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由冲突不合到全心全意的配合(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是以色列大法弟子媒体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自2005年起,经理一职我担任了多年。2010年,在一次我认为不公正的人事变动中,另一位创始人得到了我的工作,我被要求在公司担任其它职务。

我把这个变化看作是修炼——配合领导的决定,在我的新职位上充分发挥作用。当我的心平静下来,我开始审视自己有漏的地方并吸取教训。我得到了非常多的帮助,它们就像在等着我的需要似的。结果就是,在我以前的角色中,人们可能会喜欢我本人,但我不确定他们是否信任我作他们的领导;在这个新角色中几年后,我觉得大家对我的信任比我信任自己还要多。

无论怎样,这样的進步不得不归因于处理我替代我的那位同修之间的关系这件事上。

同修替代我经营媒体项目的这几年,也许之前也是,我对这位同修的态度很矛盾——即友善又抵触。用现代的说法叫“敌友”。这可能是相互的,毕竟,当同一座山上有两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时...一山不容二虎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很多事情在你们的争论中把事情搅黄了,很多事情都被邪恶的因素利用着你们很强的那种争强的心给搅黄了。”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所以大法弟子互相之间有问题、有错误是难免的,关键是互相之间不能够真的发生冲突、矛盾、互相之间不信任。”

在2014年底,我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愤慨的状态中,我就努力地清理我的心,这需要时间。

在2016年春天,我回忆起前一阵子一位同修与我交流的经历。他选择离开一个项目,因为他有一种虽然莫名其妙,但是非常强烈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个项目中。我记得在2009年秋天,几乎是在以色列媒体调整的前一年,我也有同样强烈的感觉。发生在我们媒体全球会议的那天,师父也有讲法。我不理解这种感觉,但我想如果有明确的指示,我会遵循。但是,师父并没有来找我,告诉我该怎么做(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期望呢?),所以我就一直做了下去。

但从那一刻起,以色列媒体的情况变得更加混乱,直到达到了爆发点。我意识到,如果我遵从了那个感觉的暗示,我所受到的所有“不公平”待遇可能都不会发生。虽然我和其他人的执着心起了作用,但我的一个漏是我不愿听从那个暗示。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你越执着就让你感觉越难受,你上医院检查就让你看到是加重了。还不悟,那还不悟就越来越严重,最后就真的不行了。”

突然间,我对替代我的那位同修的心结打开了,我再看他的行为完全不一样了。在一次以色列全体同修的会议中,我与他交流了这一点。我感觉解开了我们之间的一些东西。

在2016年纽约法会的那几天,师父对欧洲学员讲法。在那之后,我有种强烈的愿望想要与这位同修合作。当我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我就跟他讲了,他问我是否想好了要做什么,我说还没有。很遗憾那天我们没有商量出可以一起做的事情。

但不久之后,机会就来了。这位同修负责协调我们7月20日的活动。我就要求加入他的团队。一起工作当然也是修炼,但我们一起工作的令人惊讶的非常好。这加强了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之后他自愿组织了一次全国学法和交流会,我再次加入,我们又合作的很好。

在那个全国学法日,另一位同修问我与这位同修之间的合作,我说最重要的是我们一起合作的很好,谁是协调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如果让另一个人来协调更重要,让他来做会更好,我都完全配合。

不久之后,这位同修负责向政府讲真相的工作,我又加入了。这次是个长期的项目,而不是单一的活动。我开始害怕,但也意识到这是没有缘由的。我们开始合作,并且互相圆容。他的强项弥补了我的弱点,反之亦然。虽然我们都擅长走在最前面,但我们都没有这样去做。

之后在我们的一次交谈中,他建议让我来接手这个团队。我意识到,是因为我放下了执着,所以才会这样。在谈了更多之后,我们意识到,我们愿意或不愿意协调,只要我们使这个团队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通过我与同修的交流,我也看到了他走过的修炼过程,这都使情况的转变成为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我学会了要非常珍惜我的同修,虽然他仍然有不足,但那不再困扰我了。我们互相支持和接受,相互鼓励,更加精進。我真的体会到了这个变化。

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中师父讲过关于配合的重要性:“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项目、讲清真相的项目、救人的项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

因为这个经历,我看到法的巨大力量消除了所有的不好的东西。只要大法弟子想要修炼和改变,兑现自己的誓约,向内找——当他们有了充足的正念——缺乏合作的竞争状态就可以变成紧密的合作和真正的友谊。

这一点对我来说是真实可触及的,就像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中写到:“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

進一步讲,我认为这些事情是有意安排的,只有我们真正的与同修合作,事情才会奏效。我观察到,经常在一起工作的同修,他们的能力和特点都是互补的,就像一个完美嵌合的拼图一样。我认为,这只是根本问题的一个小小的表面形式,更深层的是:师父希望我们合作。所有的安排都在以这种方式引导着我们。

当我不理智清醒的时候,人的弱点就会占上风,会看这个人不顺眼。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
现在,当我注意到那些能够互补的同修看不到这一点,只是争斗,或者更糟糕的鄙视对方时,我就想向他们喊:“你们为什麽看到它?!”但这样不行。我最近在遇到这种情况,设法去帮助别人,不能大声喊叫。正如讲真相一样,需要一颗纯洁的心灵和师父给予的所有智慧,让我能真正看到人们被困在哪里,并有充足的善和忍,让他们听到真相(也就是真)。

回到同修和我自己身上,后来我们都被安排去做更多的协调工作。所以我很高兴我们之间建立了坚实的信任合作的基础,因为合作的“画布”已经扩大了,责任也大了。特别是神韵在下个季节即将第一次来到以色列。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共同经历会激励着我们记住大法的神奇,这个奇迹或更好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别人身上。

去年经历的这段修炼,使我更加珍惜大法和师父,以及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自己。希望我们能真正珍惜彼此,能够在剩下的时间里救更多的众生。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们!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