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得法之路(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敬爱的同修,

我是住在德国将近三十年的越南法轮功学员,2012年夏天当我拜访在越南的家人时,我得法了。

以前我独自养育两个孩子,长年的工作辛劳让我身患多种慢性疾病,如高血压、胃炎、脊椎炎、失眠等。在越南我有个年长三岁的姐姐,有两次我想拜访她最后都没成。我妈妈就请我直接去公园里找她。出于好奇我去了公园想看看到底她在越南的公园里在从事什么韵律体操、太极拳或其它运动项目。没料想到我见到她和几十个人围着圈一起打坐。当她见到我时,当下就想为我和另一个人展示功法,并告诉我们这是改善身心健康的一个很棒的方法。我听了觉的新奇就想马上试试。五套功法演示完毕后,她称赞我动作做的很好。有可能并不是那么回事,但我喜欢听到别人对我的恭维,这让我感觉良好,于是我就每天下午准时去公园炼功。

第三天我见到有的人拿着蓝色封面的书在手上,他们给我一本书并说这本书很好,推荐我阅读。当我打开书时,见到一位中年人的肖像,散发着超常的慈悲的能量场。我觉的他很亲切,好像以前见过他。其他人告诉我这是法轮功创始人李师父。平时我不是个能静下心来阅读的人,但那天回家后我立刻开始读书,并且一口气读了四讲。在读完“业力的转化”这个章节之后,我深受折服,又再读了一次。

第二天午餐时我突然肚子疼必须赶着上厕所。就在我把厕所门关上后,我几乎失去了意识,全身流汗说不出话来。我想到我可能会死在这里而且没人会发觉。突然间我想起:“师父,请帮我!”几分钟后我的身体发热,就像被一股极为强大的能力通透全身。我从未有过这种经验。我的腹部不疼了,当我走出厕所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直到我读了几遍《转法轮》之后我才了解到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并为我灌顶,我得法了。逐渐的,随着修炼状态的提升,半年后我的所有慢性病症状如胃痛、失眠、高血压引起的晕眩和背痛、膝盖痛都不翼而飞。我知道我找到了一部“天梯”。我和全家分享这个经验,四个兄弟姐妹也都开始修炼大法。

推广神韵

2012年五月回来德国后不久,我便试着寻找在柏林的同修。幸运的,我联系到一位同修带我到炼功点。从那时起我一直听到关于神韵演出在德国的信息。起先我不太明白神韵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是很神圣的事,就请同修让我带材料到柏林的富人住宅区去发。

那时候已经是冬天,天气冷,晚上天黑的也快。街上的人很少。我来到一栋很大很漂亮的建筑物,不知何故,当我将传单投入信箱往進來的方向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已经关上,使劲全力也开不了,只好绕着屋子走,看能不能找到另外的出口,结果看到的只是围墙上的钢铁刺钉。因为担心被误认为是小偷或是坏人,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就在这时我望着大门,立掌合十请求师父帮助。突然间我见到屋子里有个女人带着小孩,便向她打招呼,并指着传单让她知道我来的目地。我请她帮忙让我出去。她指往大门的方向,这时我一看门已经开了。

没多久我到了一栋别墅前面。里头有一只亮色皮毛像狮子般的大狗,对我露出牙齿威吓并不断吠叫,我因为怕狗就赶紧到旁边的另一栋房子。当发完了几栋房子之后,我心里渐渐感到不安,如果跳过一家,就有一家人失去得救的机会。于是我又回到了有狗的那一户人家,用越南话小声的对那只狗说,我是来救牠和牠主人的,请牠回屋子里去。当见到牠真的安静的走進屋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只狗甚至还回头望了我一眼。这时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这次发放行动后,我请求协调人让我到购物中心参与卖票,那儿也有很多越南人和中国人去购物。一开始很困难,一连串的飙骂侮辱朝我而来。

我能做的就是像一个修炼人那样的,平静的向他们解释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同时向他们介绍神韵是法轮功学员致力恢复的传统表演艺术,呈现的中国神传的文化。这些话抑制了他们的攻击威胁,并且说服他们买了票。

他们有些人不仅为自己也为家人买了票,还将神韵演出的讯息告诉朋友和认识的人。有的人后来也得法了。我知道,是师尊把应该得法的人带到我面前,所有那些买票的人都是被优先挑选该救度的人。这是我在当时的认识。

去除怨恨心

在刚得法时,我居住的城市里只有少数越南同修。我将法介绍给了一些人,他们得法后又让更多人走入修炼的行列,如今柏林已经有几十位同修。许多人在越南受共产党统治下成长,文化水平很高,但思想中反映出党文化。因此对刚得法的新学员,我总是告诉他们,务必要走出来参与大法项目,这样做可以去除魔性并且感受到正法的威力。这是我的出发点,但毕竟每个人在个别修炼和悟性都是不同的,也因为还没认识到这一点,当我告诉新学员什么得做、什么不能做时,总是没有耐心。

