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教我如何修炼我自己(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大约十年前,当我第一次得知我们将在日内瓦做神韵时,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我当时就在想这是师父要我们跟他走。就像那个古老的传说中,说有个人在街上碰到了个神仙。这个神仙问他信不信道,他回答说信。然后这个神仙就叫他往葫芦里跳,这个人一点都不犹豫,立刻就跳进去了。这个故事当时给我印象非常深,因为这个人信道,豪不犹豫就往葫芦里跳。

我当时感受到这个任务的神圣:跟师父走去救人。这很简单明了,但是我感觉压力非常大,因为我知道这将要求我放弃自己所有的执着,无条件的跟着师父走。

每当我们必须要做一件额外的事时,《转法轮》中有句话总在我脑子里转:“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这段话总是在我的脑海里转,我经常问自己能否跟上正法進程,能否达到一个合格的修炼人的标准。

我原来一直认为修炼就是做事,特别是考虑到在中国发生着迫害的紧迫性,开始时,我就忙着做具体事,而往往忽略了自己的修炼。这给我带来了很多问题,包括家里的、同事间的、同修间的。因为我忽略了修炼自己的善和忍,我只是习惯性的忙着去做事,没有向内找和想要改善自己。我认为我做的事非常重要,而别的都是干扰,没有把每次遇到的新问题当作是给我修炼的机会。

我们非常幸运在过去的十年里能够在日内瓦举办神韵,因此这使得我们救人的这一个过程连续不断,包括办神韵之间的空隙时间,因为我们得立即着手下一年的神韵准备工作。此外我们还得做其它项目,例如和人权问题有关的活动和做向政府讲清真相的工作。往往这些事情都是同时进行。我们越做到最后,越感到救人的紧迫性。这个紧迫性是通过做神韵使我深深感受到的,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救人的紧迫感。

修炼需要有坚实的基础

为了能够救人和修炼好自己,我认识到修炼的基础必须是严肃的而且要不断的加固这个基础。就是说,我们要更多的读法、发正念和炼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加强正念和救人。我知道在一些方面我还没有达到标准,我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偷懒,要挤时间更多的读法、背法和炼功。

读法和学法是绝对必要的。我知道在做神韵时,如果我们学法不够,我们的正念就不足,就容易受常人社会的干扰,例如不耐烦和容易发脾气。

真的,我发现每当我学法不够时,来自各个方面的考验都会增加,这会使我变得不稳和心里不平和,这样,我就不能够做好我该做的,就救不了人。

在推神韵期间,我们每天早上一起读法,一天读一讲《转法轮》。大家早上在一起先读法,然后再出去做推神韵的各项活动:发传单,赴约会。我们一起读法的那些时间是非常宝贵的。现在我更加感觉到是这样,哪天早上我学法来晚了,没有把学法当作神圣的事,那么我们今天做事的结果就会打折扣,修炼状态就不如原来,就容易受常人社会的干扰,比如受到情啊、名呀、利呀这些东西的干扰。

师父给了我们《转法轮》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打好修炼的基础和加强正念,这样我们就可以使我们自己完全地溶于法中。如果我们学法少了,我们就离法远了,常人社会的各种干扰就来了,结果就是影响我们救人。

一天早上我们一起学法,我们四个同修一起高声读法,我突然感觉到一个大法轮在我们的屋子里转,而我们就坐在这个巨大的旋转的法轮上。这种感受真是不可思议,我非常的感动:师父给了我们一切。

我还体会到在学法中,我们也是在修自己。因为有的人读得快,有的人读得慢。如果我们不经常读法,我们就会经常读错。还有的人不愿意大声读等等。这里,我们应该放弃自我的心,争取跟上大家,从而使我们这个整体能达到充分协调的状态。

修炼就是要向内找

正如师父在《洪吟》里“实修”中讲的: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我意识到如果我们光读法而不向内找,这没有用,还可能会更糟糕,不会起任何正面作用。具体表现在推神韵时,我们就不能打动来访者的心,卖不出去票或得不到支持。如果我们不向内找,遇到问题时,就解决不了问题。

在推神韵时,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因此也不能避免不同意见和各种压力,然而,正是因为师父给我们开创的这个特殊的环境,我可以看到我是否达到了修炼的标准。如果我只呆在家里,我就不会看到这些。

做神韵就得清除我们强烈的“自我”。清除“自我”包括在非常小的细节问题上。比如,我们想做这件事而不愿做那件事,我们喜欢做这件事而不喜欢做那件事。这正如《转法轮》第六讲中讲放弃情的问题:“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

面对这样的问题时,我会问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件事啊?为什么我宁愿做这件事而不愿做那件事?为什么不做啊?不是为了救人吗?推神韵的过程中每出现一种情况都是要纠正我们的心。举个例子,某一天,协调人要求我们去某一个商业中心推票,第二天又要求我们去访问公司。我们大家都按照协调人的安排去做,而不是按照我们自己的喜好有选择地做。换句话说,这要求我们把救人放在首位,而不是把我们个人的喜好放在第一位。

