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做好准备 大步前进(译文)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我的名字叫Patrick,是英国的大法弟子。

下面我跟大家分享我这两個半月以來的修煉心得。这一段时间的经历真是神奇,希望能用来鼓励大家。

多年来我有严重的病业,在此我不想重点说这个。我提到它是希望您遇到同样的关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您仍然可以抓紧修炼。

最近我面临了很多关要过。我的老板很长时间就不喜欢我,最后把我解雇了。我跟太太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我不得不暂时搬出去,再加上自己的病业。就如《转法轮》第九讲说的:“一般人吃不了这苦,一想:这还活着干啥,找根绳挂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我就说人得能够吃苦中之苦。”(《转法轮》第九讲)

我把自己的情况跟同修分享了,同修跟我一起在法上交流。有的同修过去跟我没有太多的深入交谈,当我说出自己的情况后也敞开心交流。我搬到了一个离同修近的地方。我们互相鼓励要多在一起学法,从法上交流。我们还在一起炼功。

我拿到了一个工作面试的机会,一个英国最高的艺术学院,皇家艺术学院。当天早上,我跟同修一起炼功,学了一讲法。同修们曾经参与过真善忍画展,给我拿了一些传单,使我有机会在面试时讲真相。第一次面试我的有3个人,一位是副财务总监。我顺利的回答了他们所有的提问,并且向他们讲解了真善忍画展,还告诉他们我参与的部分。

快结束时他们问我,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说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展进行的如何?他们说办得很好,但是筹集资金时遇到了困难,因为艺术家们跟中共的关系搞得很紧张。结果所有以前赞助类似活动的银行都退出了,他们不想得罪中共。艺术学院就首次在网站上为展览筹集资金,最后展览成为年度最成功的一次。我笑着说到,这个艺术学院是讲道德的地方,我希望能在这里工作。

在找工作期间,我有一个机会到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讲真相,找议员支持签署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调查的声明。旅途一路顺利,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中。我们两人一组,我的搭档是一位我从来没见过面的台湾籍同修。我们配合的很好,在一起商量当天的计划并按照计划来做。回程时,我们都感到有了提高。

回伦敦后我继续找工作,跟当地同修们坚持一起学法和炼功。很快的有了第二次去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的机会。这一次由于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告有了最新数据,活摘器官数量有了很大的增长,我们有理由再次约见议员们。

这一次旅行我是坐小巴,但是心情沉重。我在想,我还带着病业,状态也不好,自己有那么多私事要解决。这一次或许不如上一次那么好了。

到斯特拉斯堡的第一天早上,我们团队一起炼功学法,然后出发到议会大厦。大厦外面有许多同修在洪法,我感到很强的能量。进到议会大楼后,我们来到了咖啡厅,一个我们见面的地方。我还看到有许多其它国家的同修,我们一起互相配合。我被眼前的场面深深的打动了,眼里充满了泪水。我感到自己空间场内所有的观念都放下了,我可以看到事物的本质。师父讲法中提到,正法已经到了表面这层空间。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像一个小宇宙,正法从里延伸到外部。如此的接近表面,我看到自己体内的光和其他同修体内的光围绕着我。

我们各自分组去找英国的议员。我给一位资深议员打电话,后来我发现他负责亚洲的贸易包括中国。我说:您好D先生,我从英国来到斯特拉斯堡,希望能跟您谈一下48号书面声明有关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的事。

他用着受过良好教育的上流社会音调说:瞧,这不可能发生。也许只是个别人这样做了,也许是黑社会做的。
我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见面谈一下。
他说:那就在今天晚上吧。
我说:5点30分我到您办公室,请问您方便吗?
他说:也许,看看再说。

放下电话后,我感觉跟他的约见不会轻松,我需要充分的准备。我们还剩很多时间,接下来我们继续找其他议员和议员助理讲真相,有的当面就签署了声明。快到5点30分约见的时间了,我们来到了那位议员的办公室。

