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反思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去年经历了从修炼以来最大的考验。感觉很难,好像到了心性的边缘,心中的执着被触动。磕磕絆絆的走过來,看到了自己很多的执着和局限,还有很多还在理解,领悟。

作为奥地利佛学会负责人,从2008年起协调维也纳的神韵。虽然感觉自己挺努力的,但维也纳的神韵一直没有突破。心里很着急。2016年神韵前大约一个月的时候,一位同修在邮件组里言辞很激烈的批评我。一些同修认为,要想把票卖好就要解决这一矛盾。之后几位同修加入批评的行列,邮件组里的讨论越来越激烈。

交流中了解到一些同修他们作为看到邮件的第三方,努力的自己向内找,但找不到什么,而他们看到批評越来越激烈,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們很痛苦。一些同修认为,既然一些学员那么说我,那么我肯定是有错。不同的同修参与其中。环境中压力越来越大。我一方面向内找,一方面想办法和批评我的同修直接沟通,但效果并不好。在卖票点碰到的同修们虽然努力集中精力卖票,但大家多多少少都在想着邮件组里的激烈批评。一些以前很能出票的同修,在当时的情况下觉得做得很吃力,努力做,却不出票。看到这些情况感觉压力真是很大,当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像不管做什么样的决定,批评马上就来。

一天在卖票点上,一位同修说他也一直在思考现在的情况,他刚又读了师尊2015年在纽约的讲法,他指给我其中一段,说有可能对我有帮助。

师尊讲:“是啊。有些负责人的素质真是太常人了。你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修炼人,就是当今的这种状态的修炼人,他们就有那么多人的思想,但是他们是大法弟子。难度就那么多、就那么大,你要当负责人你就得面对它、你就得正视它,你就得适合他们。你想要人为的叫他们变成什么样的人和你想要的那种人,那是不可能的,这个社会都没办法改变他们。修大法能改变他们,但是哪,也是一层一层来的,还没到表面的时候人还那样。只有那些精進的,才能够自己约束自己。可是一般情况下,有的人甚至于还意识不到,他还那样。你想叫他怎么样很难做到。我这个当师父的也没有说规定他必须得是一个什么样行为。那你怎么当负责人?你只当了一部份人的负责人怎么行?你想怎么当?你想过这问题吗?你想大家象一群羊一样在你跟前那么听话吗?那是你要的,不是我要的。就是这么复杂,你怎么当好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师父把责任交给你,你怎么样给我带好这些人?”

当时看了,觉得就好像是从来没读过这段法似的,尤其师尊讲到“你就得适合他们”。当时心里一震。自己也是在听这些言辞激烈的学员的意见,也在向内找,但内心深处不时仍会想他们怎么能那么说。一下觉得心胸变得宽广一些,好像新打开一条路。但具体做起来怎么做,怎么理解“你就得适合他们”,却仍然不知道怎么做好。

在后来的修炼中也是在悟这里的法理。现在想起来,我理解,这里有给大家空间,不是“一厢情愿”的做决定,而是按着大家的情况,发挥不同同修的能力的内涵。改变我们的是修炼,这是重点。说起来简单,做到多少却真是修炼。

当时2016年神韵演出的日子越来越近,环境中这几位同修批評的压力越来越大,而在这样状态下票也不动。當時有的同修提議一起学法,也马上被批評是给别人施加压力,搞共产党的大锅饭。第一次觉得自己协调不了了。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当时向其他国家的同修求救。幸好其他国家同修了解到情况后马上赶来,和当地同修一起在险情中挽回了一些局面。

神韵后,慈悲伟大的师尊在纽约专门给我们欧洲学员讲了法。听了很震动。当听师尊指定德国神韵的协调人时,心里一动。我很早就认识这位同修。说起来我是那种“死脑筋”的,有主意,但却不是什么有新鲜主意的;而他很灵活,善于用简单的方法解决复杂的问题。自己这么多年协调奥地利神韵,一直做不好。师父叫他协调德国的神韵,他一定也能把奥地利的神韵协调好,那奥地利就有希望了。回到奥地利我请示神韵办公室是否能请这位同修也接替我来协调奥地利的神韵。神韵办公室同意了。当时真是心里一块石头放下,觉得这下奥地利的神韵有新的希望了。

回想起来,在2016年神韵的这些情况下,自己为什么没有处理好呢,以至于自己当时协调不起来了?那真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我发现自己对同修之间的情很重。自己是奥地利得法最早的弟子之一,经历了很多同修从得法,到开始修炼,到成熟的过程。觉得奥地利所有的同修都很亲近,好相处的不好相处的,都好象家里人的感觉。

随着时间,不知不觉的,当同修提意见的时候,虽然也在向内找,但却有很大成分从人的情上希望对方好,很想理解对方,就把问题看的很重,很入心,就放不下了。陷在事情当中,也就很难从法上看的清楚。讨论就变成事情细节的讨论,不能从法上有个解决。从这种“家人”的情上,对于不同同修的各种想法,自己总想面面俱到 - 谁的都好,谁的都有道理,象做大好人一样。这样做为协调人做的一些决定,显得决定的原则不清,反而弄得一些参与的同修不满意。再有自己很不想说“不”,就忙于在不同意见中周旋,很累。实在内心平衡不了了,再说“不”,就让“不”变的很决断,而不是平心去讲。这样没有能量,让一些听的学员只是听到好像独裁的决定。当自己看到一些同修修炼上过关时,很希望他们能过去,想办法帮他们。而在这种类似“家人的情”上,反而是自己把事情看得很重。但修炼上的事最终是每个修炼人自己的选择,自己没法为别人选择。

