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2017年欧洲法会

找到真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译文)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从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以来,我总会在炼功时想一些事情。但我知道师父曾在《转法轮》中提到,炼功时「最好是什么也不想」。最开始我对此不太在意,并且习惯了这样的做法。

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炼功。心静时,我会头脑清晰,甚至能想到如何去解决大法工作或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但事实上,当时我那种状态很像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不自觉的在练邪法”。有时我甚至会在炼静功时睡过去,或者在发正念、学法时走神。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在发正念时想其它事情。

后来我意识到自己太关注日常生活了,甚至在完成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时,也经常受到观念的左右,而不是把个人修炼和尽快返本归真当作最重要的事情。正如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中提到的:“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变的。但人认识事物往往容易形成一种观念,而这种观念就不是自己⋯⋯这个观念还不只左右人的一生,它要一直左右下去。什么时候发生改变了,什么时候去掉。否则,它一直左右下去。”

通过反复阅读师父这些讲法后我才明白,很多时候我都把观念当成了自己。这些观念深深植入我的骨子里,让我没有办法把执着心、常人观念和真正的我自己区分开来。事实上,如果我们人的观念很强,那再怎么讲真相、发正念、大量学法、悟到一些事情,或者甚至能对法理侃侃而谈,那也是不够的。

最近几年,我感到自己一直没有进步,我就像待在一个透明的壳裡,透过这层透明的壳来观察外面的世界,但却没有真正的破壳而出。这层由观念形成的壳尽管帮我理解了一些法理,但它也在阻挡我精進修炼和快速突破层次。要想精進和快速突破层次,就得“发生改变”,破除这层壳。正如师父说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中的《警言》)。

我们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相信大法,按照大法的标准来生活,每一念都应该符合大法。我们应该时刻以真善忍的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并保持强大的正念。虽然我们经常谈到这些,但我在生活中却没有真正去实践。

我觉得想要”改变人的理“,走出这层由观念形成的壳,最关键的就是要放下最强烈的人心之一--生死观念。我觉得这个观念像“铁门”(《转法轮》)一样,把人和神间隔开了。其实,常人的生死观念与我们无关。师父曾经说过:“你整个的生命由最微观的粒子到表面的粒子同时构成了你,所以你的生命不仅是简简单单的表面的细胞这么一层。对于人的生命来讲,表面这点只是去掉了一层表皮而已,转生时又会换新的表皮,可真正的你不可能被土埋上之后烂掉。那土不会解体原子,甚至于分子它也解体不了。”(《什么是大法弟子》)

我觉得只有超越人的生死观念,才能真正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跨过了这扇门以后,我想我们就能更轻易的放弃其它观念和旧势力加在我们意念中的不纯净思想。因为旧势力为每个大法弟子都很可笑的安排了一整套修炼细节,甚至是我们的思想。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2001年)。

师父还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师父还说:“旧势力,你只能是不承认它。它们安排这套系统,你动不了。师父能动,也不能动,因为到了今天这一步,一毁就全都毁了,所有的一切都毁了。”(《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由于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被旧势力安排的,一直到每件事,每个动作和每句话,所以能意识到这些,修炼自己的言行和思想就很重要。不断地发现自己身上不好的行为和思想,不断精進实修,排除这些不好的行为和思想,我们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断变好,提升自己。

以前,每当我想起《转法轮》中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这句话时,我会强迫自己去放弃各种执着心的外在表现。尽量不去做一些事,不采用某些行为方式。但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去掉了一种执着心,已经翻过了这一页时,经常发现同样的执着心很快又回来了。因为我去除的只是它的外在表现行为方式,而没有去关注导致这种行为的思想来源。

我终于明白不应该避免某些行为,而是应该不动念--把它从我的头脑中排除出去。因为思想也是一种物质的存在,是旧势力加在我们身上的一种物质。生气、自满和色心,都是“不好的思想,不好的物质”(《转法轮》),它们会导致由旧势力安排的各种执着心。我们应该立刻否定和排斥这些想法。

师父说:“首先你得把不好的思想修掉它,你能够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是因为你不承认它是你,这是至关重要的⋯⋯用大法衡量嘛,所有不好的思想其实都不是你。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就分清了:噢,这个思想不好,应该消下去,去掉它,我不应该这样去想。这本身就是在消嘛⋯⋯坏思想在逐渐的一层一层的去掉。但是你们要听明白了。”(《美国西部法会讲法》,1999年)

旧势力给每个大法弟子都进行了复杂的安排,如果我们的思想不符合大法,就有可能顺着旧势力安排的方式去思考。如果我们不用大法去对照自己的思想,就不可能把真我和被旧势力安排的观念区分开来。不过,当我们的思想符合大法时,就能去除这些观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白了一思一念的重要性之后,我开始对此加以注意。而且我注意到,在我心不静时,产生的第一念很可能是来自人的观念和旧势力强加的干扰。师父告诉我们:“通常心很静的表现是面对很多干扰都很静,没有常人那个激动、不平等⋯⋯」(《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这说明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保持心静如水,这非常重要,因为这样我才能意识到我的思想是否符合大法,是来自真我还是其它因素。如果这个思想不好,应该立刻就清除它,立刻摆脱它。

如果不能时刻做到这一点,我们每天可以在睡前回忆一下自己当天的经历。当我们发现白天如果有言行不符合大法,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应该加以关注,下次清除。

最后,我想借师尊的诗《实修》来结束我的心得:
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洪吟》中的《实修》)

我悟到,“事事对照”还意味着用法来对照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经过不断的思考和归正,每天我们都可以越来越同化大法,越来越符合宇宙的特性。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2017欧洲法会投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