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修炼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

我第一次与法轮大法接触1999年11月,即我来到了瑞典约一年后。其后,我慢慢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在一所大学当老师。我们的家庭成员还有我的丈夫和两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5岁半。我是家里的唯一修炼人。

找到平衡的挑战

当我开始修炼,我很兴奋,很高兴得到人生意义问题的答案。那时我已经遇到了我未来的丈夫。在我们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我感到很难处理好我们的关系。我既担心犯错误,又害怕走极端。这种怕心反而使我犯了许多错误。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我非常感谢这段历程和也很珍惜与家人的缘份。

去年,我期待我们的第三个孩子。怀孕三个多月后,我流产了。这是一个残酷的经历。在事件发生后的头几个星期,我不能工作,不能开车,也不能照顾孩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读法和炼功。学法炼功使我被慈爱包围着。这使我明白我不能这样下去。这也是一个棒喝。

我以为我是个修炼人,这个关可以很容易的过去。我没注意很多事务性的工作占去了大部分时间:如我上班太累和时间过长、每天上班路乘约1小时、照顾和接送孩子、还有参与的各种大法项目、做地区协调人等等,而自我修炼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也很少发正念。我陷在牛角尖里去了。

此事发生后的两个月,我提醒自己不要走向极端,并重新确定优先次序,重新安排我的时间。我还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降低上班工作时间。时间在这个时候是我们最重要的资源。

现在我把发正念炼功学法放在首位。当地的学员也主动担起责任并参与更多的项目。这样对我们每个人的修炼都好。

一个重要的教训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参与许多大法项目。有些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接触了很多人。有些项目却不太理想,且浪费了很多资源。

曾经有一个项目是我一个同修发起的。那时我家里孩子还小,我也很忙。当时觉得该项目的想法是好的,我们都积极参与。然而,我们从能力上,时间上,资源上都不足,所以没办法最终完成好。我觉得这就如同“手里拿着书在街上叫有师父保护不怕汽车撞”一样。但如果我们走极端,师父能帮我们吗?其结果是该项目没有一起抬大反响,并且给参与项目的同修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项目结束后不久,我心情沉重。我们没有很好地配合。我拐其他修炼人走极端。我们之间从此产生间隔,我的心里感到很苦。很长一段时间后的一天,我明白了。我之所感到苦是因为我误解那个同修故意伤害我。当然我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任何一个弟子都永远不会有意去做任何伤害大法与大法的声誉的事,只是我们的执着或极端的想法容易导致错误。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对这个同修的偏见和我之间的隔阂化解了。我们之间的交流好多了。这使我非常感动。

我想用师父的论语来结束:“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

我对师父和众生发愿,我今后将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同化大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