一天,我们收到了很长的一个公司名单,上边有人名,我们得打上百个电话。而我手头还有很多事我想先做完,因此我不想打这些电话。因为这些消极的想法,我给谁打电话都打不通。这时,我就向内看,问自己:你在干什么呢?你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个公司名单?这仅仅是个选择问题吗?我想到这些我应该打电话联系的人可能就是等着被救度的人,而我因为自己的喜好不愿做。这时,我感觉到自己非常自私,没有按照师父的安排去做。纠正了自己的思想后,我决定再重新打一遍这个单子。结果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对方的反应非常积极,愿意接受我们的材料。我注意到这个单子中的大部分人还不知道神韵的演出,我意识到这个单子上的人是师父发过来让救度的。

不责怪别人,这就是修炼

不去责怪别人,这也是我在做神韵时的心得。当某件事做的不对时,责怪别人是很容易的。过去,我习惯于这样做。我认为其他人修炼不到位,所以事情做不好。我有时掉在这个陷阱里。然而,这样做不是修炼。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事向内找是关键。现在,我试着不去看别人的错,而是找自己的不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因为找对了方向,我就能找到问题的根源。师父给我指出了我哪儿做的不够。因为遇到事就这样想,我就能往前修,而且我感觉越来越轻松。我抛弃了怨恨,因为我知道问题在我,于别人无关。从我遇事向内找开始,我和其他修炼人的关系就在不断的改善。不是我用情去和别人改善关系,而是我不再保留对别人的怨恨,不再责怪他们这个或那个不对。

现在我看同修,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好的那一面,我感到很开心能成为这一群修炼人中的一员。从找他们的不足,到明白师父为什么说如果一个人做好了能帮助其他人改進。我理解是当一个人做好了,他就给其他人立了个好的榜样。

在今年的纽约法会上,听师父解答问题时有一点给我印象深刻。师父在回答问题时经常说师父不这样看问题。我突然明白了一点:面对一个问题,师父总是看它好的那一面,师父不看消极的那一面。为了救度我们,师父只看我们的本源,我扪心自问,May(梅),当一件事情发生时,你也看它积极的那一面吗?我向内看,我看到了自己,我经常处在这样一种状态:谁这个不对,而我这个有理那个有理。那次法会后,我认识到师父给我们指出了另外一条充满光明的修炼大道,这里容不下消极的因素。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转变成积极的,关键是我们怎么看,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心态。只有当我们的心态转变过来,事情才会转变。

当我们真修时,奇迹就会出现

在做神韵的过程中,我经历过几次大大小小的奇迹,越来越加强了我对大法的信念。例如,我们曾经长时间地面临一个僵局,然而,没再做進一步努力,可事情却解决了。我经常会感动的流泪,因为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们打开所有的门。尽管有各种矛盾和困难,我们只需要相信大法,坚定的向前走。

有时,我累了或有事要做,不能晚上去剧院门前发宣传品,然而,每当我克服这种想法后去了剧院,师父总会让我碰到我认识的人或想买票的人,或愿意支持我们的人。看到师父做的这一切真是难以想象,而我们只需要去就行了。

推广神韵期间的修炼环境是最宝贵的。因为我们得一起合作,所以必须得经常的看自己,不能自满。所有其他的修炼人都象是一面镜子,当他们做好了,就等于是他们在鼓励我们也做好,当他们没做好时,这就是让我们检查自己的修炼状态。

克服象墙一样阻止我们修炼的“自我”观念。当我们做神韵时,也就是不断地去这个“自我”观念的过程。例如,这一天该我组织一些活动,而下个月或下周,又该另外的人组织另外一些活动。这时就要求我放下那强烈的“自我”观念,就去做当时救人该做的事。这时,每当我能够放下“自我”的时候,我感觉到非常轻松。我现在明白了:谁领导并不重要,所有的人都是为了同一个救人的目标,我们心里想的就应该是自己怎么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

这就是修炼人之间有力的合作:放弃“自我”观念,就做更能救人的事。随时把救人放在“自我”前边。放弃“自我”观念,我们就能够形成一个整体,只有在每个修炼人不断地去这个“自我”观念,做好各自该做的事情时,我们才能够形成一个整体。如果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意见或认为自己有理,认为是他人错了,心中充满了怨恨,我们就不能形成一个整体,也救不了人。正如师父所说,“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因为参与推广神韵,我思想中尽快救人的想法从来没断过。但是疲劳、压力或泄气有时会拖延我的修炼,现在,我可以看得很清楚,如果我不修好自己,我做事的结果就不会好,我也就不能够接触到我们要救度的人。

每当做神韵时,我都感觉到我自己完完全全沐浴在大法之中。我在想问题和做事时都随时提醒着自己要救人。我不能停下来,因为我知道,一旦我松懈了,一切都会失去。每当我想到救人的紧迫时,我自己就会鼓劲,很容易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每当做神韵时,我感觉到很开心,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这一世来就是为了这个,而其它的都不太重要。当我保持这个正念时,所有我该救的人就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在做神韵时,我们的思想状态是非常重要的,师父看到你的心就会来帮助你。

神韵是师父给我们的一个礼物,这不仅仅是为了救人,也是给我们修炼人自己的。神韵教会了我在各种情况下如何修炼。向内找,归正自己往前走。有时候摔倒了,向内找找,爬起来再向前走。师父给了我们神韵,也是为了我们能提高自己,在其中明白什么是修炼。这是多么的神圣和严肃。

我从心底由衷的感谢师父一再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跟随师父做神韵,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不断纠正自己。我感谢师父在这条神圣的修炼路上呵护着我们,使我不断完善自己。尽管我从心底深深的知道我永远也达不到师父那样无量的慈悲,但是我一定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7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