我们一坐下,这位议员问了我一大堆有关经济方面的问题,而我却一无所知。我说,“我不知道这方面的情况。我今天来是告诉您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我相信他尊重诚实的人。我开始谈到一些事实:中共说每年有一万器官移植,但是,中国有900多家器官移植中心,其中的两家就能达到这个数量。那么还有888家器官移植中心都做什么?这些器官移植中心是看到有利可图才成立的啊。

他说:你不能指控中共国家大屠杀。
我问道:这个规模谁还能做到?
他盯着我的眼睛一阵沉默。我静静地看着他的左眼,又看着他的右眼,然后他笑了,我也笑了。
他说:今天早上跟你通话,我感到你是一位意志坚强的人。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们谈到了什么是法轮功,中共是什么,迫害怎么开始的,以及江泽民的同伙,尤其是周永康,罗干和薄熙来。

这一次,我感受到师父把我往前推的很高。好像调试一个新电台的波段,调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接收信号。

他告诉我薄熙来是他的朋友。我没有动心,继续告诉他,薄熙来在大连时涉及的活摘器官的事情。他专注的听着并没有挑战我,然后看着我的眼睛。我能感到事情在我周围发生了变化。此刻我不需要多说话,我明白法的力量穿透了我,正在改变着他的思想。

他拿起了电话,问电话的另一头是否知道活摘器官的事。他给英国的3个人和一位加拿大人打通了电话。他希望给他认识的人打电话确认一下。最后他给一位助理,一个中国人打通了电话。D先生问:“活摘器官是怎么回事?”那边回答:“这是法轮功编的故事。我很楚,因为法轮功说我当地的医院是器官移植中心,根本就不是。我还去过那里,那只是一家普通医院。”他说的话很空洞,毫无根据。

D先生放下电话时我说:“您不需要我告诉您他说的是否是真话。”我们的眼睛又对视了一会儿。

然后D先生告诉我,他信仰基督教的一些事情。我感到似乎有一些神想插手干扰我们但是被挡住了。我对那些神说,你们没有干扰的机会。我听着这位议员说话,我心里跟他说,我来这里并不是让您改变信仰,我只是为了帮您得救。
他说他不想公开签名,但是他会用更好的办法问在中国的人,对活摘器官能做什么。他问我:你认为签名是最好的办法吗?会改变什么吗?
我说:这个办法使我有机会跟您谈话。

然后我们俩又对视了一会儿,我相信那一刻,他对我们找他面谈有了更深的理解。我和搭档离开了那里。通常跟议员见面只有5分钟的时间,但是这次会面,我们谈了一个半小时。那天晚上,我参加欧洲同修的学法交流了这个经历。那天晚上我很难入睡,只睡了3个小时。第二天到议会大厦时感到打不起精神。第三天,因为坐小巴回英国需要提前走,我没有去议会里面。只是在外面洪法一两个小时。我们反复炼功发正念。在发正念时,我想着跟这位议员的对话,师父打出的能量又回到了我身上,我的正念被加持了。

回程的路上,同修们一路交流,唱着法轮大法歌。我感到西方同修和中国同修融为了一个整体。

回伦敦不久我们举办了纪念720游行活动。那天早上我很不舒服,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去参加活动。游行终点是鸽子广场,来自英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在那里一起洪法。我分到一个标语牌,上面写着:停止迫害法轮功。我举了有一个小时,但是并没有感到疲劳。然后过来一位同修,递给我一个更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她对我说,这个很有威力(我也这么想)。

我继续站在相同的位置,心里想着跟那位议员的对话,感到师父把我提到了非常高的位置。我流泪了,内心充满了能量,突然感到体内有一股强大的震撼。我能看到自己能量场的效果,看到人们走进能量场,看到他们的观念从他们的身体往下掉。有人问我问题,我明白我说的话能直接打到他们心里。

有一位男士过来问我:这是真的吗?
我回答:是真的。
他说:这跟战争一样,我们必须派军队去。
我说:这是真的正在发生的事。
他说:这是一场战争。我们得到那儿把他们救出来。在哪里可以找到更多的信息?
我说:您在线看看《难以置信》这个片子。
他写下了影片的名字。实际上,我认为他不难相信这是个事实。我站在原地,跟一些同修交流。我继续站着,我感到从脚腕到上肢逐渐的开始失去知觉。我曾经体验到师父说的打坐时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状态。这次是我站在鸽子广场,周围有上千的游客。我就这样在同一个地方站了3个多小时。

