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在日常工作中圆融大法(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今年夏天斯德哥尔摩的艺术美展后,一回到家,突然脑海中萦绕着两个中文词:《无漏》、《圆融》。令我感到惊讶的是,通常情况下我是很难记住中文发音与表达的,而现在却直接在我的脑海中出现。我悟到这正是我几天来在斯德哥尔摩艺术展期间亲身经历的,我感到那是多么的无比珍贵。

再度回到家中一种空虚寂寞感却也油然而生。近日来几个同修间和谐的工作方式:炼功、学法、交流,加持着我们相互配合,导览观众并为他们讲真相。我开始思考,作为一个独修的我。该怎样才能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保持这种轻松的心态与正见呢?

第二天刚一回到工作单位。一大新的考验接踵而来。新科长提出了新的变动,一下子我的工作环境变的很糟。顿时我人的情感与观念油然而生,正念也没了。心里开始七上八下,总想要和他们争论并讨个公道。回到家后,心神疲惫的我又陷入另一个执着:我对自己白天没有过好天心性关感到深深的自责,对自己感到很失望。当我平静下来时,我向内找,到底是什么执着引起了我工作上的冲突。我意识到有几方面的原因。我意识到平时工作中将什么好呀、坏呀,积极的、消极的,公平与不公平的等等。我甚至把自己个人利益看得太重,而没有首先为他人着想。在日常工作中,我并没有表现出一个真正修炼人的姿态,更没有把参与办美展时那满满的正能量场带回来。而是让人的观念在自身周围形成一负面的场、构成一个屏障,间隔着自身与法,间隔着自身与正念。

有时我甚至感觉很难全盘考虑,我将如何才能表现出大法的风貌,同时又能在世间圆融,做好工作。我们的路变得真的很窄。

现在让我们重温师父在精进要旨中的经文《无漏》:“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法有不同的层次,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

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

读过师父这篇经文后,我明白了这个考验是让我发现我还没有放下的执着。至此,我非常感激这次的考验。我不仅仅要在参与大法活动中提高我自己,而且还要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工作中都要得到提高。我应该向我们的科长讲真相,而不应该抱着任何负面想法怪他。

后来,当我读到师父在2016年在纽约法会上最新讲法时,我又有了新的体会。

师父说:“人类的五千年是一个劫数,五千年文明是一个剧本。我告诉大家,真的是一个剧本。每过大约五千年左右人类历史就结束、人类就毁掉,毁掉的原因是成住坏灭是宇宙的规律。”

就在我反省自我的那一刻,我看到在这个大剧中,所有的人、不同的时期、各自不同的角色都促成了众多的错觉。无论我们每个人属于哪种职业、社会群体、家庭,一旦跳出这些虚幻梦境,我们可以真实情况,其实就是看我们每一个人是如何在面临的考验中,能够按照真善忍准则面临考验及如何走过来。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在法上看问题,正念正行。很多世人常常以肤浅的表象来评判,认为这些或那些是最重要的,他们往往被人世间的舞台剧所迷。有时我们也如此,会感到困惑,忘记了专注于修炼。唯一真正能形影不离随身可带的是大法弟子的威德。

回想起上次会议时的情形,我甚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当时会那么烦躁不安。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变得非常小。我认为这个问题的出现是因为我的执着。当我完全发下这个执着时,这个问题也就彻底完全消失了。

如有不妥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