还有和大家的沟通上很多时候没有做好。当有协调上的难关时,自己经常只是放在自己心里,觉得是自己修炼要过的关,想办法承受,圆容。但却没有想到其他同修,自己不讲别人不了解情况,不但帮不上忙,也有可能不理解自己在这样情况下做的决定。在做2017年神韵的过程中,一段时间一些同修对新做维也纳神韵协调人的同修期望很高,很多事情等着他做决定。这位同修在神韵会上坦诚的跟大家讲,他第一次做,很多具体的事不了解,所以没法做决定,希望大家多讲经验建议,帮他一起做决定。之后同修间压力小了很多,很多同修主动的想主意,给他做决策提建设性的意见。这样一来大家之间的压力消除了,参与的主动性强了。这对我启发很大。

修炼真是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2016年神韵后,这一关并没有随着自己不做神韵协调人了而过去。2016年从纽约法会回来后,那几位神韵前激烈批评我的同修又在邮件组里批评我,鼓动其他学员表态。我很惊讶的是看到的不是善意的批评,而是什么都是我的错,好像恨不得一棍子打死的感觉。我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但当时的感觉在邮件组里的那些激烈的邮件就好像是写大字报一样在开批斗会。当时想这几个西人学员说我是共产邪党的一套,而他们真不知道他们自己做的就是那一套。法理上自己也知道奥地利没能达到师尊的要求和我做协调人的不到位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感情上却很难接受那几位学员这种方式的狠批。

当时邮件组里一堆这样的邮件,每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至一些以前配合很好的同修,在这种环境下也开始说我作为中国学员不适合协调奥地利的事。当时心里感觉真是有苦不知向谁说。在心理压力下感觉自己站在一个深渊的边缘。知道自己不向外找是走不过来的,应该向内找提高上来。但当时心里很不稳,一时能向内找,一时又向外找只是觉得对自己不公。当时甚至想自己这么努力了,他们还这么说,自己不如离开奥地利去别的国家算了,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这时一位老弟子写了一个邮件,他说因奥地利什么事都是我揽着做决定,随着时间他和其他弟子觉得任何事反正我最后会做决定所以变得越来越被动,不再去主动思考想办法。他说我们是否能够改变奥地利的状况在于我是不是能改变自己,在于大家是否能变得主动而不依赖我。他的这一交流帮助了我反思。我做事相对快一些,有什么事情,也是想大家参与,但有时时间长了,就等不住了,自己做决定好让事情尽快前进。这有好处,却也有弊端。这样促使环境变得被动,使得一些学员不愿意承担责任。而自己这样做下来,越做越有局限性,越做也越累。

师尊在二零零五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再说一个问题,各地负责人必须放手大事、小事都得管的作风。各地充份发挥地区学员主动证实法的事要支持,不要限制,除非经常走极端的之外,老的大法弟子都成熟了,他们都在走自己圆满的路,要清楚。”

那时和一位欧洲其他国家做协调的同修交流,她说,同修有怨言,是因为我们佛学会的学员有很多没有做好,与其最后的时候才明白后悔,不如现在让人骂,明白了改过来。是啊,师父那么着急,自己也盼望奥地利能赶上来,那自己不赶快改变自己,还在那儿生别的学员的气。有什么觉得被冤枉的,做不好,最后什么都白搭。明白过来,心里渐渐稳定下来。

等这一段走过来了,回想起来,很是心惊。从邪恶迫害开始走到今天,磕磕绊绊这么多的路都走过来了,而这次因为同修间的压力却差一点没走过来,这不也说明了自己修炼上的问题?怎么能让自己的修炼变得扎实呢?这让我反思自己日常的学法炼功。

我每天上班坐火车来回3个小时。原本很好的学法的时间。但这几年路上很累,大多都睡过去了。而晚上回家一般都很晚了,马上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协调。每天学法炼功都是每天新的挑战。同修间的这次考验,重锤下使自己看到加强学法的紧迫。从今年年初开始早上和几位同修在网上学法,然后再去上班。虽然早上时间不多,自己也不是每天都能参加,但早上学法的机制定下之后对自己修炼上改变很大,在每天其它时间找时间学法也变得容易了。每天去维也纳上班,维也纳城市公园的中国游客很多。那里每天早上有集体炼功。自己想参加,而每天路上就要3个小时,在公司经常中间又是讲真相需要出去所以上班时间本来就很紧,一直觉得没办法再加。师父慈悲安排我今年神韵后一次早上去公园炼功点取东西。炼功点巨大的能量和祥和的场让我内心特别震撼,当时在景点的炼功场中觉得一切不好的物质都溶解掉了。真切感受到师尊安排我看到,要救度好众生,修好自己的重要。心里决定了,到公司里一说,同事们都很支持。这样我每周可以有一天10点钟再上班,这样我每周就有一天早上可以在维也纳参加集体炼功。这些小的变化使自己的修炼比以前扎实了。

今年已是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记得迫害开始以前,刚刚得法没多久的时候,一天和一位同修走在路上,我说,以后我要圆满了一定回来救度世上的这些众生。当时对大法的理解还很浅显,但这一念发自内心。之后随着修炼才渐渐越来越多的理解大法弟子的使命。最近我经常回想起得法之初说的这句话。现在时间是那么的紧迫,誓约等待去兑现。

修炼不易。回首看去,在过关中是剜心剔骨的痛苦。走过来却是越来越多的看到自己的不足和提高中的感恩。

最后以师尊去年致欧洲法会贺词中的一段讲法和大家共勉:
“我们的法会是修炼。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来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压力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来自大法弟子内部的矛盾、压力同样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除了师父外,你们每个人都是修炼者。做的好坏都是修炼状态的表现,没有特殊者。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修炼不是给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给大法救。修炼是生命走向圆满的保障,救人是修炼者的慈悲体现,是众生在危难时的责任。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们的帮助!

(2017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