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正法项目

——对「默默的给予补充」的体会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

2013年5月,正式开始在德国中文大纪元做全职的排版工作。

我们的报纸製作是非常典型的团队作业工作,每个环节环环相扣,无论是从媒体本身的运作,还是作为大法弟子正法项目,都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单独完成的,都需要很好的配合。

作为排版人员,最直接的合作伙伴就是我排版版面的编辑。我负责的一个版面是要呈现地方新闻简讯的,最开始与我合作的编辑相对经验丰富,不久后换了一位当时还算是新手的编辑B来负责。和这位新手编辑的合作过程,暴露了我的很多不足。

第一个就是很严重的向外找的心:在我的固有观念裡,我觉得版面的负责人就是编辑,我只是根据编辑的策划来排版,文字和图片由编辑来提供,在我看来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如果编辑有大概的版面创意,指定好版式,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心里的理由就是,我拿到好料,才能做的出彩。

刚刚和B合作的时候,我对她提供的材料总是不满意,不是觉得标题不精彩,就是觉得文字不通顺,最让我不满意的是她提供的图片,常常是图不对题的,或者是无法充分反映文章的恰当图片。文字的部分我可以请她来修改,但是图片的部分,因为她的经验还没那么丰富,我只能自己从新找图搭配。这样一来,原以为很简单的普通简讯版面,要花费很多时间在重複找图上。

版面初步排好后转给校对人员校对,问题又来了,我们校对人员的文字水平很好,校对非常仔细也很严格,每次都能从版面中挑出一大堆错误,不是一般的打字错误,而是包括用词、逻辑、行文是否通顺等等这些问题,等于是由校对人员在全面修改。我看到校对结果时常常感叹,怎么要改那么多啊!一个版面完成了,我也积了一肚子怨气。

这样的状况连续几週,每次製作完成后我也都会和B稍微反馈一下,但似乎不见起色。我于是又反馈给主编、副主编,她们也很愿意帮忙想办法改善这个状况。那时我想过,这版面和我有直接关係,只是反馈问题,不是办法,我为什么不和B具体讲讲她找的图片不合适在哪里?我为什么用了后来找的图?这方面的直接沟通几乎没有。好吧,这方面后来有前进了一步,我每次碰到我觉得需要换掉的图,都会再找专门的时间和B做详细的说明反馈,有时候其他的老编辑也在场一起交流。

直到有一次报社例会的时候,大家只是进行一般的话题讨论,谈谈对某个时事的看法,找找写新闻的切入点,都是编辑们在轮流谈,B也谈了她的观点。她话虽不多,甚至有些害羞,但是她的观点视角很新颖。我忽然意识到,那天是我第一次听到B说那么多话,也是我第一次认真听她讲话。虽然说的是写文章的事情,但联想到这些日子以来这一版面的图片问题,我意识到,一直以来,我从没有问问她的想法,不管选的是不是恰当,她选那些图片的时候是出于什么考量?她平时的图片来源都有哪些?是不是有其他的困难?我换上的图片,是不是真的符合她写文章时候的初衷?等等问题。

那一天的经历,让我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告诉我们,「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对呀,我并没有真的向内去修啊。我按照我的观念修改编辑找的图片,又按照我的观念给她讲解,这只是以我的想法去改变她,想把她变成我认为的「专业编辑」,一味的向外找,一味的强调编辑应该如何如何,任由埋怨之心左右自己的思维。实际上是在修人家,并没有把自己当作矛盾双方的一方,用大法的法理对照自己。

另外,这次经历还让我发现了自己有很强的埋怨心态。没有认真向内找之前,我一直有一种心理,就是,做这版怎么这么不顺?为什么不给我搭配个专业能力强的编辑?经过真正的向内修之后,我终于明白,我的这些负面心理——埋怨和质疑,是它们让我(们)「做这版不顺」。

师父在《在瑞士讲法》中讲过:「我经常讲一个道理,就是说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平和的。你自己做错了,就造成了拧劲儿,和别人拧了劲儿了,周围一切好像都不对劲儿了,人与人之间的关係也发生了紧张了。这时自己找找自己的原因,你把自己不对的地方纠正过来,你发现一切都平和了,又对了劲儿了。」

是呀,想想看,从最开始就是我这裡老是心理彆扭,工作是做了,也在用心优化我们的版面,但是那是带着极大的不耐烦和埋怨,和同修讲的时候也是居高临下的指责。这样完成的版面,表面上达到了我认为的恰到好处,但是这样的版面上有多少我的负面情绪,是不是也带给了广大读者——师父要我们救度的众生呢?想到这些,我,羞愧难当。

