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修炼如初(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尊好!同修们好!

R:我们是来自德国的一对夫妻,自2001年十一月开始修炼,在参加各种讲真相的活动中,比如在科隆大教堂前的信息日、向政治人物讲真相、神韵演出推广等,各自的不同执着都会显現出来,每天的例行事务与惯性渐渐弱化了开始修炼时的兴奋和朝气。今天我们想和大家汇报我们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加以改善的过程。

B:2001年夏天我在一份介绍灵修和神秘信息的报纸上,读到一篇关于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的短讯,虽然我一下子无法理解和平的气功为什么会被迫害,却对法轮功学员在受到严重迫害下依然坚定信仰留下深刻印象,当时我就很想弄明白,这些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时我已经练了很久的瑜伽,因为罹患过敏性哮喘,晚上咳嗽到几乎无法入睡,身体精神状况都很差。

此外担心害怕一直充斥的我的生活,有时我甚至认为我活不了多久了。在这种困惑下我买了不少关于灵修的书籍并到处参加治疗班想改善我的健康状况,但这些都没有起到作用,所以我决定一定要了解法轮功,但是没有报什么希望,因为我以为只有中国才有法轮功。不久我在家乡市中心逛街时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个写有法轮功的横幅,当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即走到信息台前面。一名法轮功弟子告诉我发生迫害的背景原因。当我问到在德国是否能学到功法时,我很吃惊也很高兴听到在我生活的城市就有一对夫妇炼法轮功。不久后我和他们取得联系并从他们那里学习了功法。

R:我在当时身体也不好,童年时我患有慢性支气管炎,有好多年因为肺炎发高烧经常几个星期不能上学。在一次拍X光片检查后医生确认我的肺的部份组织已经损毁。因为这个原因我的抗压性很低。当初太太要去学功时我对法轮功一无所知,因为好奇也就跟着去了。

B:在我们第一次和当地一名法轮功弟子见面时,她问我们是否想返本归真。这个问题直接碰触到我的内心深处,这就是我多年一直以来寻找的!当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因为我先生计划十天后要出差,我们马上决定当天开始一起观看了九天讲法的录像。我被师父的法理深深吸引,感受到师父身上散发出的慈悲,内心深处立即意识到我终于找到我的路了。

R:我感受到师父身上发出的特别的能量,但是看讲法录象时不停的打瞌睡,显然就是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讲的那样是在清理我的大脑:“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

即使如此我还是听懂了很多,当九天讲法全部听完后,我也象我妻子那样当即决定修炼法轮功。马上就迎来了修炼必须专一的关,当时我才刚开始练习瑜伽,一方面对这一要求心里有点抗拒,一方面又想严肃真诚的对待修炼法轮功,于是我决定放弃瑜伽。

B:我也决定不再练习瑜伽,不过当时对我来说下这个决定还是很难的,因为我和瑜伽老师相处的很好,不想让他失望。此外我也下定决心将家里所有关于灵修和神秘事物的书籍全部销毁,在丢弃它们的过程中心情很沉重,但将它们都扔掉之后,我心里一下轻松了起来。

R: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勤奋的练功学法,我们感受到和大法的缘分并很有动力。一年后我们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尝试参加科隆教堂前的讲真相活动。往后的六、七年里我们认真活跃的做着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之后渐渐的,在我们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我们开始放松修炼了。炼功不再那么精進,早起变得困难。我发现自己在讲真相时很被动,散漫和安逸开始滋长。我把这归咎于和在公司里的工作量越来越大有关。工作上和同事也不断发生矛盾甚至演变到被他们排挤,这些事让我心力交瘁。我们不再将法放在第一位,有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去参加集体学法。

B: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不断恶化,对此我很想改变却总不能突破。我经常陷入悲观状态,使得我麻木却也给我造成巨大的压力。在学法时常常睡觉或是学半天都不知道学了什么,这种糊涂的状态让我很担心。

