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不是做事而是修炼

Print

【圆明网】随着正法形势的飞速推进,中共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行在国际社会上不断曝光新罪证,已经日益引起国外各界的关注。今年4月27日,来自5个党派的12名欧洲议会议员共同发起了48号书面声明。声明指出在中国的良心犯未经同意被系统摘取器官用于出售,而且这一做法由当权者在背后支持,受害者主要包括平和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有维族、藏人和基督徒等,这种行为必须立即被制止。这一声明必须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也就是从4月27日到7月27日征得超过半数以上的欧洲议会议员签署,即自动成为欧洲议会决议案。欧洲各国大法弟子都意识到,这是在欧洲范围内全面讲真相,促使各国议员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进而推动欧洲各国主流社会对大法进一步了解与支持的大事。

此时恰逢六月中旬丹麦一年一度的“人民聚会”。这是一个丹麦各党派政要与民众直接见面,向民众宣传各自党派主张的聚会。丹麦许多政治家都会在这个聚会上露面,这是民众最容易见到政要的好机会。许多丹麦的欧洲议员也会回到丹麦参加这几天的“人民聚会”活动。

在这个活动中,我们见到了13位欧洲议员的8位,把活摘的资料,美国343号决议,以及48号书面声明等资料当面递交给他们,除了有两位议员当场签名之外,其他议员中多数明确表示,他们会仔细了解此事,并理解此事的紧急性,表示他们会签名。

“人民聚会”结束后,接下来的两周,我们不断给远在布鲁塞尔的各丹麦欧洲议员打电话,继续讲真相,希望他们签名支持48号书面声明。但是我们得到的是客气的答应,却没有更多的议员签名。

7月5至7日,是欧洲议员在暑期休会之前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所在地的最后一次聚会。我们丹麦的几位同修,在听到欧洲各国学员的交流后,当机立断,来到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其中有两位学员立即加入了在欧洲议会门前的平和请愿与发资料、向出入于欧洲议会的政要们讲真相活动,我和另一位同修组成了一组,进入欧洲议会大楼里,开始逐个拜访丹麦议员。

以下向大家介绍我们与几位议员接触的教训和修炼体会。

1、修炼自己是救度众生的基本前提与保证

我们与A议员的首次接触是在“人民聚会”时,当我们把资料递给他,向他讲述发生在中国的活摘罪行,请他在48号书面声明上签名时,他回答道:“不是我不支持你们,但我一般从来不在这样的文件上签名。”当时我们马上加大力度发正念,并求师父帮助我们救度他。他随即改变了态度,当场签名,并把签了名的这张纸交还给我们,交代我们扫描以后寄给他的秘书,由他的秘书发给有关部门。

回来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A议员的签名扫描,寄給了他的秘书。未曾想在随后的半个月里,我们給他的秘书打过许多次电话,对方一再答应会把此签名文件寄出,但却一直没有寄出。因此,当我们进入欧洲议会大楼以后,首先就直奔A议员的办公室。在那里我们遇见了A议员本人。听完我们的叙述后,他顺手把这张有他签名的原件放在了桌子上,并答应会办理。这时,我马上说:”你的秘书已经有了扫描件了。这个原件还是还給我吧!“A议员不悦的表示:”那我到你们摆的签名台那里再签一次好了!“我们知道当时我们还没有在议会里申请到签名台,他的答复并不能达到我们所希望的目标。因此我们甚至没有为对方的诚意表示感谢,仍然一再希望他能够让他秘书把扫描件寄走,仍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向他讲真相。这时A议员终于忍耐不住了,他生气地说他非常忙。

出来后,我们俩马上交流向内反思我们的问题。我们意识到,在与A议员短短的交谈过程中,我们没有对怎样站在对方角度、去体会别人的感受和处境有过很好的理解和准备,只想别错过这难得的面对面的机会,把自己想要讲的真相和此事的深远意义一古脑的、以强加的方式灌給对方。还以为自己正念强,其实这就是党文化的表现,在西方民主社会生活的对方势必反感而反弹。我们找到了自己被表面迫切救人掩盖了的执着:非常执着于我们想要的结果--议员的签名,却无视面对的这位众生的感受,这样不纯正纯净的基点离慈悲救人太远了。我也意识到,自己从A议员那里要回签名原件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因为这体现出我对对方的不信任和不尊重。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怎会救了对方?

