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自我 修去自我

Print

【圆明网】师尊好!同修们好!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修炼内容是,我在认清自我和修去自我的一段修炼心路历程。能够在法会上与大家交流我的这一段修炼体会,感到非常荣幸!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上下求索、缘归大法

我是在99年迫害之后才得法的,因此我的个人修炼是和正法修炼结合在一起同时进行的。这说起来好象很简单,但我却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走了一段弯路,才明白师父为我所安排的修炼道路以及其中涵括的高深法理。

我从小很喜欢读书,几乎读遍了所谓的中外名着。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成为作家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是,后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低俗作品充斥市场。于是在我18岁之后,就决定不再阅读。现在看起来,这或是冥冥之中师父已经在保护我了,不让我去被不好的东西所污染。

在没有好书读的青年时期,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人生的真谛,却一直找不到答桉。在国内有一段时间,我和跟一些搞艺术的人士在一起。当看到当局以查外地居民居留证为由,拘捕良心艺术家们的时候,我切身感受到了:在大陆如果中共政权把你当作了敌人,哪怕你被他们迫害死,都不会在社会上引起任何涟漪。几年之后,已经移居海外的我,在哥本哈根街头遇到一些法轮功学员,他们给我讲法轮大法被中共无理迫害的真相时,我马上就断定“他们讲的是真的”。

就这样,经过了多年的上下求索,我与大法的缘份终于接上了!我得闻大法,走进了大法修炼,成为这宇宙中被无数生命羡慕的一员!

二. 对执着自我的认识

2003年,我刚开始得遇大法时,最初得法时的那种激动,就像一股力量推着我往前走。当时的我什麽证实法的项目都想参加。每週两次的集体学法,我骑自行车来回四小时的路,觉得很轻鬆。冬季在室外冰天雪地里打坐,我都不想落下一次集体炼功的机会。

但是,参与做事并不是修炼,我其实一直不懂得无条件向内找,因此很多法理我也就悟不到。那时我自以为自己是相对好的人,甚至觉得自己没有妒忌心、没有名利心等。我那种自视清高的态度,让我的很多人心都变得隐晦而不自知。特别在《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本来在修炼之前就对中共很厌恶的我,好像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认识得到了师父的认可,并且错误的认为,自己没有我所深恶痛绝的党文化习气,还觉得自己的争斗心很少。

直到在参与媒体讲真相项目之后,我遇到了一次很大的心性考验,那是一次放下自我的生死考验。我豁然意识到,存在于自己物质空间场中的种种党文化的坏毛病,并不是自己没有,而是因为自己一直不懂得向内找,所以意识不到。以至于在某个阶段,我身上的这些不好的观念与行为被旧势力放大,使得我在修炼中魔难重重,四处碰壁,严重的影响到我的证实法之路。

看似偶然,但我知道并非偶然。我参与了媒体项目,做大纪元的网络编辑。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把这个项目当作我今后要一直做下去的自己的事业,却没有意识到,从一开始我的初心中就有人心:想以做这个项目来圆满我儿时当作家的梦想。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就是名利之心。

在参与写新闻的过程中,我进步很快,投入的时间精力也非常大,甚至慢慢与当地的学法修炼环境脱节了。我每天在家裡埋头苦干写文章,觉得很快乐,我非常享受找新闻、写新闻的那个过程,也因此学到了很多专业方面的知识。

刚开始,我仍然是早晨起来晨炼的。但是由于经常要熬夜做新闻(因为要按照北美的时间值班),慢慢的早晨的炼功不了了之。而后,虽然我每次也通过网络参加集体学法,但是由于学法心不在法上,而是在做事上。很多时候在我们学法时,值班主编就给我发来当天要做的新闻。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我把完成了多少条好新闻当作是修炼的提高,这是严重的曲解了法。

由于学法不入心、不到位,因此逐渐的,我的那个后天观念形成的自我开始越来越膨胀。在常人中我不屑的名利心,却体现在我在做证实法项目中却不自知。渐渐的,我只把我的工作业绩放在首位,把主编对我的专业认可放在首位,我在平台上与同修说话的那种盛气凌人口气也随着执着心的膨胀,表露无疑。有些同修说我是党文化的争斗心,我当时当然不承认,原封不动的奉还对方。致使一起工作的同修都有点对我 “敬而远之”。但是我还一直不悟,致使矛盾逐渐升级。

两年前,我参加了纽约参加法会,在8000多大法弟子的法会上,听到师父严肃的批评我们媒体党文化太重(不是原话)。师父在2014年《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特别是在媒体中,用邪党文化那套理论、那套用词、那套思维方式,那就等于是宣传党文化,所以大家要注意这些事情。”

师父的批评对当时的我来讲,就象当头一棒。我由此对我们媒体的方向产生了怀疑。我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但是殊不知,我请假一个月却成了导致我离开大纪元的原因,我再也回不去了!而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当时真的是抱着这是我一生的事业这种心态参加媒体工作的!这对我的打击相当巨大,这是我修炼以来碰到的最大的一次心性关。接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裡,我都是在愤愤不平中度过。在我参与这个项目的两年时间里,我与当地学法环境脱离,我也从来不跟当地同修讲我在做什麽,为甚麽我不去参加集体学法。虽然当地协调人知道我在参与大纪元媒体工作,但不知道细节,更不知道我很多时候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在做媒体工作,週末更是如此。那种打落牙齿往肚子裡咽的委屈和孤独,让我觉得一切都对我不公。在离开大纪元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裡,我一直陷在这个执着自我的困境中。

