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亲爱的同修们好!

2004年我开始在俄罗斯修炼法轮大法。我现在居住在欧洲。我想交流一下我走出来向政府官员讲真相的体会。

住在俄罗斯的期间,当我碰到跟法轮功有关的困难的情况时,我就试图参与集体讲真相活动。我参加了一些给公众举办的活动。并拜访政府官员,政治家和警察。对我来说这并不简单。因为我从小就习惯于自给自足而不与他人沟通。小时候在家给客人念一首诗可以让我几乎晕倒。我只跟书本做朋友,而不是和我的小朋友们。

自2004年得法后开始学法,我开始明白了我的恐惧心和不愿跟别人沟通的心也是某种执着心。2006年,我去给一位在莫斯科的高级警官讲法轮功的真相时我的双腿发软,口干舌燥。 当时我对我的讲真相效果抱怀疑态度。但这确实是我向前迈了一大步。它让我把自我放到了第二位。它也让我迈出了常人的框框。

在那些年中我记得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件。 由于中共外交官的谎言,俄罗斯官员开始对法轮功有关事件采取负面的决策。他们不让我们举办公开的活动。强迫中国学员离开俄罗斯。并命令警察跟我们做对。

我们意识到了我们要给外交部的主要部门和国际事务部门讲真相。然而要接受高级官员的接待是极其困难的。他们也不愿和人民沟通。并且通过他们的秘书和保安人员制造了不少障碍。他们也不接我们的电话。

有一次我正走在莫斯科的市中心。我带着去见政府官员的几套法轮功的文件和图片。当我走过市长办公室的时侯,我决定去拜访一个国际事务部门。乍眼看这好像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决定试一下。当时我没有任何怕心。否则我可能会等待,或者改打电话或取消此行。在我的头脑中我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大法弟子。我来这是给这里的官员一个做出正确选择的机会。

“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法轮》)

就在安检那儿我给秘书打了电话并要求拜访一个国际性部门。 我在等待的同时也发着正念。奇迹发生了!也许秘书把我当成另外一个人了,或者……我被邀去拜访国际事务部的负责人。会谈进行的不错。那位主管很认真地听我说。尽管他还是没有搞清我是怎么见到他的。他对在中国发生的针对法轮功罪行的事实非常震惊。他答应会把真相资料转给管中国问题的专家。

在这之后,我悟到了是师父在帮我们!我们要做的只是从常人这儿向觉者迈出一步。只要我们有强大的正念邪恶就不能挡住我们履行我们的使命。

根据我对师父讲法的理解,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为我们的提高和实施我们的誓言而开创的。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尽管它有时看上去不重要。这可是给众生一个能留在新宇宙的机会。

“你们虽然在救度众生,在承担这个历史使命,同时自己也在修,有的时候碰到一些具体问题也会处理不好、协调不好。我说这个历史的舞台就是给大法弟子留下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二零零九年六月六日)

面对在我一生中出现的不少艰难的局面,我悟到我们不能错过任何师父给我们的讲真相的机缘。我常常感受到在物质的表层,有一种反平衡物质干扰着我讲真相。它还控制着我还存在的安逸心,遇到矛盾后的怕心,懒惰心。 我看到能摧毁这种反平衡的就是学法。深度的学法可以帮我找到抵抗我的那些还没有修去的人心的力量。

2007年我有一个很不错的经历。当时有几个中国学员被强行赶出俄罗斯。国家的移民办公室没有认识到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事实。俄罗斯的学员试图向这些部门讲真相。然而要见到政府官员确是很难的。

我当时决定要买一辆二手车。我从一家报纸的广告上找到了一辆合适的。我们达成了协议。我开始跟前车主聊上了天。我想告诉他法轮功和在中国的迫害。结果发现他对法轮功很了解。他在一家移民办公室上班并负责收集有关法轮功的信息。我就把我手头有的资料送给他看。我对师父给我们机会向那些平时无法见到的官员讲真相真是太有感触了。

我还碰到了另外一个情况。最近我用了我一个月的假期时间来走访俄罗斯。我住在乡下,同时我和我的家庭和邻居保持联络。当和我妻子同修一块住在俄罗斯的时侯,我们理所当然的向很多当地人讲法轮功的真相。只有一个除外,就是当地的头。

我清楚我必须要给他事实。但是在那5年中,我都没有找到一个机会。两年前,当我们抵达的数天内,我们的村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灾——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飓风袭击了我们这个地区。很多大树被连根拔起。房顶倒塌,电线都撕毁了。我们家的房子也受到飓风的影响。房顶有几处被损坏。墙篱笆也被傍边大树的树叉给砸了。

我们当时并不明白发生的原因。很明显事出有因。而且与我们的到来有关。我们开始向内找我们的漏。我想到我们在这里居住了5年。而我却没能向我们这个地区的负责人讲真相。也许现在是时侯了。作为居民想要见他的话你就只能得有个难题才行。于是我们找到了求见他的理由。但是他每个月只接待一次访客,而且必须有预约记录。我查了一下,发现没有几天就是他的接待日了。现在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这是个给重要人物讲真相的机缘。

我们来到了访问处。秘书们试图将我们送到那些不太重要的官员处。但我们坚持要见地区的负责人。我们的理由很充分——我们的房子受到飓风的破坏。我们来咨询可否将村里的那些危及村里生命和财产的老树锯掉。这个地区的负责人接见了我们并讨论了树的问题。我们也设法开始了我们的主题——讲法轮功和迫害的真相。

我们知道这是一位老官员,在职有近30年了。他也有亲共的想法。在城里,还有共产党领导人的纪念碑和有共产党名字的街道。然而在整个交谈过程中他急于要了解中国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情况。我们还谈到了中共邪党的邪恶角色的问题。

我尽量的用我的心来说话。我试图告诉他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荒谬性和残酷性。我感到他放下了他的大官头衔而用他的灵魂来应答我。我们热情的分了手。一年后当我们再次回来时,我们发现这位老官员升职了。考虑到他在一个地方当官30年后升了职。我们估计他了解了法轮功真相。我们希望他今后会站在正确的一边。

如今我们住在东欧的一个地区。我和我妻子碰到了一个类似的情况。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只有去见当地的负责人才有可能解决。由于情况和俄罗斯的相似,我们决定去拜访他。这个问题也触及到我们的邻居。于是我决定先跟他们,尤其是那些没听我们讲过法轮功的谈谈。

“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知道了师父告诉了我们去问题出现的地方讲真相,我便同那些在冲突中起主要角色的人开始交谈。我跟他们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和我一生一直试图追随的法轮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我给他们翻看了一本漂亮的有关大法的杂志并告诉了他们在中国的迫害。之后我们间的问题好像消失了。我们的心静了下来以为问题解决了。

然而不久矛盾又出现了,比以前更激烈了。我开始找我的漏。我悟到,我有找到我居住地主要负责人的机会但我没有利用。于是我就打电话预约。我们将在不久的日子见面。我悟到在这段时间内对所有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件我们都要用来提高我们的心性同时去讲真相。慈悲的师父会把机会给我们。我也会尽全力把机会留给所有的众生。

感谢尊敬的师尊给予我们一条敞开的返本归真之路。感谢师尊的慈悲!

以上所写的都局限于今天我对法的有限的领悟。如有偏离法的内容请同修们指正。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