我们不自觉的强烈的党文化行为,是正常社会里生活的人们所无法接受的,何况是西方国家主流社会精英阶层的政治家们,他们对自己的判断能力有更多的自信,对于民众对他们的尊重与信任更为敏感。我们如果不及时归正自己的不当行为,甚至会导致他们对大法产生负面想法,甚至可能把众生推到大法的对立面。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无条件向内找,使我感到对师父有关法理的理解和我们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的重要性的认识一下有了升华。我们互相约定,今后在任何情况下讲真相时都要把时时刻刻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摆在第一位。因为我们只有用真正修好的正念和慈悲才能抓住这次的机缘,真正把迫害真相讲清,才能把平安美好的未来带給这13位欧洲议员,同时通过他们所担负的社会责任,把美好的未来与希望带給丹麦这个国家和民族。

第二天,我们几次到A议员的办公室,希望能够在不打扰A议员的前提下,遇见他的秘书,希望通过他的秘书把签名发出去。但他的办公室里始终没有人。

到了7月7日,也是欧洲议员在斯特拉斯堡的最后一天,下午所有议员都会离开斯特拉斯堡。其间另一位丹麦同修从其他学员那里得到了一些精美的水晶玻璃小莲花,下面有大法的网址和真,善,忍的书签。她提议我们带上小莲花,送給见面的议员,把我们的祝福送給他们。面对A议员的签名发送仍然毫无进展的现实,我们悟到,应该先把这事的结果放下。我们都想再一次去A议员的办公室,向他送上小莲花,道个别,对我们前天的不妥言行再次表示真诚道歉,不再向他本人提签名的事了。如果有可能遇见他的秘书,或者以后通过电话再联系他的秘书,请她发送A议员的签名文件。到了A议员的办公室,一位女士在办公室里,经礼貌问候才知道她是A议员的夫人,还带着两位可爱的小女儿,看来他们是一家准备开始夏季休假了!我们送給两位小姑娘两朵小莲花,同时也向他的夫人表达了对A议员的谢意,因为他为了帮助制止中共恶党在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打破了他自己的惯例,在48号书面声明上签了名。交谈过程中,我们随意提起现在A议员的签字还没有发送出去。这位夫人非常热情地打开机器,想帮助我们完成最后一步。就在此时,A议员回到办公室。见到我们,他很不高兴。当时我们非常平静并且十分真诚善意的再次向他道歉,告诉他,我们只是来道别的,祝他们暑期休假愉快,就快速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只是对自己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感到愧疚,没有对他的情绪失控有一点点抱怨。也许是我们的无条件修自己,改变了另外空间场,也许是师父和佛道神看到我们整个过程中把归正自己放在第一位。当我们放下了执着结果的心,只是想让对方得救度。几天以后,我们得到了消息,A议员发出了他的签名文件。我们为A议员最后能够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而高兴,从中我们吸取了教训,明白了在不同的场合怎样去与西方政治家讲真相,在过程中自己良好修为的重要性。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救人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
2、理性的向政要展现善良和慈悲,为他们与大法结缘铺路