也许是因为有乖乖向内找吧,师父又慈悲的点化给我另一句法理:「默默的给予补充」。我想:为什么是这句呢?喔,是因为我整个过程都不是「默默的」给予补充吗?可是,好像做不到哎!为什么做不到呢?怎样才能做到呢?于是我在明慧网上用「经书搜索」的功能搜这句话的出处,看看师父是怎么说的。

这句法理是出自师父《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那整段法是这样的:

他们是甚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甚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对照师父的法,我看到了,自己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我们既没有去徵求编辑B的想法,在和她探讨的时候也没有先让她讲,而是自顾自的从新找资料,自顾自的给人家进行所谓的讲解,总是「急于去否定」,「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

因为检索的时候我输入的关键字是「默默的」,搜索结果中,还有几段法也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比如:

“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

⋯⋯如果你要注重常人表面的东西,那你就是执着、你就是人心。不要注重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是一个方面。作为大法弟子啊,在各个需要配合的事情争论不下的时候或者是讨论无结果的时候,都应该这样去做,邪恶就再也没有办法干扰了。”
——引自《再精进》

是的,这说的正是我的问题,很注重表面的东西,强调「我们应该提高专业技能啊」,「编辑应该具备这样那样的素质啊」,或者有时也想「管理者应该这样那样的管理啊」,讲起这些来振振有辞的。当然不是说专业技能不重要,我们当然得有专业能力,才能更有效的给予补充。这裡我是看到了自己用强调技能向外找,掩盖自己怕麻烦的心,「别人技能好了,我的工作不就顺了吗」,或者是「报纸效果不好,是因为不专业,编辑不专业,管理不专业,我想提高水平,也没有专业人士教」,反正就是都是别人的不足。是这么个心理。

那天以后,我下决心按师父的点化,努力实践「默默的给予补充」。拿到编辑给的文章,先不要给予把文字和图片贴到排版文件中,而是花点时间捋一捋文章和图片,有我认为不太合适的,再仔细推敲下上下文的联繫。这样下来,让我觉得「离谱」图片变少了。有不太合适的,我还是会花时间去找更好的图片,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怨气了。后面和编辑沟通的时候,也不会再气冲冲的了。经过这顿折腾,编辑组也调整了她们的校稿流程。过了一段时间,编辑B提供的文章有了很明显的提高,给出的东西已经很完整俐落了,常常可以一步到位(当然这也只是在我现有的技术水平上的看法)。

这段经历只是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我在后来这几年的工作中,在需要和其他编辑,其他排版人员,和项目协调人及不同的同修合作时,也会时常碰到类似的状况,主要是在工作有困难,不好突破的时候,急于看到结果的时候,我都会想想这段经历,心态严重不稳的话,就再翻开师父的这段讲法。有时候我们需要丰富版面的内容,增强文章的可读性,比如用图表的方式代替晦涩的文字说明。有时候编辑只给出一个思路,没有具体提供数据,那么我也会尽力用自己能想到的方式找到适合我们使用的资料。心态很纯淨的时候,找到的就比较准确,也能很快找到。

这个过程中,并不是同修的不足完全不见了,而是我学会了如何看待这些不足,同修的不足不是给我拿来嫌弃和埋怨的;还有,我理解,「默默的给予补充」,也不是不说不讲了,我们还需要讨论呢,把眼前的问题摊开来,大家一起看看,还欠缺什么,不是指责某个人,而是反过来看我还能补充什么。在讨论中,很多时候我们都经历过,不同的观点能激发出更多智慧来。

在写这篇心得体会的时候,和先生同修说起这段经历,他给我指出另一个隐藏更深的根子上的执着——求名的心,证实自己的心,让我又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会点给我「默默的」这几个字,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心里很想让人知道,「你们看,我改的多好」。再想想,其实很多时候,我的努力,参杂着执着于结果的心,做的出彩了多高兴,别人看到我排的版面说一句「哇!眼前一亮耶!」我心里好个舒服。相反的,排不出来,遇到瓶颈了,没灵感了,多糗啊!所以,就造成了我向外找,埋怨编辑给的东西不好。

细想一下自己修炼以来参与任何大大小小的正法项目、洪法活动,很多很多时候,都带着一颗求名之心,很用心很努力的做事,有同修曾说是「追求完美」,我想,那其实是出自于「不完美会受到批评」的怕丢面子的心。

我想感谢这次提议写心得体会的同修,让我有机会认真梳理几年来的修炼历程。

有时想想,如果一边排版(或其他任何项目工作),一边任由自己脑中各种杂念翻腾,三心二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敢想像,这样状态下做出的报纸怎么有脸面拿给给读者来看。

我深知救人的是法。我有幸参与不同的项目,是师父给予我的机会,归正自己的同时救度众生。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如果我的心态不符合法,不够纯正是救不了人的,甚至还有反效果,真的是非常严肃。只有经常对照法来检视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所面对的众生,不辱大法弟子的使命。

衷心感谢师父的呵护和点化!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