我的怨气和魔性在我姐姐来国外看望我时,表现的一露无遗。在姐姐来访的3个月,我们天天住在一起,我会为很小的生活细节不符合我的观念,而对她大发雷霆,使我姐哭过好几回,不明白为甚麽她这麽千里迢迢的来看我,我却对她如此不耐烦。从对待我姐姐的态度上,我再次看清楚了那个不能触碰的自我,凡是不顺我心的,我都会去排斥和反击,根本不懂得修炼人要修的是什麽。

现在的我回过头来看,这是多麽大的一个执着,多麽大的一个自我,如果我没有意识到,就是在走魔道,这将是多麽危险!最后,我不得不静下心来,开始以很严肃的心态学法。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后,我才逐渐认识到了我的根本执着——执着自我。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讲到:“无论他怎麽修炼,他都掩盖不了他没去掉的心。无论他怎麽修炼,我都会採取方方面面的办法,哪怕他觉的在干最神圣的工作时,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颗心表现出来。哪怕你们为大法做工作,我也会让它表现出来。工作本身没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昇华才是第一位的。”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到:“所有遇到的事情就看你能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来找找你自身哪儿错,哪儿不对。你能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对待吧,大家记住我这句话:你真能够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你碰到甚麽事情、麻烦事,你心里头不高兴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对不对,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有很不容易察觉的那个动机是错的?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很多人过去搞气功热的时候,也懂自身的场能影响到外面,其实不是这麽回事,是因为你自己不对劲儿,和这个宇宙特性拧个劲儿,就发现周围的一切跟你都不协调了,就是这麽个关係。你自己把它协调过来,一切都顺了,就是这样。”

三.修去自我

就在我深陷修炼困境的关键时刻,一位同修推荐我到营救小组参与向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的项目,并被分配到专攻活摘真相的平台。我把这个机会看作是师父对我的再一次救赎。因为我曾经写过一些有关活摘的新闻报导,从法理上,我明白讲清活摘真相与师父的正法进程有紧密的联繫,把活摘真相广泛传播给众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很珍惜这次机会。

在参与直接向中共最邪恶机构打电话之后,我体会到这是在第一线与邪恶交战,而且这个电话小组的同修脚踏实地,每天默默无闻的坚守在第一线,这个平台安排有序的心得交流也使我非常受益,渐渐的,我对之前那种在媒体工作的那种莫名的自我优越感和名利心有了更进一步的认清。

从电话小组同修的交流中,我体会到这是一个大法弟子精进实修的宝贵修炼环境。这裡的同修们每天都在对大陆打电话讲真相,在修炼上踏踏实实。而不像我以前做媒体记者编辑时,有时会不自觉的对新闻抓的好的学员有一种讚赏,却没有认识到这些能力都来自于大法,来自与师父。在不自觉中,同修之间以夸奖的方式给记者编辑同修设下了名利关,如果修炼跟不上,渐渐就会助长了这种膨胀的自我。

在坚持静心学法一段时间后,我越来越对真我和假我有了明确的分辨和认识。我明白了,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是为他的大觉者境界,是要站在维护法的角度去权衡一切,而不是被这个假自我操控。真正站在法上证实法,修去自我,对我来说是修炼中很大的一个课题。我逐渐认识到了那个后天观念形成的自我,它是为私的。我如果没有意识到它、抑制它,它就会主宰我的行为举止、待人处事。在遇到矛盾时,如果我第一念不是向内找,还会又陷入这个自我的圈套中,难以自拔。而要修去它,必须是以证实法为第一位的,而不是证实自己。我慢慢恢复到了正常修炼状态。

2016年,在无条件配合本地的神韵推广项目,是又一次修去小自我的机会。当听到神韵将来丹麦演出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我们当地学员的一次形成整体、互相配合的修炼机会,我内心深深感恩师父,并知道这也是师父给我的再一次融入当地整体修炼环境的宝贵机会,我感到无比荣幸和幸福。

我们当地一些学员中,曾经有许多间隔和误解。但是,这次大家都放下了前嫌,用最纯正的心态去形成整体,推广神韵。例如,如果我们去富人别墅区发推广神韵的资料,那裡的票就会卖的很快。但是只要我们有点心性上的摩擦,出票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停下来。最后我们推广神韵的实践证明:修炼没有什麽高级的手法,只要这颗心是纯正的,是为证实法的,那麽体现的就是神蹟和奇蹟!我们当地2016年神韵达到了爆满的好成绩。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到:“人就是放不下那颗心,当你那颗心真能放下的时候,你发现你甚麽都不会失去。学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为甚麽会失去呢?!实际上你真的失去了甚麽那只不过是你放不下那颗心造成的,老是魔你那颗心,让你去那颗心。真的让你出现了危机,这种危机是为了去你那颗心。你就是不放,就是不放,它怎麽办呢?它就僵持吧。越僵持,你的处境、你的生活环境可能越不好。当你真的放下那颗心的时候,你发现可能事情马上转化过来了,一下子思想轻鬆了,身体也变化了,一身轻。你回过头来看看,你甚麽都不缺,而且会真的像中国人讲的那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间好事又都来了。”

结语

从这一段难忘的修炼过程走过来,我有一点小小的感悟: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其实对我们个人修炼的要求更高、更严格。如果遇事老向外看、向外找,那就是符合了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旧势力就会插手趁机破坏,就会加大同修之间的间隔和矛盾,使我们不能形成整体,从而完成好救度众生的目地。因此,遇事都向内找,才是进入新宇宙的灵丹妙药,这才是真正的修炼!

以上是我的粗浅修炼体会。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