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在大法中修炼并获得新生(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尊敬的同修们好!

这是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九年。这都是从我收到两本书开始的:《转法轮》和《法轮功》。我的朋友,一个埃及-澳大利亚的修炼人送给我的。我一直认为他是非常头脑冷静的和真诚的,所以我认为这些书一定非常重要。我读了转法轮一遍,然后我又读一遍。从此,我对这本书爱不释手。

修炼到现在的层次,我十分坚定,并且做出我只修法轮大法的决定。在这段时间,我有许多阻力,分心和磨难,但我在很多情况下都想起了尊敬的师父的教导:“‘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第九讲)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我发现这就好像是不断的和生活中的事情说“再见”,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带回“家”的。一些“再见”是很容易做到的,并不需要费太大劲,比如有些我本已厌倦的东西,然而有些“再见”是非常痛苦的,非常难过的。

发正念本身对我来说是很有用的。我的发正念使我意识到我与我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关联的。所以我集中我的正念消除我的执著,观念和坏的习惯的来源,消除我自己的执著,并不断清理自己的房子。到了全球发正念的时间,我用来解体和消除魔和宇宙范围的问题。这是我在地球上的最后一次转生,所以我要面对“结帐”的事实,告别这个称为“蓝色星球”世界。

师父说:“能定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转法轮》

在开始的时候,因为我有很多的忧虑,使我无法入定。我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不要分心,执着或追求任何能入定的高招。渐渐地,我发现清除我的思想变的更容易,这样我就可以放松和入定。炼功是一个让我的大脑休息的机会,停止了所有的喋喋不休,喧嚣和胡思乱想,使我的生活从新回到正轨。我已经意识到,为法留出时间是以前所没有的。从我生命的开始到结束,以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佛法。我的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是由佛法安排。我的方法是:问神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在1997年,我被诊断为一种称为血色素沉着病的遗传病症。这是爱尔兰人的常见遗传病。实质上就是由于身体中的所有器官和关节吸收太多的铁。逐渐地,所有的器官超量吸收铁,导致慢性疲劳,疲惫和死亡。这是一个致命的原因,我的母亲就是死于此病。

大约三年前,医院建议我,排泄我的血液,以减少铁的超负荷。因为我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不想这样做。我决定继续我的修炼,更多地学法,更加努力地炼功,并且发正念,更加努力地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在炼功时,我的膝盖和骨头很不会舒服,疼痛是剧烈的,我的整个身体痛苦的抽搐,好像是无休无止的。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痛苦深入到我的骨头。在炼完时,我会躺下呻吟大约十分钟。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所有的呻吟否定了我所有的修炼。呻吟不符合忍。弟子必须有尊严地忍受。

我忍受痛苦,并继续取得惊人的突破。现在我很喜欢炼第五套功法。去年我又回到医院去测量我的铁含量。医生告诉我,我的血色素沉着病好了。他说结果很正常,或者说,就好像我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我今年又被叫去测了铁含量,没有任何问题!

我想强调的是,我采取的方法是我自己的个人决定。这不是即兴或随便的决定,因为我珍惜我自己的生命。当然,我不是说医疗是无用的。法轮大法是完整的性命双修功法。在修炼中,我的打坐是坚定的,并且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并履行我在史前对师父所作的所有誓言。

在那段时间,我也被诊断出非常高的胆固醇。在成为法轮功学员之前,我曾一直很担心,因为我的父亲和叔叔死于心脏病。医生为我开了强药。我没有接受,只是继续修炼。第二年我做了一个检查,我的胆固醇水平已经回到正常水平。

大约两年前,我受了很多压力,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体重开始减轻和衰老,年轻时的许多健康问题又从新回来了。我体内的新陈代谢似乎停止。我因此不能工作。我问师父这件事,我感到他在提醒我,是我曾经要求他挖出那些病根的。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已经认识到,由于我们的心性修炼和善良的本性,大法弟子非常宽容。我尽可能避免对同修进行批评,攻击或判断。我也感谢大法弟子对我的慈悲和鼓励。