B议员是一位左翼党派的议员,也就是和中共关系比较近的党派。在该党派执政期间,他作为议会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时,我们曾经与他见过面,向他讲过法轮功的真相。当时他带着一种警惕的防备心态接见我们。通过讲真相,他对法轮功的态度有了一定的改变。当我们在“人民聚会”上见到他,递給他资料,请他在48号书面声明上签名支持时,他当时表示非常友好,并且用肯定的口吻说了三遍:“一定的!一定的!一定的!”随后的两个星期里,我们也給他打过电话,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当我们来到他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的办公室时,他显得非常忙,用非常匆忙的口气说:“我很忙,有什么事情,跟我的秘书说!”,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我们把资料和签名表等再一次交給了他的秘书,秘书答应会仔细看资料,并转达給B议员。但是一直到了下午,我们遇见这位秘书,他说因为很忙,他还没有时间看我们递交的资料。

第二天,我们没有轻易的再次去B议员的办公室打扰他,只是想看是否有合适的时间可以和他说话。我们就在他的办公室旁边不远处默默的发正念。期间看到B议员几次进出办公室,都从我们身边走过,他显然知道我们是为他而来的,但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的一次次匆匆擦身而过。这时我们俩产生了一种负面的想法:他在“人民聚会”上的那种热情表态,是否是做戏給身边围着他的民众看的?到了没有民众在旁边时,他的表情就判若两人了!

第二天的时间就这样在毫无结果的情况下结束了。事后,我们俩对此事进行交流,怎样面对这样的情况向内找自己,怎样从法上去悟。我们意识到,我们对B议员的这种负面想法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常人是非常弱的,由于修炼人的念带有很强的能量,如果我们对常人产生负面想法,甚至会对他们起到很大影响作用。我们应该用更大的慈悲与包容,用我们的正念去加持他们,而不能为一时的表象所带动。

7月7日,第三天时,我们来到B议员的办公室附近,因为欧洲议会当时有一个比较大的会议,多数议员都去参加会了。我们没有见到议员本人,也没有见到他的秘书。下午2点多,议员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他们的办公室,接送他们去布鲁塞尔欧洲议会所在地的大巴士已经就序。我们也终于申请到了在议会里面摆征签台的许可。我们的征签台设在电梯附近、议员们的必经之路上。让许多议员未能在繁忙的工作时间签字的,能够在离开的最后一刻有机会签名。突然,我看到B议员与其他一些人一起,就站在电梯旁边交谈。和我合作的同修正好有事离开片刻。机会稍纵即逝,时间不容我有片刻犹豫。

这时的我,已经放下了对结果的执着,没有把他带到征签台前要求他签名的想法,而更多的是想把大法弟子的慈悲留給对方。我走到B议员面前,向他送上小莲花,告诉他,我们马上要回丹麦了,在此向他告别,并用这小小的莲花表达我们的谢意,祝他度过美好的夏季假日。B议员面带惊喜,高兴的接受了我的小礼物,一再表示感谢。这时,我非常自然的对他说:“您还记得吗,在”人民聚会“时您表示会为制止发生在中国的活摘罪行而签名。因为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在每天被屠杀,这是非常紧急、人命关天的事。”B议员很诚恳的回答道:“我理解,我理解!”在我告别离开他时,他在我身后又一次对我说:“夏日快乐!”这时我感觉到他开始对法轮功有了切实的正面理解。回到丹麦的第二天,我们收到了他非常友好的邮件。他在邮件中解释自己前一段时间因为某件工作非常忙。他写道:“现在,我非常高兴的告诉你们,我已经在48号书面声明书上签了名。”

通过我们与B议员交往的这一段经历,我感到,当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把自己的修炼与向内找,时时归正自己放在第一位时,师父就会把机缘带給我们。我们的纯净心态也会使自己的举止自然而智慧、更好的与众生结缘,使他们作出正确的选择。