例如我会提醒同修在学法时不能饮食,结果被他们当着其他同修的面严词拒绝。当周六在布兰登堡门前讲真相时,因为那儿有许多来自中国和其它国家的观光客,为了在这些人面前能够优美的展示功法,新学员炼功时我会特别注意并纠正动作,确保他们动作到位。

但这些行为却让有的同修认为我老爱发号施令、显示自己。甚至当面说我有自心生魔的问题。有的人谈到我时甚至说:“这个人如果能圆满,也得立刻掉下来!”我暗地里哭了好几次,不懂为什么他们对我反应这么激烈,甚至还诅咒我。我的心动的很厉害,非但不能向内找原因,还一直向外找,对同修产生了怨气。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我渐渐认识到,正因为无法找到真正的原因,让我洪法的效果受到了影响,甚至还让人对大法有了不好的印象。于是我避免和其他人往来,专注于大量学法。

终于我明白了,是自己的表达方式充满党文化并缺少善心。心里还有执着强迫别人完成他们的任务。实际上这都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

找出执着之后,我觉的轻松了,也因此能放下心中因为受党文化魔性导致的怨气。

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提高心性>里写道:“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

师父在《洪吟三》的<少辯>中说道:

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

信师信法 克服种种难关

2016年五月,在从纽约参加完法会回来之后,我报名去上德语课。有一天骑着自行车,背着沉重的背包去上课,就在离我家约六百米的地方,一辆轿车从停车场直接向着我来,当我见到它时,身体被往外拉了大约两米远。我只记得听到一声大叫,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醒来时,很多人正围着我,要帮我起来,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的人向我问电话要通知我家人。那辆撞上我的车子的号码牌,掉在了街上。我向所有人道谢并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没有事的。我也请肇事的驾驶不用担心。当救护车抵达要带我去医院时,起初我拒绝,但还是被載走了。在医院里两位警察来询问我的健康状况,如果可以的话,请我向他们描述意外发生的经过。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不会有事,不必照X光,那位驾驶没有犯错。

因为警察们没听明白,我便问他们:“您们听说过法轮功吗?”其中一位略有所思,然后回答:“哦,我们听说过。”之后我向他们确认我很健康,完全没有问题。他们友好的朝着我笑。之后医院就让我回家了。

今年初我在汉堡支援推广神韵。当时一位学员出远门,我被安排住在她家里。每天我习惯早上十点出门,晚上在剧院前发传单之后大约晚上九点才回去。一天早晨我一大早就煮了一锅肉汤,方便我晚上回来时可以直接吃,这样有多一点时间来学法。吃早餐时我还一再提醒自己出门前要记得把锅炉关上。结果我还是忘了。当天下午四点时天气变冷了,天还下着雨,我决定先回去穿上暖和的衣服和雨衣,再去剧院前。

回去的路上我感到很不踏实,好象有什么催促着我要快一点,最后我跑了起来。到了住房门前时,我听到像是油爆开的声响,这时才想起早上忘了关炉火。我立刻跑向厨房把炉火关上,看了看锅子里剩下的肉骨头,一阵惊吓后我才意识到,即使我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修炼的也不很精進,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时眼里充满了泪水,我向师尊许诺,要永远信师信法。

法中的伟大

自从2014年五月第一次去美国参加法会之后,我就很羡慕天国乐团的学员并梦想着也能加入。即使我的单簧管演奏水平尚未达到乐团的要求,自从去年底开始我也跟着乐团,到各地参加活动。今年八月有十天我跟着乐团去了东欧的巡回演出。当我抵达波兰时,协调人问我有没有带制服。我说有。然后他笑着对我说我隔天可以跟着在乐团里演奏,并提醒我遇到还不熟练的曲目时就休息不要吹奏。我满口答应了。

整个晚上我非常兴奋,迫不及待隔天的到来。第二天天气晴朗,游行预计持续四至五个小时。游行前协调人还到单簧管队伍里检视了我们的乐器。当她到我身边时只是点头笑了笑,这意谓我吹奏的音色是合格的。但奇怪的是,游行开始后我的乐器就消音了,不管我如何使劲用我学习到正确的方式来吹奏,就是一个音都吹不出来。我汗流浃背、全程仍然保持像个专业乐手的样子,即使满脸通红,乐器就是不出声。

当游行结束后,我马上独自跑到另一个地方去检查到底乐器出了什么问题。结果一吹声音就出来了,这时我才悟到,师尊要让我意识到我那颗强烈显示的执着心。一味求着能跟乐团演出,平时练习时却没有耐心。当下我落泪了。望向天空时我看到能量场一片通红。内心感谢师尊无尽的慈悲。

我开始同化法至今已有四年,大概是层次不高,能力有限,我对法的认识总是因应着许多变化而产生。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感谢您。同修们,谢谢你们的聆听。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