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中教师的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敬爱的师父,亲爱的同修,

我来自德国,是一所文理高中的教师,55岁。

2012年我在一所公园里遇到了法轮大法炼功团体。有三年时间我仅仅是在家自己炼功和学法。2015年我出来,在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格林德雷克特广场了解到法轮大法被迫害和活摘器官的情况,从那时开始我参加了学法组。从健康展会到参加节日活动,我们每年都组织信息日活动。我还给不同的网站修改文章。

解体中共因素

因为我在通读《转法轮》时经常磕磕绊绊,可能是我沒有太明白其中的內涵。在一些同修心得体会的鼓励下,我决定背法。我使用同修推荐的方法,一句一句的读,然后再重复整段内容。如果背下来了,我就接着开始下一段。

可是一次要记住半页内容,这对我并不容易。我是按照以下这个方式做的:先是在脑海里重复我读过的句子。这还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会把长句子分成小部分,一部分一部分重复。

最大的挑战是连续地背诵多个句子。在过程中我找到了一种比较自然的记忆方法,这个方法不会再让我觉得是在死记硬背,也不会让我感觉无法达到。

我用书签盖住书页的左半部分,这样我能够看到句子的一部分,再凭记忆在脑海里说出被遮盖的部分。通过这种方式,阅读——凭记忆背诵——阅读——凭记忆背诵,我尝试重复段落。如果我想不起来了,就看看书签下的内容。最多重复三遍,我就能把所有的都记住。

然后再用书签盖住另一边的内容。刚才盖住的内容现在可以阅读,现在盖住的内容就凭记忆补充。


完成这整个过程后,就可以记住整个内容。可能有时候还需要再看一下,但是一般两、三次后就能记住了。这样大家不会有一种被苛求的感觉,也不会根本就不想开始背法,因为在大家面前并没有那种难以逾越的障碍。与此相反,大家还能在开始背诵时找到乐趣。

通过背法加深了我对法的理解。有些句子以前一直被我忽视,如今也显现出来。我明白了一些之前一直没明白的内容,而这些单个部分也构建成了完整的一体。

师父说:“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同时你还得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一些,那么你就能够升华上来一点,也就是说,宇宙的特性对你的制约力不那么大了。”(《转法轮》,第一讲:炼功为什么不长功)。

通过背法,讲清关于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的情况也改变了。

在学期放假前,我们——我和一个越南同修在卡尔斯鲁厄大学前给大学生发送关于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的资料,其中也包括很多中国交流学生和中国员工。与德国学生不同的是,只有很少的中国大学生拿我们的传单资料。虽然他们朝着我们走过来,但是会特意绕开我们,走进学校的大门。当他们发现我们时,有的人甚至会跳到一边去。这让我们非常难过,越南同修建议在大学楼前发正念。

当我们再次开始发传单,情况有时还和之前一样。但是我们能和一些人进行很好的交谈了,同修甚至还和几个人谈到了中共的因素。

我们谈到善有善报,不能为了有个好的工作前景就加入中共。

有一个大学生想用一种友好、甚至非常礼貌的方式说服我们,说我们是完全错的。他想告诉我,对于中共的《九评》有很多是胡说,他翻开了几页,看了看,但都没找到他觉得错误的内容。我们详细地讨论了这个党,直到他最后离开。

但是对于那些在我们身边走过、又不愿意和我们接触的人怎么办?

我突然感觉到深深地、强烈的忧虑:“向我走来的神将要被销毁,还包括其背后的巨大天体。”,“为了你们自己请拿一份传单!”。

突然一些朝着我走过来的中国大学生和中国员工表示对资料感兴趣,拿了活摘器官的德语传单,有的在等有轨电车时马上就读起来。只有极少数人表现得比较激动,他们毫不停留地就从我们身边走过去。

师父说:“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转法轮》,第一讲:炼功为什么不长功)

过了一会儿,有两个中国学生朝我走来。他们停下来,拿了资料。其中一个看过资料后,讲话很不客气、看起来很激动,甚至马上发起怒来:“法轮功!”我和他说英语,而且非常平静——这让我自己都惊讶——我说“是的,是法轮功。什么让您这么激动?”他做出动作,好像要撕碎资料和法轮功似的。而另一个人手里还一直拿着传单。我没有动心,也没有开始辩论和争论,只是回答:“那是您的决定。什么让您这么激动?”

所有的一切都非常静,好像空气都凝固了。

另一个年轻男士想要传单,他对我们说:“我要看!”

生气的那个学生看起来好像从梦里醒了似的,他的面部表情都变了。在我看来他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就像获得新生一样。

他们很平静地离开了。

通过背法,我能够没有怕心的、平和地讲真相。

“是神叫我们传真相” (《洪吟四》,回归,二零零九年春)

我的执着和不好的观念越来越少。我身上的坏物质减少了。这让我能够更容易地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常人因此也有了得救的机会,因为我们拥有了相应的威德。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发现,对那些激动地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人我也有了慈悲心。当涉及到他们在中国家乡的中国同胞时,他们也有一颗同情的心。

当我说到在中国人们被杀害,是为了一些人能够发财,就连那些很害怕的人也拿了传单。我说,“我们想做些什么制止迫害。”当然,这离全面地解释迫害真相还有距离,但这似乎是在困难的情况下打开对方的心的一小步。

我感谢师父!我感谢同修们!

这是我目前的心得体会。如果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2017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