以前,如果我看到另一个修炼者的执着,我会自己认为这不关我的事,那与我无关。同样,如果有人指出我的执著,我会认为这不关他们的事,并且我没有询问他们的意见。师父说过我们有责任指出彼此的执着。最近,我认识到,对我来说,关键是我们要善意的指出对方的不足。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本来大家都在讨论这一件事情,如果有人说你的意见不好就不爱听,要是没人提反对意见,甚至说这个意见也挺好、那个意见也不错,谁也不想得罪,我说这个学员对大法与自己的修炼不太负责,不敢面对冲突,不敢面对问题,看到问题也不敢说,太执著自己了,这就是私。如果面对问题没有自己的执著,很坦然的提出问题应该怎么做好,我想别人听了不会不舒服,因为你是为了法。”。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还说:“大法就是修炼,大法除了修炼之外没有别的。”

修炼中我意识到,项目中缺少人员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我们是否努力,坚定和用心。我体悟到,师父在第一套功法中教我们佛展千手法,如何轻松背山和如何排倒一座山。当我每天反省时,我发觉我浪费了很多宝贵的修炼时间和提高心性的机会。

有一天晚上发完正念,我在打坐,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只剩24小时了!”我立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师父提醒我,如果我知道宇宙正法只剩24小时,我将做什么?这是非常令人吃惊的。现在我过每一天,好像都是我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由于师父给了我们能力,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提高的所有方面都应该提高。我的生命就是为了如何履行我在史前对师父所立的誓言。我试着以一种有尊严的方式与我遇到的每个人建立联系。我不想让别人觉得好像卖东西一样。我要抓紧时间告诉人们大法。否则,我可能错过让他们了解真相的机会。

在我的修炼的过程中,大陆学员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启发着我。从交流文章中看出他们很高心性。面对迫害暴行,他们所展现的勇气,坚忍和正念是无以伦比的,这都来自于大法。我有责任来确保世界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和苦难,并记住他们。我也和他们在一起。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大家都在法中知道了一个理,在这个宇宙中,任何生命所遭受的痛苦都不会白遭,特别是一个修大法的人,而且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最后还在法中,无论什么样的结果等待的都是圆满。”

师父在《警言》还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

在夏季,我参加了爱尔兰和北爱的11个城市的讲真相活动。一些活动是受邀请的,并且由协调人安排。我们去的地方,人们都排队签署我们的请愿书。当爱尔兰人了解了活摘器官罪行时,他们几乎不能接受它。我们听到人们沮丧地问:为什么没有一个全球性的声援!每一个人,不管是什么种族,信仰或国籍,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老的人们,都停下来看我们的真相展板,并希望停止活摘器官罪行。大法使大家在一起。有些人告诉我们他们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但他们仍然在我们的证签书上签名。他们表示佩服大法弟子,感谢我们正在做的。爱尔兰人很善良和友好。

在Tralee小镇,我看到一个年长的绅士看我们的展板。我问他是否愿意签署请愿书来结束暴行。他对我喊道:“当然,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中,我很愿意在那里签名我的名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感动的经历。

在请愿书上签字似乎是师父给予人们一个机会,来表明立场,来发出声音和八方自己未来的位置。无论社会地位如何,人们都在为阻止这种暴行而尽一份力量当与政府人员和媒体会面时,我强调这些签名数量和广泛的程度:人民的声音给了他们勇气。

在街上讲真相时,中国的学员非常了不起,讲真相让中国游客退党。我注意到,当中国游客第一次看到他们时,故意把头转开180度。然后在几分钟内,他们变了,与学员变得友好,微笑,并退出中共。

主流媒体,甚至非主流媒体都报道了地球上的从未有过的悲剧和危机。我们要听师父的话。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

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尊敬的师父叫醒我,看护我。谢谢所有大法弟子。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