3、大法弟子里外配合的整体力量感动并救度了众生。

C议员是一位我们没有在“人民聚会”期间接触过的欧洲议员,也不了解她对活摘一事的态度。7月6日,我们在来到斯特拉斯堡的第二天下午,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在敲门得到应答后,我们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时,只听见C议员用非常急促的声音说:“我现在没有空!”我们看到她正在电话中,就退了出来,在门外静静的等待她电话结束。我们在门外FZN,只听到C议员的办公室里的电话交谈声一直持续着,整整等了超过一小时的时间。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话声终于停止了。我们开始轻轻敲门,许久许久,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反应。我们想,也许C议员不想见到我们吧。这时我们已经不会为外界的幻像轻易动心了。我们默默的向C议员送上祝福,希望她能够在反对中共活摘罪行一事上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7月7日上午,我们一早就来到C议员的办公室,轻轻的敲门。里面传来了非常客气的应答声。C议员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她当即就在我们递給她的征签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指着窗外我们学员祥和的请愿场面动情的说:“看着窗外你们请愿的场面,真令人感动,我甚至想走到那里去当场签名表示支持!”从C议员办公室明亮的大玻璃窗向外望去,来自欧洲各国的大法弟子在烈日下的请愿与炼功场面格外壮观。醒目的大横幅表达着呼吁世人共同一起,来制止与谴责发生在中国的这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罪行。从这一览无余的窗户向外看去,与我们同来的一位丹麦同修在烈日下,不辞辛苦,一刻不停的穿梭在来往车辆与行人之间,向人们散发着活摘的真相资料。我们深深体会到,只有我们形成整体,无论是在欧洲议会大楼里面直接接触议员的学员,还是坚持在烈日下,在欧洲议会大楼外面的更多学员,大家都抱着共同的救度众生的纯净心态,我们的力量能够深深打入世人心底善良的本性。这为世人的被救度奠定了最好的基础。

三天向欧洲议员讲真相的时间在欧洲大法弟子紧张的努力中过去了。丹麦的13位欧洲议员中,有11位签了名表示支持48书号面声明,两位没有签名的议员也说,不是他们不支持,而是他们从来不在这样的文件上签名。这是第一次丹麦政要有这么多人对迫害法轮功一事做出正面的明确表态。

4、结语

通过这次参与直接向丹麦欧洲议员讲真相的活动,自己感到在修炼与救度众生上都有了一些新的体会。主要有以下几点:

A. 我们做任何大法的事情时,必须把修炼放在第一位,不是做事,而是修炼。
只有我们重视修自己,才有救人的力度。而且修炼应该贯穿整个过程。师父在《2015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无论你做任何救人的项目,离开了修炼,你就会发现,你就越来越常人化,思考问题、做事的方式都会越来越常人化。如果你能够一直在法上,一直没有放松自己修炼,你会发现你所有做的事情就真都象一个修炼人在做。那是能够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根本、根本保证,所以你们不能够离开法,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够放松对自己的修炼。”

B. 纯净心态,不执着结果,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虽然我们做任何大法项目,参加各种讲真相活动目地是为了救人,但我们往往会不自觉的把眼光聚焦在结果上,却忘了我们面对的每一位众生是我们首先需要救度的生命,应该把让他们明白真相放在第一位。回顾自己以前往往非常注重结果,许多有缘人与我们有接触,但我却在救他们上用心不够,讲真相的力度被执着结果而大大削弱,这个教训非常深刻!

师父一针见血的点出了我的问题:“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这种思想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2016年纽约法会讲法》)

C、高度重视修去党文化的思想方法与行为。

在与世人,特别主流社会人士讲真相时,我们来自大陆的学员,特别需要重视修去自己党文化的思想方法与行为。例如:我们经常不考虑对方感受,采取强加的方式讲真相,甚至居高临下的夸夸其谈,缺少谦卑的心态,不懂得尊重对方,有时无意破坏了社会的基本规范而不自知,造成对方对我们的极端行为反感,从而难以被救度。

只有在每一次救人的过程中重视无条件向内找,把自己的修炼作为救度世人的前提,才能够比较容易觉察自己身上存在的党文化陋习,随时随地修正自己,真正救度与我们有过交往的有缘人。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