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项目中学会放下自我和无条件向内找

Print

【圆明网】我是来自德国的大法弟子,是2004年开始参与大纪元工作的。先是做文字工作,2007年8月之后,转为以办公室工作为主。

在做办公室工作的时候,需要与同修A一起配合做事。她与我的思维观念大不相同,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她认为重要的,我认为不重要;我看重的,她认为不重要,尽管我都有按照她的做事方式去配合,心中却时常觉的不满和委屈。心里积攒的东西多了,慢慢就打上了心结。

有一天学《瑞士法会讲法》,看到师父说「我能最大限度的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我突然豁然开朗。我悟到,我太过执着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后天观念,对同修A看不顺眼,是我在拿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她,我把人家和我不同的部分,都定义成不好或者是坏的了。

解开了心结、摆正了自己的心态,我不再用我的那套衡量标准去排斥同修A与我的差异,很快我发现,同修A身上,之前在我眼里是缺点的部分,恰恰是我工作中缺少的、必须要补足的。

比如我之前在工作中遇到困难习惯往后退,而同修A是勇往直前的,她的眼里,只有要完成的目标,不管有多辛苦,一定要达到目地为止。从前我认为她这样是太过强硬,和她在一起工作,给我太大压力。我想,自己从前的知难而退,是因为太过在意自己的感受,将自己的感受看的比工作的完成更重要,作为一个修炼人,不断放下对自我的执着才是我应该做的。改变了自己的观念之后,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好的成果。

随着工作的往前推进,我们团队的成员逐渐多起来,人多了,我要面对的事情就越来越繁杂。新成员带来了更多的思维方式和工作习惯,大家个性都比较强,很难一下子完全放下自己的东西去配合别人,互相之间的心性摩擦开始多起来。

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

所以团队气氛不太好的时候,我就静下心找自己。我想,我们这里的办公室工作,是做后勤的,我得做好,才能让前线的同修们安心的冲锋陷阵。目前的这个状况,可能还是需要我再进一步的放下自我。我开始耐心的去了解每位团队成员的思维方式和工作习惯,之后,最大限度的按照她们的方式给予工作上的支持。很快,我的付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无条件向内找

2015年8月,我换了个部门工作。工作内容、周围的环境和接触到的人,有了很大的变化。突然进入一个专业上尚有很多缺陷的团队,一开始,我是很不适应的,渐渐有了怨言。

师父在《精进要旨・纠正》中教导我们:「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

我悟到,看见环境有问题,有抱怨的时间,不如利用来想办法改变环境。不能只顾期待从环境中获取什么,应该为环境变的更好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在新团队中工作不久,就出了一个问题,责任不在我,可是主管却来责备我。那一瞬间我很生气,想找办法去证明错不在我。从前我遇事坚持要弄清楚是非对错,错了我就承担,没错决对不能让我担。冷静下来之后,我看到自己这里面有两个不符合大法的地方:一个是争斗心,我原本以为自己没有这颗心,现在发现,我是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观念把争斗心掩盖了,我的这种「人若犯我,我非得弄清楚不可」的思想,是很强的争斗心;另一个是我「忍」修的不好,不肯受不白之冤,不能忍耐。

接下来的与同修的一次心性摩擦中,在即将爆发的那一刻,我强迫自己忍住,一言不发的退下阵来,可是心里还是忿忿不平。师父在《精进要旨・何为忍》中说:「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原来这次,我把消极退让当作正确的过关方式。我以为我退了,并没激化矛盾,惹不起我躲,修到这里我就以为结束了。可是真正过关的心态是正念出来,心底平静光明,现在这种让我心跳加速的又是什么?

我问自己,刚才有站在同修的角度上想问题吗?好像没有,又只顾自己的立场了,没能理解对方和包容对方,真正的修炼人,应该顾不上考虑自己的伤触,只能想到对方的伤触;想办法补足不足的自己,以便以后不再因为自己的不足而伤害别人。想到这里,心中再没有对同修的埋怨,反倒因为无意中给同修带去了伤害而感到抱歉。

新团队的主管,希望我可以帮他完成一些管理上的事情,可是我不喜欢做管理,长久以来,我习惯了在背后默默的配合,并不想当领头的人。我一直以为我这种个性是随遇而安无欲无求,我长期在这种思维定式里怡然自得。但是主管又不断给我这类的任务,有一段时间,我的心里别着劲儿,就觉的很辛苦。

和同修交流这个的时候,同修提醒我说,这是求安逸之心的一种表现。我心里一动,好像是呢,但是嘴上不肯承认,回说:「我不喜欢的就做不好嘛,做不好,还不如不做,随遇而安比较好。」她冲口而出:「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做不好?你说随遇而安胸无大志是正确的状态?旧势力的因素时刻盯着我们,用各种办法干扰我们救人,我们如何能随遇而安?多少生命等着我们去救,我们怎么能胸无大志呢?」

我被问住了,反观自己的思想,还真的是一直在偷偷的求安逸,不肯担责任。常人的思想,会自动向着温暖安逸的地方跑,问题是,我不是常人,我的目地地,是相反的。诚然,做管理,要面对和处理大量复杂的问题,自己必须付出更多,可是,如果我们倾尽一切付出可以帮助我们的媒体做出更好的产品呈现在众生面前,以换来更多的众生被救度,再多的辛苦也都是值得的,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活着的意义不就在于此吗?在这件事上,又怎能吝惜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呢?

经过了许多事情,我发现,修炼人面对的任何问题,都能在自己身上找到答案。《精进要旨・修者自在其中》里面,师父教导我们:“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谢谢师父!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