过了一会儿,可能其他同修注意到我了。一位豪爽的同修走过来说:“过来举横幅吧。”如果我这个时候告诉这位同修,我正在体验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状态而不动会不妥。于是我就去举横幅了。过了一会儿,我跟议员讲真相时的搭档走过来说:“您很擅长讲真相,快去讲。”我照做了。我感到师父在加持我,我的语言很敏捷,回答问题能直接说到要点。

阳光普照大地,这是一个多么有意义的一天!活动结束时我都不想离开。离开广场时,我回头看着在收摊的同修们,心里想着,希望我们很快会组织规模相同的活动。

我一天没有吃东西,站了7个半小时,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累,还是感到能量充沛,回家时,我还炼功了。

在周末学法时我交流了我的经历。我感到我的语言,心和体内的能量是相连的。我意识到,通过面对面交流,使我修炼有了提高,正念也加强了。我参与活动中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是如此的清晰。

那天学完法后,我直接去了圣马丁广场参加洪法活动。又是一个成功的活动,我很珍惜这个机会。活动结束后,我在伦敦的街上走了30分钟,回顾着一天的活动。坐车回家吃完晚饭后,再做半个小时的项目就到了11点发正念时间。尽管忙碌了一整天,我一点也不感到困倦。半夜12点钟左右我睡着了,5分钟后被房友的关门声惊醒,我起来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后,回到了床上躺着,但是并不困。我不担心自己休息不好。我感到自己被慈悲包围着,我没有其他杂念,只希望能帮助众生。一小时后,我起来又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早上的光线透过了房间,我起床开始炼功,然后准备上班。白天上班时感到精力充沛。

一两天后,我早上坐在办公室里,回忆过去几周的经历,眼里充满了泪水。那一刻,如同又一颗炸弹在体内炸开了。爆炸后每一次心跳就像一个冲击波使我充满了能量。我感到我改变了我周围的一切,包括我周围的人甚至建筑物。

师父在1998年北美首届讲法时告诉我们:“如果你的身体表面变化太快,你反而修炼不了了。你看什么都想哭。”(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当我最近学到这段讲法时,我明白在我身上发生的变化。现在我一放下执着心马上就会体验到我身体的变化,而且还在发生着。师父,谢谢您对我所做的一切。

我忍受了27年的病业状态几乎消失了,这27年的感受似乎被关在监狱里。现在回顾在后来修炼的16年中,自己的心之所以有在监狱的感受,是由于我有许多执着心没有去,是师父给了我一线希望。使我两个半月前走出了这个监狱。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提到:“而黑色物质多的人,就象工厂生产产品一样,多一道手续,人家来的都是现成的料,他来的是坯料,得从新加工一遍,得经过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他要先吃苦,把他的业力往下消,转化成白色物质,形成德这种物质。”

现在虽然还感到轻微的疼痛,但是可以忍受。有点特异功能,或许我保持好的修炼状态可以持续下去。我明白,功能是用来救人的。《转法轮》中师父告诉我们佛在心中的真正意义,近来的体会使我对这句话有了全新的理解。我会用心来救人,我要紧随师尊。

另外我得到了皇家艺术学院的那份工作。当时是在第二次从布鲁塞尔见议员讲真相回英国的路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我被聘用了。多么完美的时机,什么都没有耽误,我感动得哭了。不是因为我得到了什么,而是因为慈悲的师父似乎伸出手告诉我“相信我。”师父,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相信您。

当时在车上我又流泪了,我再次感到了体内的震撼。我明白我得到这些能力是有原因的,因此我尽可能的与更多同修分享。当体内震撼时,一切都改变了,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止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经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敞开心扉跟这么多人交流。我会珍惜这份经历。学法和交流,是我们的修炼形式。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