R:最后我们的修炼状态达到低谷,和一名长时间合作向政治人物讲真相的同修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我们完全被人的情所控制,没有向内找,也就没能看到修炼上的缺陷和执着。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讲到:“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

我的执着表现在有怨气,争斗心以及想要负责联系政界高层的工作。

B:在我心里也怒火冲天,更多的还有对同修的失望,认为他的态度不如预期。我从儿时起就有这种失望心,它根源于自私。于是一种晕晕沉沉,被动和软弱无力的感觉在我们身上出现,就这样我们错过了不少讲真相和救人的机会。很可惜这种低谷状态持续的时间太长了。

2015年10月我们参加了美国洛杉矶的法会。师父的话对我是当头棒喝:“这时间又这么紧迫,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没有那个基础,对法又不能认识那种成度,那怎么会有坚持的动力呢?”

当我听到时感到几乎不能呼吸了,一种强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担心自己修不成。当时我一下子清醒的意识到,我可能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完成承诺师父要做的事了。

R:我的情况和太太差不多,深受触动的我却也在当时感到一种无力和绝望。之后几个月我们曾和很多同修交流想改進我们的修炼状态,但是过程比我们期待的要艰难。我们增加炼功的频率,更多的学法,在对政界讲真相的工作上出现了進展,越来越多的政治人物愿意和我们见面。

但是我感到克服这种怠惰很困難。修炼的路很窄,如果走偏就危险了。

B:2016年5月我们参加了纽约法会,我当时担心虽然修炼状态有所改善,但是还是不符合要求。师父严肃的话触动了我。我印象中在欧洲学员聚会上师父说:欧洲一开始做的好,但是时间久了就放松了。我感到这句话就像是在对我说,这就是我身上发生的情况。师父给我们做了提示,我们错过的机会不可能再找回来,但是我们不应该回头看停滞不前,应该把握當下向前走,做好。这些话让我從新找到希望,我认识到我陷入负面悲观想法的执着,这个执着不断出现在我修炼的路上,我决定要战胜它。师父还留给我们一些时间,这样我们还可以追赶救度更多众生。

R:在欧洲弟子聚会上我们向师父许诺改正我们自己,这是认真的,因为这也许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兑现我们的誓言。回到德国后我们尽可能一周多次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时尽力集中精力充分发挥我们的能力。我们努力时时刻刻在遇到考验时向内找将自己当作煉功人,及時发现执着并去掉它。现在我们想讲述一个刚发生不久的过关经历。

B:十三年来我们一直支持在科隆的讲真相活动,在一次交流會上一名同修说这个項目組織的並不好,多年來都没有起到應有的成效,甚至阻礙了外地同修來支援这个活动。这個指责无疑是針對我们與其他長年來負責组织这项活动的同修说的。我当时没有心理准备,感到生气,觉得被冤枉。事后我静下心来又想了想,发现自己有几个执着:其中包括受委屈不平衡的心;因循苟且拒絕改變和不願意接受批评的心。

R:我这边显示出来的执着是怕丢面子还有坚持己见的争斗心。和之前政界讲真相过关时不同,这次我们相对较快的认识到我们的观念,后退了一步,找到给我们提建议的学员商量改善方法。如此我们和几位同修,在短短几周内共同制作出新条幅,研究如何改进在科隆教堂前的信息展位。

B:我们会在修炼的路上继续精進,让我们在这最后阶段,像师父期待的那样,共同提高救渡更多众生。

师父在2016年纽约法会上讲法中说:“当然了,有很多大法弟子做的还是很好,虽然说多多少少的摔过一些跤。没有关系,师父看见了,有的难是人承受不了的,那都不算,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最了不起的,从新做好!”师父还说:“大法弟子啊,师父虽然说的重了点,也是叫你们振作起来,因为你们是人类的希望啊!宇宙众生的希望!你们也是师父的希望啊!”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