个梦境中包含了一个很特别的信息,帮我意识到自己从未察觉的先天能力。梦中,我和我的女儿在一起,一个长相丑陋的人从对面过来,我立刻认识到这是魔想要攻击我们。我停下来,伸直我的手臂大喊:「停在那,不许动!」他立刻就停住不动了。

几天之后,我在明慧网上阅读到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同样的情形。这让我更加确定我们的能力,虽然在这个空间不可见,但它与生俱来并有强大威力来清除邪恶。这帮助我在发正念中建立了信心。因为我的天目是锁着的,我看不到发正念时候的景象。但是我很坚定的相信,我在大法和正法中的决心和信心清除了所有的邪恶。基于这个原因,我非常喜欢阅读明慧网以及那些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学员的交流。我至少可以经常的发正念,因为师父在为我们承受。

修炼要专一

一个月之前,我得到了来自师父的提示。我的工作是一名建筑师,一位老朋友请我帮助设计装修她的新家。她还向我请教了一些有关风水的事情。虽然我知道这不太好,我还是把风水的东西囊括进了我的项目中。项目设计结束之后,我将内容打印出来。当我回到我的椅子上的时候,我却突然坐在了地上。好像是有人将我身后的椅子拉走了,我直接摔在地上。我的嵴柱着地,我感到强烈的疼痛。虽然那之后我没有受伤,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直接的警示。我非常感谢师父帮我意识到了我的错误,并且帮我加快去掉旧有的不好习惯。

抓紧时间赶上来

在修炼中负责任,不延误,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旧势力就找到并加强我们的漏洞以及执着心,并且把我们从修炼中拽下去。这是一天我在赶公交车的经历中悟到的。我查看时间之后发现比平时要早。我思想中告诉自己不需要着急。因此我放鬆了精神,并且开始在家中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我发现我的确要迟到了。

在我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我深刻的体会到一分钟是多麽重要。在我还走在街上的时候,我听到公交车从我身边开了过去,没有给我一个上车的机会。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了,修炼也一样。任何的延误在宇宙正法结束的时候都会造成很大影响。像是还有足够时间以及我们仍然可以做一些事情之类的观念,代价可能会很大。

去除观念

另外,我发现我大脑中有各种各样的观念,喜欢去评价一些事情,或者证明它是正确的。这些观念隐藏的很深,以至于很难发现,因为我们将它们看作是自我的一部分。因为这些原因,我不断的努力辨别他们,并且在不同的情形中观察我自己的反应。

我认识并且去除了一部分与物质和安逸相关的人心,比如说,我需要有足够多的金钱、稳定的工作、舒适的家,我需要提前知道这些或者那些,我需要健康的饮食等等。

最难去除的观念是那些我对他人情感——包括和我亲近的人以及其他普通人。这些观念包括我们强加给自己的,对孩子、父母、生意伙伴等人的反应。还有各种各样的对他人的期望。例如一些人应该或者不应该如何。这些是我现在从我自身发现的。分离这些人心的过程是非常缓慢的,因为它们隐藏的非常深,并且有很多层。然而,无论这个过程多痛苦,我仍然相信可以通过努力达到。

另外一个我需要提高的地方是修口。我发现不能修口的背后是缺少忍。我过多的想要分享一些事情,这是因为我想加快事情的进展,或者我缺少忍。同时也表现出我想要掌控事情和开脱自己。

这些控制我们的魔来自于我们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执着心。因为我们在迷中修炼,旧势力便利用这些错觉来让我们远离修炼。因为这个原因,我在炼功过程中仍然有一些干扰。我的思想总在思考一些事情,有时候甚至琢磨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时的会担心,但是我尝试不去生成担心的执着。我知道我必须更加精进,因为整个的修炼过程是极其複杂和严肃的,儘管我在努力去做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但是有时候我却不能严肃对待 。

在我现在的层次,我认为这个阶段非常关键。很荣幸自己可以成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知道这个机会只有一次。

感谢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感恩师父宏大的慈悲,来救度众生。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