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2016年欧洲法会

瑞典:修去怕心(译文)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尊敬的各位同修,

我的名字叫作尼古拉斯,来自瑞典。我是从2011年开始修炼大法的。

2011年,我的一个朋友的表亲打来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需要法律方面的帮助,因为我是一个律师。两周后,我与那位朋友电话谈了20分钟,了解到她的先生来自新西兰,而且他们离我住的很近。我们见了面,一聊就是八、九个小时。她的丈夫邀我转天到公园学炼法轮功。我同意了。炼功后的第二天,我在淋浴时,感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几乎把我托起来。我好像沐浴在光里。我立即订了一本《转法轮》,并用了一周通读了一遍。从此,我的人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在这五年的修炼期间,我有幸在大法弟子的媒体项目工作过,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来回穿梭在包括纽约在内的三大城市间,参加过几个国际性的项目,其中包括由大法弟子组成的法律小组。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我在生活里得到了很多赋予和机会,使我能够从儿时起就能够学到很多知识,开发多种技能。除此之外,我的母亲竭尽全力培养我拥有很好的自信心。使我在挑战面前,不畏缩。然而,我从小却害怕失败,所以我一直努力。无论做什么:学习、体育、音乐和工作等,我都要成功,要做得最好。

直到我30岁得法后,我才明白我所学到的这些技能,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这是一项最重要的使命。当我不断修炼时,我多次经受修去怕心的考验。下面是我在修炼过程中经历的挑战。

勇于面对面讲真相

第一次考验发生在我得法两个月后。我被邀请去参加一个好友的生日聚会。聚会上,我认识了坐在我旁边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士,我和她天南海北地聊起天。最后,我给她讲了大法和迫害。当我一提到法轮功,她的脸色就变了,看上去几乎愤怒的样子。她说:“他们可是焚烧婴儿的!”

原来她曾在2001年迫害最严重的时候住在中国。她被当时铺天盖地的诋毁宣传毒害很深。我是一个新学员,还没碰到过这种情景,但我意识到我应该告诉她真相。我保持住镇静,告诉她我自己就是一个修炼的人,她所听所看的都是中共一手操纵的的宣传。她看上去很疑惑。我接着镇静地说,“你错了,那些是中共安排的表演,来诋毁法轮功。但我告诉你,我就是一个修炼者。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法轮功是什么,请你跟我一起来试试炼功。自己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她的眼神清亮起来,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看着我说,“好,这个周末我去试试炼功。”

每当我回想这件事,我都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给我勇气和力量,帮助那个女孩了解大法真相。

勇于消除病业

我的第二个大考验发生在修炼六几个月后。我记得我在工作时,感觉到右脸有一种紧绷和一点灼烧的感觉。一种难以描述的不舒服的感觉。第二天,当我早晨醒来时,我的整个右脸完全瘫痪了。我既无法正常吞咽,也无法眨右眼和说话。当我去上班时,每个人对我的样子反应都很强烈。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同事认为我中风了。突然间,所有人都好像成了医生,告诉我要去这去那看医生。我的老板来到我的房间,几乎是威胁式地告诉我去看医生,否则要以雇主的身份对我采取行动。

从这一考验的一开始,我每天都要不停地向周边不同的人说明:“我没事”或“我没中风”。即使不认识我的人,也很惊恐地问我的脸怎么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我们修炼人不会生病。我明白身体的任何反应都是好的,因为业力要从身体里出去。当别人关注我的健康时,我微笑地对他们说:我了解我的身体,一切都很正常。

大约两个月后,脸部瘫痪忽然消失了。我的脸恢复正常了。我又可以正常说话和眨眼了。整个考验中,我的信念都没有动摇。周围同修的支持,也使我能从容、勇敢地去面对考验。经过这件事,我对大法的信念更坚定了。

再去掉一层怕心

此后,针对我的怕心的考验少了一些。我增强发正念,而且每次都清除我怕失败的执著心。每次怕心出现的时候,其来势仍然是猛烈的。

今年,我被邀请去参加的一个企业家研讨会,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深深触动了我。研讨会在斯德哥尔摩,参加者有一百余人,均来自斯德哥尔摩地区的顶级公司。研讨会上,一个比较年轻的人将给大家做讲座,他在与中国做生意方面有特别的研究。

在他的演讲期间,我意识到我有机会给他提几个有针对性的问题,以便给在座的所有听众讲真象。在这一刻,怕心强烈地反映出来,非同寻常地抓住了我。我好像被固定在座位上,动不了。时间一点一点的消失,机会一点一点地从我身边错过。

直到研讨会结束后,我才醒悟过来,四处找人交谈。我大约与十个与会者谈起中国问题,并讲了法轮功真相。

当我离开那里时,我对自己畏缩不前,没能给在场所有人讲真相而感到非常自责和沮丧。当时有100人在听啊!在我走回家的路上,我下决心以后每当怕心在我的生活中出现时,我要迎难而上。无论怕心多大或者多小,都不能让怕心占上风。

忍中突破炼第五套功法时的疼痛关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遇到的最持续不断的考验是打坐中我的腿痛。我的腿就像两根水泥柱子,骨头和血管就像钢筋,肌肉是围在钢筋周围的水泥。自从第一次打坐到现在,我经历了不可想象的疼痛。我也曾单盘过一个小时。有一次与那位新西兰的朋友一起炼功。我们说好打坐半小时。我的腿很痛,感到这半小时好像没完没了。后来才知道,他与我开玩笑,用的是一小时的音乐。

疼痛使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对打坐都心存很大的畏惧。我知道我可以打坐一小时的,因为我以前做到过。打坐时,有时疼痛使我的身体颤抖,有时感到要疼晕过去了。打坐时和打坐后腿都会极其疼痛。有一次打坐后,我腿疼得像发烧一样,我不得不躺下来睡上一两个小时。

一年前的一天,我认识到疼痛不会因为我怕它而消失,我要面对它并战胜它。每当腿疼时,我就对自己说“现在腿会疼了,但我不怕。很多业力和身体里不好的东西都随着疼痛除去了!”我每次就这样对待腿痛。在腿疼得最厉害时,我就背诵《论语》。

经过了四年时间,我终于可以双盘了。现在我可以双盘30分钟以上。自从我从单盘转为双盘后,我又经历了新一轮难忍的疼痛。区别是我已经没有恐惧了。我知道我腿痛是提高我的层次,净化我的身体的过程。每到这个时候,我经常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里的话: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的话带给我希望。当我感到疑惑,感到害怕的时候,我知道只要我在法中,我就能够闯过我路上的所有考验。

我感谢师父给与了我们大法。为此,我要对师父说,“师父,我衷心感谢您。”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